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第一枪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张觉事件

第六十五章 张觉事件

        这里面有些房屋已经建好,有的还在紧张的而建造中。在围墙的外围是一排排的砖石房屋,他们整齐的排列着将山路和住宅区隔离。后面则是依照山势建造的一栋栋独立小院,里面的建造的都是砖石的小房子。

        丁胄拿出一卷图纸,他和高宠将图纸打开,道:“夫人,前面的联排房子是守卫和仆人们的住房,后面的院落是为夫人,少君和各位将军们准备的。”

        高宠补充道:“娘,这里并不是咱们久居之地,所以没必要像家中那么奢华,都是就地取材,房屋也就一丈多高让母亲受委屈了。”

        “不妨事,这里倒也清净,大可住得。不过敌人就真的进不来吗?”

        “娘尽管放心!别看咱们进来容易,可是这条河被咱们控制住了,其他人想要翻山越岭,那就得走百余里才能到这儿。不要说我们守住了抱犊山,又在沿途设立了烽火台,就是让都是骑兵的金人找,他们也找不到!”

        李氏闻言这才送了一口气,心中一下子安稳了很多。

        这时旁边人送来了不少的山货,丁胄道:“夫人一路劳累,咱们到前面的屋中坐一下,请大家喝一口山泉水,尝尝山里的特产。这里的柿子,黑枣还是很不做的,像蜜一样甜美,大家不妨大快朵颐一番。”

        美味的食物让大家十分满意,他们将这个山头转完了天已经黑了。当天他们在山村中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坐上船,上面装了不少的山货,浩浩荡荡的回了高家镇。

        回家之后李氏亲自主持了祖田的出售事宜,将高宠排除在整个事件之外。高显等人虽然不是很理解她的做法,不过还是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将祖田都购买了下来。

        高宠这一段时间忙着训练进队,特别是自己的背嵬军被他领着进入山中,一下子狠狠的训练了两个月。

        等他们再回来的时候,大家感觉到这是一这些家伙一个个跟熊罴一样,别说与之战斗,就是看两眼都心惊胆寒。

        刘子翼等人也找高保保和刘灼问过,这两个月到底经历的什么?他们一个个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谁也不愿意回忆这个岁月。

        此时一个特殊的事件在燕山爆发,张觉原为辽朝将领。金朝攻辽时,张觉以平州投降金完颜宗翰,被封为临海军节度使,平州知州。金太祖改平州为南京,任命张觉为南京留守。

        张觉是燕云的汉人后裔,始终认为降宋为上策,便和北宋燕山府宣抚使王安中联络,叛入北宋。

        不久,完颜阇母率二千骑讨张觉,先胜两仗,但在兔耳山被张觉以精兵万骑大败。

        完颜宗望奉金太宗命,接管完颜阇母的军队讨张觉。当时北宋改平州为泰宁军,以张觉为节度使。张觉远迎封赏时,被完颜宗望的间谍探知,举兵袭击,结果张觉回城时在城东被截击,大败不得归城,只能逃奔北宋燕山府。

        完颜宗望遂克平州,向王安中和代替童贯的宦官河东北宣抚使谭缜索要张觉。王安中和谭缜开始不肯,杀了一个长相相似的人搪塞。完颜宗望看出来不是张觉,发兵去攻。

        王安中和谭缜不得已把张觉带出来,数落他的罪状,张觉大骂宋人不容人讲话,王安中和谭缜于是杀了张觉,包了他的头颅送给了金人。

        燕京投降的将领和常胜军都流下了眼泪。郭药师自己说:“如果来索要药师又当怎么样呢?”从此以后,降将及军卒军心涣散都解体了。到了金人攻伐宋国的时候,竟然以接纳平州的叛军为借口,引出来后面的靖康之耻。

        高宠一得到张觉投降的消息就开始关注这件事情,到张觉被杀,他就已经知道历史不可逆转,靖康之耻马上就要到了。

        这一天他和刘子翼以及老管家高安在高保保的带领下一起到了柏卜,此时天色已晚,他们将丁胄邀请到了屋内。

        “保保,在外面守着,没任何人不许接近。”高宠吩咐一声,高保保往门口一站,手下的背嵬军们唰的一声将这个屋子包围。

        丁胄和刘子翼以及管家高安也并不陌生,他看到高宠如此的慎重,赶紧拿出水壶给大家倒好了水,自己在末位陪坐。

        “少君,怎么突然又来到这里?有什么吩咐吗?”

