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幻符在线阅读 - 88.他真的没认出我来

88.他真的没认出我来

        这红袍妖僧的修为其实并不弱,他若是使出欢喜宗的寻常招式和肖柏刚正面的话,未必会落得这般境地?不过这手极乐引本也是他的最强杀手锏,一上来就用上,也不能说不对,要怪就只能怪那肖柏思维异于常人吧?

        妖僧因为遭到秘法反噬,此时已经无法提气运功,本应理智的当场放弃,可就是为了争一口气,依旧强撑着,打算用些外家功夫来应付肖柏。

        还好,这时林海山及时出面了,他猛的一跃,卡在了两人中间,朗声说道:“够了!比武招亲,本应点到即止,大师又何必苦苦相逼?不如卖我个面子如何?”

        你这人是瞎了还是傻了?我被人破了秘法毁了袈裟辱了宗门,结果还是我的错咯?那妖僧被林海山这番明显拉偏架的举动差点气得吐血,但转念一想,最后还是叹息一声,双手合十道:“林施主此言有理,是贫僧着相了。”

        说罢,他理了理衣衫,像是获胜了一般,昂首下了台,以一个很高的姿态认输。

        而林海山则没好气的瞪了肖柏一眼,什么都没说,又回去自己的正座上。

        他此番强行中断比赛,完全是因为看出来那妖僧已经无以为继,继续打下去恐有性命之忧,而这欢喜宗最是眦睚必报,别看是签了生死状,回头肯定就要报复肖柏,他这才及时出门,替肖柏担下了此事。

        其他不够强的小世家,小门派或许会忌惮欢喜宗这种诡秘妖异的邪门外道,但林氏却完全不惧,背靠华国军方,又与道门交好,这群妖僧也断然不敢来触林氏霉头,方才那红袍妖僧应该也是想清楚了这一点,最后才不得不卖林氏个面子。

        “总觉得林大叔好像认出我来了...”肖柏有点心虚的嘀咕着,“他刚才那眼神特别熟悉...”

        “这笨蛋,还打算在上面玩多久?话说爹爹应该也认出他了吧?怎么还任由他胡闹?”大小姐看着肖柏连那诡异的红袍妖僧都赢了,不由得有些担心,这货若是真的赢到最后,自己可怎么办?

        而林海山之所以不阻止肖柏继续打下去,完全是因为他突然想通了,觉得就让那小子一路赢到最后不也挺好?反正他又不嫌弃小萌儿,又顺了老太爷的心意,人也信得过,自己的宝贝大女儿也不用担心被这货拱了,算一算,可是一举多得的好买卖啊!

        所以林海山此时很希望肖柏能赢到最后,顺理成章的娶走小萌儿,这样对大家都好。

        而自肖柏击败了红袍妖僧,瞬间震撼住了全场,让之前本就很稀少的队列一下子就剩了寥寥数人,眼看着再赢个几场,就能获得最后胜利了。

        这时,队列轮到面黑如炭的张一琦了,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奶油小生,在经历了肖柏两轮的打击和光头张的严格操练后,短短时间就被泉城的烈日晒成了非洲酋长,看得出他是真的吃了苦,应该也会有所得吧?

        他这便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步上了擂台,满脸的副不可一世,趾高气扬的架势,完全没把对手之前的惊艳表现放在眼里。

        “你不错,很不错!”张一琦收起折扇,礼貌的向肖柏拱手作揖,自我介绍道:“我叫张一琦,泉城张家的人。”

        肖柏学着他的架势也拱拱手,维持着自己的伪装人设,临时现编了个名字,答道:“我叫陆仁义,陆仁甲的儿子。”

        张家少爷顿时有点郁闷,我报了家门,你家世不显好歹也报下师承吧?这陆仁甲是个什么鬼?听起来怪怪的?而且这人看起来为啥总觉得有点眼熟?

        他强忍着心头的鄙夷和嘲笑,开口说道:“陆兄,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息,这林家日渐衰败,过不了多久便要家破人亡了,你与其当个赘婿受人白眼,不如来我张家做一门客,我们张家豪爽好客,泉城皆知,有志之士尽可大展拳脚,如何,考虑一下?”

        张、林两家斗了那么多年,但像今天这番当众挖个墙角也算是家常便饭了。

        肖柏却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不去,你这话听起来像搞传销的。”

        传销又是什么意思?张一琦一脸问号,倒也没太纠结这莫名其妙的词汇,他只觉得对面一个无名小卒,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自己的好意?

