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某学园都市的旧日使徒在线阅读 - 18、必要之恶

18、必要之恶

        火焰贪婪的舔舐着每一寸接触的东西,夺走融入在内的每一滴水分,每当迎风狂舞的火舌离开后,现场留下的只有萎缩到小的可怜的残骸。

        红发男人不用想象,用回忆就能猜出这个被推过来送死的家伙是多么凄惨的下场,这种死法的人他见过很多,学园都市的人被烧死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只是这人的闯入让红发男人不禁把事实往糟糕的方面去想:回收禁书目录的活动在学园都市暴露了吗?如果说有意图夺取禁书目录的家伙混入学园都市,再放任失去【移动教会】的禁书目录在外面乱跑太危险了。

        既然已经开始了用炮灰试探他的和神裂的活动,就意味着对禁书目录垂涎三尺的势力开始把想法化为行动了,回头一定要和教会说明,改变对禁书目录的看守……

        嗖——空气的炸裂声忽然非常接近。

        什么?

        红发男人连抬头也来不及,紫色的光线就径直缠在了他的脖子上。

        接着就是火辣辣的疼痛在被缠住的部位,红发男人听到了皮肉在高温下受烧灼的噼里啪啦声,讽刺的是,这本来是他的拿手好戏,他所面对的敌人最后都会发出这样清脆的声音。

        “啊——”

        处于条件反射,红发男人伸手去抓紧缠住脖子的紫色“绳子”,但还未碰到,烫手的温度让他自觉放弃了这个行为,转而往长袍怀里的口袋伸。

        又是两道紫色光线,一左一右,如撕开白纸那样轻松的刺穿了红发男人的肩膀。

        哗啦——

        红发男人才拿到手里的卡片洒了一地,从紫色光线上传来了他阻挡不住的力量,被牵扯着离地飞起。

        扑通一声,红发男人被摔在了之前他点燃的那些火焰前,紫色光线利落的从身体里抽出。

        “温度还行,不过还不够。”

        火焰被金黄色的薄膜隔开了一条路,西条和真饶有兴趣的看着地上趴着的红发男人。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先动手,我也不能老实地等着被烤熟,但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红发男人捂住脖子上的伤痕,被烫过的脖子上有通红的烙印,才碰到的触感就让他瞪着眼拿开了手。

        “你要什么理由?”红发男人艰难的挤出这句话,他的喉咙不是很舒服。

        西条和真对他和善地笑笑,不管他是不是在看自己,好像不在意似的说,“为什么要灭口?仅仅是进入这片无人区?”

        “无人区?”

        红发男人咳嗽了两声,咽喉有撕心裂肺的痛感,要说不出话来。

        西条和真耐心地等着红发男人说话,被高热触须绑住脖子的感觉很难受,会对内部的器官造成伤害,所以他不介意这人说话慢一点。

        但两分钟后,红发男人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请问,你是说不出话?还是不想说话呢?”

        看着红发男人脖子上的水泡,西条和真问。

        那个已经没法反抗的红发男人,这时强忍扯动被烧伤皮肤的剧痛,抬头看着他,眼中只有戏谑。

        他在用眼睛跟西条说:别想啦,你想从我这里得到情报是白费力气,反正我是会闭紧嘴巴不出声的的,你有那个严刑逼供的时间吗?有本事就来啊!你绝对撬不出任何信息,哪怕是一句话!

        “还是块硬骨头呢。”

        西条和真惋惜的摇头,像是在赞叹红发男人的骨气。

        “你不肯说的话,那边看着的女士能不能跟我讲一讲呢?就是在楼上才到的那位女士,很抱歉打扰你的兴致,如果你能把手离刀远一点我会更高兴的。”

        一脚踩在红发男人的左肩,跟掐灭烟头的余烬那样左右碾压,看着被施虐者涨红的脸,和那种想叫喊又不敢叫的痛苦,西条和真放大了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传出去好远。

        从路口左前方的大楼,一道高挑的身影跃下,轻盈的落地。

        西条和真打量着那个人,那是位女性,身高比起将近两米的红发男人都差不了多少,但是衣着搭配颇为怪异,上身是白色T恤,但是衣角向上打结系起,刚好包裹住两团坚挺。下身是款式老旧的牛仔裤,一条腿的裤腿被有意的裁剪到大腿根部,另一条则没有动。

        最显眼的莫过于她的细腰上挂着的刀,一把长度几乎能赶上她身高的日本刀。

        西条和真没有因为非主流的打扮就对她轻视,能从十层楼的高度跳下还轻松落地,她的身体强度就值得警惕。

        而且,她的左手还夹着一个学生,一个昏迷的男生,头部和右手都是鲜血淋漓,衣服也又脏又破。

        “史提尔虽然可能下手狠了点,但他不是故意为之,只是在担忧阁下的身份影响,看在你不曾受伤的情况下,能否放过他一马呢?”

        那人一开口,就是为红发男人求情。这个男人叫史提尔吗?

        “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西条和真摊手,脚虽然停下了对史提尔的折磨,但也没有挪开。

        “失礼了,我叫神裂火织,是英国清教下属必要之恶教会的成员,此次到来学园都市是为了执行任务,我们已经得到了学园都市的同意,阁下是否可以不要妨碍我们?事后我会登门给予阁下一定的补偿。”

        自称为教会成员的神裂火织微微低头,并无要为被踩在地上吃灰的史提尔出头的打算。也好,再打一架西条和真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对方声称已经获得了学园都市的许可,他可不想为了无关紧要的事得罪不用得罪的人。

        于是,西条和真耸耸肩,远离了史提尔几步。

        “我只希望你们别记仇就好,既然你们有学园都市的许可,那我就不久留了,请你们接着忙吧。”

        说罢,他转身要走。

        神裂火织歉意的眼神突变,冷冷的注视着西条和真的一举一动。

        雪亮的光闪过。

        铛~铛~铛~

        西条和真的A.T.Field自动显现,为他挡下了突袭。

        那是几根钢丝,虽然只是些细长的东西,但有些特工很喜欢用它们作为暗杀工具,便携又好用。刚才正是高速的钢丝打在了A.T.Field。

        “神裂女士,这可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西条和真回头的时候,神裂火织的日本刀已经出鞘,以他的视力,能够看到那些钢丝的末端在神裂火织握刀的手中延伸出来。

        至于在几秒内就起身跑到旁边小巷子的史提尔,他就懒得去管了,和神裂火织比起来,红发男人太容易对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