        “丁胄,现在的柏卜建造的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没有?”

        “少君放心,我们的进程非常的顺利,这里的主体都已经完成,现在西面的酒坊和北面的工坊也都已经开工了。”

        “前几天燕山发生了一件事情,张觉被王安中和谭缜杀了?”

        “张觉?王安中和谭缜?”丁胄并没有听过这几个人,他觉着这些人都是朝廷命官,和自己八竿子也打不着,自己的少君未免操心太多了。

        “丁胄,不要小看这件事情。张觉一死,燕云的降军分崩离析,咱们大宋的第一道防线几乎已经荡然无存。偏偏咱们的那位官家防着全天下的武将,唯独对郭药师宠幸有加,要人给人,要物给物,如果郭药师一叛变,整个北方都会暴露在敌人的铁蹄之下。

        如果等敌人杀过来我们才知道,那就太后知后觉了。我想在燕京建一座燕凤楼,一是赚一些钱财,主要是为了打探情报。只是这个人员需要八面玲珑,还需要胆大心细忠心耿耿,我一直没有好的人选。”

        丁胄一下子就明白了高宠的意思,少君要开酒楼,而且将老管家高安都带了过了,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还有些激动,虽然是去做细作,十分的危险;不过这个工作也是十分重要,最容易得到提升和重用。

        想到这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少君,现在这里已经建造的差不多,我一直负责着高家的燕凤楼,这个是我的老本行,就让我去吧!”

        “这件事也就你做合适!”高宠叹了一口气接着道:“还是我们手下可用的人才太少了,不得不又让你和家人分离独自忙碌。”

        “少君不要这么说,没有少君想救,我的命早就交代了,能为您做一些事情是我的荣幸。”

        高宠拍拍他的肩膀道:“丁胄,这里有我写给蔡松年的信,你到了燕京请他帮忙照应。另外需要什么人自己去挑选,记着带上鸽仆和信鸽来传递消息。

        回去之后和家人团聚一下,再支取5000贯银两作为启动资金。家里面你就放心吧!嫂子和玉娘我会安排照顾,一定不会让他们受了委屈。”

        “多谢少君关心。团聚不团聚的没有什么,我回去后马上带让几个厨师和机灵的伙计出发。”

        “也不忙于一时,一时半会儿还起不了变化。子翼,你负责处理燕云的情报,有异常及时向我汇报。哪怕只是敌人的军事调动,咱们也能清楚地知道对方的动作啊!”

        “是!少君放心!”刘子翼和丁胄连忙抱拳施礼。

        接着高宠他们商量一些细节,一直到很晚才去安歇。第二天丁胄和高安交接好了这里的工作,然后跟着高宠离开了柏卜。

        他们刚到了太平村渡口,突然前面飞来一只大船,为首的一人正是自己的水军首领混江龙李俊,在他的后面还站着5位雄赳赳的大汉。

        “少君,我回来了!”李俊看到高宠,赶紧上前拜见。

        “起来!起来!都不要客气,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高宠一把将李俊拉了起来,看看他身后站着五位大汉微微一愣道:“李俊,这几位英雄不为我介绍一下吗?”

        “少君,这四位是我的朋友分别唤做:赤须龙费保、卷毛虎倪云、瘦脸熊狄成、太湖蛟卜青。这一次我到了太湖,正巧了他们兄弟去了潭州,让我一阵的好等,耽误了一段时间。

        等他们回来才知道原来是到潭州访友去了,这个朋友也是我的老相识,却是咱们真定府的人氏唤做玉幡竿孟康,是潭州的一位工匠,造的一手好船,听说了我的事情,也跟着回来,万望少君收留。”

        在宋朝工匠和军队都属于最底层,要被刺身标记,被众人瞧不起。孟康虽然是造船的好手,不过一样属于工匠,心中很是有些忐忑。

        “好!这不是天要叫我们水军如虎添翼?李俊,费保、倪云、狄成、卜青都加入你的水军,先担任都头的职务。

        回头招你再收一些愿意学习工匠的组建一个匠作营,先放在咱们的柏卜,他们和军队同薪同酬,让孟康来负责。”

        李俊哈哈笑道:“多谢少君!几位兄弟,现在你们还担心吗?我就说了,少君非是普通人。跟着少君绝对不会吃亏的。”

        费保等人脸一红道:“我等愚钝,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险些错过了少君。其他休提,只是少君拼了祖上的爵位和性命也要救了李大哥性命这一条,就让我们心折,值得我们交了性命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