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青梅仙道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行前拜访

第三百八十四章 行前拜访

        “……此术木气为本源,便可以不局限于草木,任意隐匿自身。”青梅观中,莫河结束了今天对余岳的教导。

        今天早上的授课,莫河主要是在传授余岳自己对于木隐术的心得,这门术法也是余岳最先开始修行的术法。

        话音刚刚一落,莫河突然间转过头,目光望向了望月山下,他发现这么早,竟然有人来访,而且来的人还是一个稀客。

        回过头来,莫河对着身边的余岳吩咐道:“有客来访,你去准备几杯茶水!”

        余岳闻言,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便走进房间去准备茶水。

        望月山下,夏廉仔细打量着望月山,早就听说过望月山的大名,曾经也想过要来拜访莫河,可出于那份顾虑,始终没有付诸行动,如今即将离开了,终于可以来到这里。

        深吸了一口气,夏廉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上前送上拜帖。

        在夏廉身边的一位中年文士上前一步,手指在空气中快速的滑动,写下了一行诗文,随后诗文化作了一团白烟,包裹住他手中的拜帖,向着阵法漂去。

        青梅观中的莫河心念一动,护山大阵分开一道缝隙,一道白烟飘了进来,将那封拜帖送到了他的手中。

        莫河打开手中的拜帖看了一眼,随后操纵着阵法,打开一条通道,轻声开口说道:“贵客临门,还请入内!”

        莫河的声音非常的轻,但是却清晰的传入了山下几人的耳中,听到这个声音,夏廉立刻带着身边的人走上了望月山。

        不一会儿,站在青梅观门口的莫河,就看到了正在上山的几人,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九皇子夏廉。

        对于夏廉今日的来访,莫河心中还是颇感意外的,毕竟对方来到玉河府的这些年,除了刚来的那次之外,之后和自己并没有打过任何的交道。

        当然,莫河倒是经常会用神识探查到对方。

        “见过九皇子殿下!”在众人走到青梅观前的时候,莫河先一步开口打了个招呼。

        “莫道长,许久不见了!”夏廉看着眼前的莫河,和几年前自己第一次见到莫河相比,对方修为变得更强了,身上的气质也更加的出尘。

        简单的打个招呼,莫河就将夏廉等人迎进了青梅观,余岳送上准备好的茶水。

        “莫道长可是有些小气了,上一次你我交谈时说好,若是我来青梅观拜访,可是要拿出青梅酒来招待我的。”夏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脸上露出笑容说道。

        “倒是我疏忽了!”莫河闻言,同样也笑了起来,拿出了一壶青梅酒,给夏廉倒上一杯酒。

        端起面前的青梅酒品尝了一口,夏廉不禁眼前微微一亮,开口夸赞道:“口感绝佳,后味悠长,而且功效还很强,难得一见的上品灵酒,绝对称得上是佳酿!”

        夏廉是一个比较懂得享受的人,特别在于口腹之欲这一块,这一点从对方刚刚来到玉河府,身边就带着一名食家弟子就可以看出,哪怕再落魄,这位皇子也没有放弃自己对美食的追求。

        品尝过了青梅酒,夏廉尽管还没有说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但却感觉已经不虚此行了,因为本身他就对自己今天想要获得的答案有些矛盾。

        “莫道长这望月山风景秀美,我这几位幕僚都是喜好风景之人,不知道莫道长可否让人带他们去参观一下,说不定还能写下一些佳句!”夏廉在饮过了青梅酒之后,突然看了一眼身边一同跟随来的几人,对着莫河说道。

        这明显就是想要支开他身边的人,要和莫河谈论一些不方便被别人听的话。

        莫河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叫来了一旁的余岳,让他带给这些人在望月山四处游览一下。

        等到这边只剩下了莫河和夏廉两人,夏廉看着莫河,缓缓的开口道:“我要调任前往海州任职,临走之前有一事相询,不知莫道长可否如实给我一个答案?”

