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某学园都市的旧日使徒在线阅读 - 12、木山

12、木山

        啪叽——

        一名在倒退时不慎被高架桥破碎路面拌倒的警备员慌张的扣动扳机,然而步枪弹匣里没有一发子弹,他眼睁睁的看着“婴儿”的触手狂乱的挥舞……

        次啦~

        一道亮紫色的光闪过,下一秒,“婴儿”的触手被斩下一段,中间的断口爆出了膨胀的组织。

        “快点撤退,战场由我们接管了。”西条和真一把拽起没回过神的警备员,“这已经不是你们能参与的战场了。”

        电光乍现,“婴儿”悲伤的嚎叫折磨着每个人的耳膜,能力者比警备员的攻击更有效。

        西条和真偏头看去,高架桥的边缘成了亮白色的边框,直视者眼泪不禁在眼眶里来回打转,真难想象桥下是怎样可怕的电能在肆虐。

        “开什么玩笑,这是我们的职责,是警备员的责任,我们要保护的人是你们。”

        靠在倾翻的装甲车底部,黄泉川爱穗固执的掰住轮胎,扶着小腹站起。

        “该快走的是你们……”

        “这位女士,我并不是质疑你们的勇气和觉悟,只是想你还没有认清现实。”

        他指着被引走离开的“婴儿”,御坂美琴在远离高架桥后,搞出的动静愈发的大了。

        “请从现实角度考虑,即使你想逞强,去了又能帮到御坂小姐什么?你们只能是怪物的攻击目标,甚至她还要分心保护你们,还要费心控制能力以免误伤,你真的还觉得,不要命的冲锋是对她最好的帮助吗?”

        在场的几人默不作声。

        真是的,浪费时间。

        西条和真松了口气,碍事的人总算决定消停了,他也能抽出时间来去着手于消灭怪物。

        “等下!西条君!”

        之前说是被木山春生绑架走的初春饰利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不时被路面上的杂物绊一下,显然她没走过恶劣的地形。

        “我这里……有木山老师给我的……给我的治愈程序……”

        才停下,粗喘着气的初春饰利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摊开手掌,小型的u盘静静的躺在掌心。

        “治愈程序?”西条和真没有接过,而是疑惑的问道。

        “是【幻想御手】的治愈程序,木山老师说,只要把这个给患者们听,【幻想御手】的效果就会消退。”

        【幻想御手】的解药?西条和真点头,看向了黄泉川爱穗,“得拜托的事来了,【幻想御手】的患者由你们来拯救。”

        “……知道了,我马上联系人,但是木山春生会老实的把解药交出来?不会是更大的阴谋吧?”颇有大姐头风范的警备员叹道。

        “有可能,但眼前的麻烦解决更困难。”

        木山春生在先前西条和真找到的楼梯那里,眼中无神,白大褂上全都是烟熏火燎过的痕迹。

        “木山春生!”

        警备员抬起枪口。

        “等下!木山老师不是坏人!”

        初春饰利挡在警备员们的枪口前,张开双臂,不在意可能被一起打成马蜂窝的可能。

        “先别紧张。”西条和真看着木山春生,“木山老师拖着伤员的身体,不是过来和我聊天的吧?”

        仿佛失了魂的木山春生长吸一口气,眼中总算有了几分情感的色彩。

        “是啊,我犯了大错,居然还有闲到和追捕我的人聊天的时间。”

        她自言自语着,远处突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把大片大片的泥土炸上了天,就像海浪拍打在礁石后碎成点点滴滴。

        “那个怪物,恐怕是【幻想御手】网络的集合体,是一万人AIM力场的结晶,只要它还和那些使用者保持链接,那你们是无法真正的伤害它的。”

        “那么,你的意思是?要先给【幻想御手】使用者播放治愈程序,切断它的输血通道,才能消灭怪物?”

        “是的,不过我建议你们快点,那怪物的存在是我从未想过的,但它不是无中生有的,为了保持它的存在,使用者一定付出了某些代价……”

        听上去使用者成了“婴儿”的营养输送管道,那还真是够悲惨的。

        “只要给患者放这个就行了吗?”

        他指指初春饰利,困扰了上万人的治愈程序还在少女的手里攥着。

        “是的。”木山春生点头。

        “然后?怪物会自己消失吗?”西条和真接着问。

        “那你要失望了,切断链接只是断绝它再生的能力,要想消灭它,你需要找出固定它姿态的核心,打碎这颗核心,它才会消失。”

        听起来……似乎有点像是S2机关?

        西条和真对那核心起了一点兴趣,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相关的实物。

        “真抱歉,我因为我的目的,把这么多孩子拉进了战场。”

        他才要起步,半边脸被电光照亮的木山春生幽幽的说着。

        “你有你的理由,谁都有理由,区别只是在于结果是不是大家都想要的,世界那么复杂,谁搞得明白呢。”

        “这次我失败了,但我不会放弃的。”

        “真希望我们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女士。”

        在高架桥的边缘,西条和真耸肩,然后跃下高架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