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总有奸人想害朕 > 第四十九章 虚以委蛇
    眼下离皇后册封大典还有十日,而太平公主也需半个月以上才能从产房出来自由活动。

    杨耀与薛家兄弟初步约定前去巡游关中的时间,就在皇后册封大典之后的十日。

    回到皇宫之后,杨耀将调任薛顗当陕州刺史,李敬业当扬州刺史,还有武承嗣任礼部尚书、武三思任兵部尚书的内容全告诉了上官婉儿,令她前去向虎妈汇报。

    当然,薛顗任陕州刺史这么敏感的调任,与他这个皇帝是没半毛钱关系。他就是疼爱妹妹的哥哥,所做的一切全是替皇妹作想。至于虎妈信不信,爱信不信,大不了谈不拢就一拍两散。

    他这个皇帝继续打酱油,虎妈继续去和裴炎硬扛呗!到时候将皇帝逼到了裴炎那方,一切后果虎妈自行承担。

    杨耀最担心的,还是虎妈会不会看穿他的长安之行,其实是另有所图?虎妈会不会准允这一次长安之行呢?看来还是需要明日前去登门拜见虎妈啊!

    正在杨耀思绪如潮时,上官婉儿竟主动到了他的寝宫,更破天荒的提来了一小罐的汤水。

    她盈盈的坐在了龙榻之侧,替杨耀盛了一碗汤水,柔声道,“圣上,这是臣熬制的山楂果茶,可以消食化滞,活血化痰。”

    杨耀怔怔的望了望她,这个上官婉儿,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果然是在施美人计了啊!

    他的目光落在上官婉儿盛上的一碗红绿相间的汤水上,看这个卖相,若是有毒,估计就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啊!

    但,上官婉儿不至于蠢到这个时候来给他下毒吧!在这个关头弑君,除了令裴炎占据舆论制高点,还有什么用?而且弑君之罪,虎妈也保不住她哇!

    杨耀端起了汤碗,赞叹道,“昭仪真是有心了啊!”

    按照宫规,皇帝绝不能吃这种来历不明的汤水,王德是护主心切,忙上前阻止道,“圣上,由奴婢先来替圣上试食吧!”

    上官婉儿自知以两人的关系和立场,她突然送来汤水,实在太过敏感,忙道,“还是由臣先来试食吧!”

    杨耀挥了挥手制止了二人争抢试食,嘿嘿一笑道,“昭仪送来的汤水,朕有什么担心的?”

    他轻轻的尝了一口,酸不拉唧的,但也酸中带着回甜,确实比贞观殿的御膳要爽口多了,忍不住又尝了一口,口中道,“昭仪之前对朕是避之不及,如今为何又与朕和好了?”

    上官婉儿悠悠的道,“圣上愿替太后分忧,替武氏子弟争取尚书之位,臣向圣上谢恩。”

    武氏子弟?

    杨耀听了是暗暗好笑,武承嗣、武三思这两个草包,先令他们去尚书位上坐几日吧!所谓厚德载物,以这两兄弟的德行,坐得越高只会摔得越疼,朕总有将他们扫进垃圾堆的一日。

    杨耀一口口的品尝着山楂果茶,叹道,“朕还以为昭仪是真的回心转意,没想到是替太后来还人情的啊!”

    上官婉儿被杨耀将了一军,也不知该怎么应对,只能红着脸儿,轻声道,“也,也不是,臣还是,还是,很感激圣上。臣,想,告退。”

    杨耀见她话儿也编不圆,可见勾引男人本就不是她所长,虎妈啊!虎妈,你这分明是逼良为娼,赶鸭子上架,教坏未成年少女嘛!

    他颇有些意味阑珊,也就应允了上官婉儿的离去。

    两日后的清晨,西内苑传来虎妈的旨意,要皇帝杨耀和准皇后韦香儿一同前去西内苑拜见。

    接到虎妈旨意的杨耀是心头一凛,虎妈召见他去也就罢了,令韦香儿也一同前去,是什么情况?难道,难道......

    看来这一次西内苑之行,有点鸿门宴的感觉啊!

    虎妈要召见韦香儿,杨耀只能令王德再次释放了韦香儿。

    韦香儿被禁足在宫中一两个月,对杨耀已是大为失望,帝后之间无话可说,便一同去了西内苑。

    西内苑。

    春暖花开,虎妈在御花园见了杨耀、韦香儿二人。一同在御花园侍奉的,还有早到了西内苑的亲信上官婉儿。

    杨耀依足礼数,冲虎妈行了礼。

    韦香儿的态度却大不一样,不情不愿的向武则天行了礼,懒懒的开口道,“臣妾拜见太后。”

    她故意不与杨耀同一称呼,而是以太后相称,就是在拉开与武则天的关系,发泄着内心的不满。在她看来,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个不安分,权力欲望强烈的太后,心高气傲的她怎咽得下这口气?

    武则天如电的目光逐一扫过二人,将二人的神色也看在眼里,最后落在了儿子杨耀的身上,“显儿,前些日子圣驾去了驸马府,有没有见着太平啊?”

    杨耀也不知虎妈是否在驸马府安排了眼线,早已知晓他分别与薛顗薛绍,还有裴炎、李敬业的密议。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杨耀只能选择挂上孝子的面具,如实的答了,“没,皇妹还在月房,儿只与驸马薛绍,还有薛顗说了一会话,赏了一些薄礼。”

    武则天追问道,“薄礼?陕州刺史,从三品的官职,显儿送的这个礼并不薄啊!”

    虎妈显然是来者不善,更是步步紧逼,杨耀肃容道,“娘娘,皇妹是娘娘最疼爱的女儿,儿最疼爱的妹妹。儿封赏薛家兄弟,其实是想令皇妹喜上加喜,开心开心。”

    他干脆和虎妈玩起了太极,反正他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孝顺母亲,疼爱妹妹,虎妈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武则天面容也是平静如水,不见丝毫的喜怒,也看不出她是否信了杨耀的说法,“陕州乃是战略要地,更有潼关天险,显儿未经朝堂商议,就擅自封官,恐于理不合。”

    杨耀不瘟不火的道,“娘娘,正因陕州乃战略要地,儿才托付给了薛顗。薛顗的母亲,乃是朕的姑母;薛顗的弟弟乃是朕的妹夫,娘娘的贤婿。薛顗对大唐的忠心,乃是毋庸置疑。”

    武则天冷冷的道,“显儿,先皇遗诏,军政大事须由哀家决断。显儿焉能私自答应册封薛顗,陕州刺史一事?”

    杨耀沉吟道,“娘娘,儿绝非私下答应,儿在驸马府,碰巧遇上了前来朝贺皇妹的裴中书,已与裴中书商议过。裴中书并无异议,所以儿才册封的。今次,儿正是前来向娘娘汇报。”

    他直接当起了甩锅侠,将锅扔到了裴炎的头上。他与裴炎在驸马府密会过,驸马府上上下下知道的人不少,想必也瞒不过虎妈,不如先爽爽快快的认了,以免引起虎妈的疑心。

    而且杨耀当场将皮球踢回给了虎妈,若虎妈下令撤回对薛顗、薛绍的任命,那是虎妈得罪了河东薛氏,和杨耀没半毛钱关系。薛顗、薛绍兄弟会对虎妈更加的不满,仇恨的种子就这么埋下了,总有生根开花结果的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