        “调任海州?”莫河听到夏廉的话,顿时对他今天到来就不感到那么意外了,原来是准备走了,所以才特地来找一下自己。

        “殿下有何事相询?”莫河开口反问道。

        “莫道长究竟是不是我那位皇弟的人,如果是的话,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夏廉注视着莫河的双眼,然后语气低沉而又沉稳的问道。

        “这个问题我记得殿下几年前就问过,现在再问我一次,我给殿下的答案也不会发生改变!”莫河非常诚恳的回答道。

        “那就请莫道长再回答一下,为何在这几年来,莫道长会经常用神识观察我,如果莫道长不是我那位皇弟的人,那莫道长究竟是何企图?”听到莫河的回答,夏廉再次反问道。

        夏廉身边并非没有人才,身上也不是没有宝物,这些年莫河神识对他的关注,偶尔他还是能够察觉到的,因为莫河也没有做的太过隐蔽。

        对于夏廉这个问题,莫河并没有立刻回答,当初夏贤给他那封密信的本意,就是不想夏廉知道这件事。

        夏廉看到莫河沉默不语,以为自己抓到了莫河的破绽,语气稍微拔高了一分,变得更加具有侵略性的说道:“莫道长现在应该告诉我,我那位皇弟,他到底要你做什么,而他自己又出了什么事?”

        夏廉说出这句话的语气,带着一种明显的压迫性,如果他面对的人真的有些心虚,在他这样的语气之下,就会更加的想要掩饰,同时也会更加容易暴露出一些细节问题。

        然而让夏廉有些失望的是,坐在他对面的莫河,却没有露出他期待中的反应,反倒是在听到他这句话之后,开始低头做沉思状,似乎在想某些问题。

        莫河现在的确是在思考问题,夏廉那种话术,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但是夏廉话语中透露出的一些信息,却让莫河有些重视了起来。

        夏贤将夏廉放到玉河府任职,并且拜托自己照顾,明显是有一些想要培养夏廉的意思,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有些古怪,莫河虽然和夏贤接触不多,但几次打交道下来,对于夏贤这个人也算是稍有了解。

        一个枭雄型的人物,对于自己的权利看得很重,如他这样的人,可以做好一个人皇,但是在权利方面,绝对是比较自私的。

        莫河不认为夏贤会顾虑什么兄长亲情,就像他房间中的那幅画,明明画上画的是六皇子夏渊,可始终却有那么一点不太相似。

        今天夏廉的到来,加上他所说的话,莫河心里也有些肯定之前自己心中对于这件事的一个猜测。

        “人皇夏贤,他是在培养一个新的人皇!”

        夏贤现在还非常年轻,按道理来说,他还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可以让他做许多事情,可他对夏廉所做的事,分明是在有意栽培,这一点估计夏廉自己都感觉到了。

        调任海州,恐怕下一步就是在海洲坐镇,再接下来,很有可能就是接掌那个位置了。

        “莫道长!”见到莫河久久的没有回答自己,夏廉有些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句。

        听到这一声之后,莫河抬起了头,目光直视着对面的夏廉,面色平静的开口道:“抱歉,刚才想到些事情!”

        夏廉点了点头,没有在意莫河的话,继续开口问道:“莫道长现在可以给我个答复了吧!”

        “殿下想要的答复,我这里恐怕还真给不了你,我对殿下所言,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过谎,至于相不相信,那就是殿下自己的事了!”

        夏廉眉头微微一皱,刚想要再次开口说什么,莫河却突然拿起了酒杯,继续开口道。

        “殿下此去海州,必将大有所为,今日在此,就以这杯青梅酒为殿下践行了,预祝殿下一路平安。”

        这句话一出,夏廉眉头皱的更深了,主人家这显然是准备送客了,完全不给自己继续问下去的机会。

        强压下心头的一些不悦,夏廉端起自己的酒杯,一口将杯中青梅酒饮尽,然后站起身来说道:“今日多有打扰,告辞了!”

        话一说完,夏廉便向着山下走去,刚才被余岳带着去参观望月山的那些人,还没有来得及参观几处景物,就看到夏廉向着山下走去,于是赶忙跟上,一同离开了望月山。

        莫河看着离开的众人,然后又转过头,目光望向了神州的方向。

        皇朝神都皇宫内,夏贤早朝刚结束,回到那间大殿中,准备开始处理公务,突然对着一旁的侍者问道。

        “九皇兄那边,动身去海州了吗?”

        “回禀人皇陛下,目前还没有,玉河府新任的府尊遇到一点麻烦,在路上耽搁了一下,估计还有几天才能到玉河府,但是影响不大,一定会在期限之内到达。”侍者赶忙回答道。

        “嗯!”夏贤微微点了点头,顺手打开了一本奏章。

        “另外,接到回报,九皇子殿下今天早上去了子安县望月山,不知道和那位莫道长说了什么!”侍者紧跟着又禀报了一个消息。

        夏贤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翻阅起了手中的奏章。

        “这件事情不必理会,看着点九皇兄就是了!”

        侍者闻言,低头应答了一声,便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侍者离开之后,夏贤抬起头向着外面看了一眼,目光之中隐藏着深深的疲惫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