        这无疑是拂了张家面子,张一琦当即便顿时脸色一沉,低声问道:“你宁可当一赘婿也要拒绝我张家美意?你知道张家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非洲部落?你脸都黑成这样了...”肖柏有些好笑的反问道。

        这人脑子怕不是有病?非洲又是哪个州?华国有这个州?张一琦摇了摇头,最后劝了句:“呵...你难道是看上了哪位林家小姐?可这招亲是替那二小姐办的,你可知那林家二小姐乃是不祥之人!”

        肖柏见他诋毁小萌儿,当场就想动手了,但还是耐着性子,问出了心头的疑问:“那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参加比武招亲?”

        “呵呵,我当然是要赢到最后,再来一出当众退婚,让这林氏颜面扫地,让那不祥妖女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张一琦狞笑着说出了心头的打算。

        肖柏心头顿时咯噔了一下,张家居然如此恶毒?居然打算用退婚来欺负小萌儿?可话说回来,自己原本也是打算退婚的...难怪那天小萌儿看起来像是要哭出来了...

        突然意识到退婚严重性的肖柏一下子有些愣,这显然已经违背了自己最开始的初衷,但他眼下也没时间多想,不管怎么说,不能让小萌儿被这货侮辱。

        “多说无益,动手吧!”肖柏略带愠怒的说道。

        “呵!好你个乡巴佬,居然还真打算和我动手?那好,就让我成全你!”张一琦不屑的说着,当即伸出折扇,对着肖柏遥遥一指,内息凝成气劲从他指尖激射而出,袭向肖柏胸口。

        面对袭来的气劲,之前还表现得平静淡定的肖柏顿时露出一副如临大敌的神情,连忙侧身躲闪,却依旧被那气劲擦了一下,胸前布衣当即被撕出一道大豁口。

        肖柏摸了摸还在发烫的胸口,都来不及多说什么,又感觉到三股气劲同时袭向自己的咽喉胸腹,他又是大鹏展翅又是金鸡独立又是铁板桥的,堪堪躲过,显得有些狼狈。

        “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吗?你的横练功夫在我张家穿杨指面前就是一块破布罢了。”张家公子颇为得意的说道,只是声音里多了一些常人很难察觉的微颤。

        他并不是要故意废话,而是一口内息连点四指便是他的极限了,必须缓一缓,运转内息。

        原来他的凝气境并不扎实,也是刚刚晋入而已,只不过光头张依照悲宏寺那套苦修理论,要求他多与人交手来巩固境界,所以这才会跑来打擂台,羞辱林家啥的,只是顺便而已。

        但这样的表现,吓唬那些不懂行的围观群众倒是够了,这便有人开口说道:

        “嘶~气劲外放,想不到张家公子也成了凝气境高手!”

        “这张家不愧是张家,底蕴就是比林家深厚啊...”

        “听闻他才18岁,便已是凝气境大成?此子竟是恐怖如斯?!”

        肖柏一听这话就不开心了,这货哪里恐怖了啊?当即便将钢铁直男符从腰间取出,换上了那张‘突突突’,隔空对着张一琦挥出了几拳。

        张一琦顿时面色一凝,想不到对面居然也掌握了气劲外放,连忙调动起内息,以张家独门的护体功法护住胸口,强行抵挡住了肖柏的攻势,毫发未伤。

        “哼!不过如此罢了,你虽也是凝气境,但招式太过粗浅了。”张一琦当即得意的说道。

        双方若是境界相同,拼的就是谁的招式精妙厉害,而肖柏施展出的无形气劲,显然是没有招式的,就是最普通最基础的气劲,威力也不大,比寻常拳头强得有限,很难对运起护体功法的张一琦造成太大威胁。

        但反观张家的穿杨指,那可是江湖上有名的绝学,威力不俗!而肖柏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护体类的功法,若是两边就这么隔空对拼气劲,吃亏的肯定是他。

        张一琦也看穿了这一点,又开口说道:“我劝你最好早点认输!”

        他这其实也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方才运转护体功法又消耗了他一些内息,现在还没法立即反击,还需要用言语牵制对手一小会。

        可他话音刚落,就看见这个脑门都发绿的怪人,嘴里突然发出着“木大木大木大”的怪叫,对着他连续挥出了好几拳。

        你这人有病吗?明明就打不穿我的防御!张一琦暗骂了一句,被迫又运起护体功法,抵挡住肖柏这番雨点般的攻势。

        若是继续这样下去,这场对决很可能陷入僵持,变成双方内息总量的比拼,在这一点上,刚刚晋入凝气境的张一琦明显劣势,所以他必须要想出一个更好的破敌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