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张大少 > 第162章 全面反击
    管家开车,巢忠坐副驾驶室,张天翊坐后排中间,左手坐白牡丹,右手坐紫玫瑰,紫玫瑰依偎在张天翊怀里一直嘤嘤抽泣。

    张天翊抚摸紫玫瑰的后背,柔声说:“不要害怕,接下来该害怕的是周家,这事我不会就此罢休。”

    紫玫瑰抬脸哭喊:“我要杀了周素琦这个畜生!”

    张天翊赶紧问:“周素琦对你怎么了?”

    紫玫瑰流着泪抽泣说:“周素琦竟然跪在我面前,求我做他的姨太太,被我扇了耳光。你们假如晚来一步,我肯定就被他糟塌了。”

    张天翊重重叹气说:“这个狗日的,仗着他老子竟然为所欲为,唉!”

    张天翊既然决定了要收拾周素琦的老子,就不能把话说得太明。

    戏院门外,张天翊让白牡丹挽扶着紫玫瑰进去,他来到售票处,对小雨小声说:“立即通知陈站长,我要他安排人替我收拾一下周素琦的老子。”

    小雨连连点头说好。

    张天翊坐进汽车,坐车返回家中。

    张天翊把巢忠拉一边,小声说:“立即去寻找队伍,告诉他们周素琦不在队伍中,可以寻机打击。”

    张天翊前往亲娘所在院子,在客厅跟亲娘、娘和翊君晚上发生的事情。

    亲娘听后,小声问:“你能确定周素琦在家的?”

    张天翊点头说:“周素琦跪求紫玫瑰,我不是说过了?”

    亲娘咬牙说:“周家欺上门来了,你爹回来后,我一定要他上门讨个说法。”

    翊君大怒说:“哥哥,周家怎么能这样?气死我了。”

    张天翊叹气说:“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岳父假装什么都不知情,竟然空放两枪,就骗我把前来绑架紫玫瑰的家丁算击毙了。中佐没有说什么,我能说什么?我们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娘大声说:“我们张家不是好欺的,老爷回来,我一定要他上门讨说法。”

    张天翊和她们说了会话后,就告辞。

    张天翊回自己的院中练了会武,吃了早餐后,换穿上长裤和衬衫,在外套上西装,出门。

    张天翊没有和小脚女人说一句话,张天翊以为跟她没话好说。吃饭时,张天翊不说话,小脚女人素玉也不敢问。

    张天翊坐黄包车来到特务机关,小林美子赶紧请张天翊在沙发上坐下,给张天翊泡了茶后,搂着张天翊问长问短,张天翊把情况跟小林美子说后,叹气说:“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堂堂的保安司令,少将师长,在日本国留过学,喝了洋墨水的周素琦竟然会干出这种勾当。带兵打仗不行,祸害百姓却是专家,我不知道你们日本人到底怎么想的?怎么能让这种狗东西混在队伍之中?这就是你们的用人之道吗?”

    小林美子把脸靠在张天翊的肩膀上,叹气说:“周素琦这个狗日的,比垃圾还不如,这次大佐哪要这种狗日的留在太平镇?是汪精卫政府非要把他留在这里的呀!”

    张天翊让小林美子坐正,看着她的眼睛说:“这事发生在太平镇,你作为特务机关负责人,必须写出一个报告来交市里特务机关和中将。请客观叙述情况,不要因为我们的关系,而在叙述时对我有所偏向。”

    小林美子点头说:“好的,我立即写份报告,把情况写明报送太平市政府、太平市保安司令部、太平市特务机关和中将司令官处。”

    张天翊点头说:“那就有劳了。突出一下周素琦这个混蛋的劣迹,绝对不能再让他升官了,他的官当得越大,对社会的危害越大,对你们日本人的负面影响也越大。紫玫瑰是大名人,此事假如被媒体宣扬出去,你们日本人偏向于周素琦,我觉得会引起全国性轩然大波。”

    小林美子连连点头说:“我想你也不想把这事闹大,假如想闹大,你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的,我会在报告中写明的。”

    张天翊回到自己办公室,雪奈不声不响拎着水壶进来。

    现在雪奈很怕张天翊,又想讨好张天翊,心情非常复杂。雪奈的第一次被张天翊夺去,她很想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天天送张天翊操。

    对这个女特务,张天翊采取的是哄骗策略,甜言蜜语只管奉送,反正随口说的,不值钱。

    她既然喜欢被操,那就操好了。张天翊反正精力非常旺盛,心中又郁积着火气,也正需要发泄呢。

    张天翊抱起雪奈就走进房中。

    过了很久,张天翊才出来。

    张天翊和雪奈并肩坐沙发上,张天翊边喝茶,边说:“幸亏有你,我才感到一丝丝欣慰。”

    雪奈听后眉毛都笑得飞了起来,小声说:“谢谢您喜欢我。”

    张天翊说:“昨晚的事情你们肯定都知道了。”

    雪奈用力点头说

    张天翊说:“我做为一个堂堂的大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好惭愧。”

    雪奈小声说:“您能这么快就把紫玫瑰救回,创造了奇迹。”

    张天翊说:“周素琦这个王八蛋,比臭狗屎都还不如。”

    雪奈点头说:“就是,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收拾他。”

    张天翊说:“给我留心些他队伍的情况,我要抱着看笑话的心态,看他躲城里,却不在队伍中,这队伍能不能管理好。”

    雪奈笑说:“他在队伍中也管不好。这个人徒有其表,是个夸夸其谈的主,真要让他干实事,一件都干不了。”

    张天翊说:“反正你给我留意着,一有他队伍的好消息就报告我。”

    雪奈连连点头说:“好的。我只要关注往来电报,我一定比小林少佐还会先知道。”

    张天翊来到大佐处,大佐表现出热情关怀之态度。

    张天翊假装责怪大佐,说:“您怎么能让这种狗东西留在太平镇?他祸害老百姓我管不了,竟然祸害起您的人来了,他这么做还把您放眼里吗?”

    大佐咬牙说:“我恨不得一枪毙了他!天翊啊!你放心,他落在我的手中,我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张天翊说:“作为一个堂堂的保安司令,怎么能整天不上班?我虽然在特务机关挂名,家里的生意再忙,我都会过来报到的呀!至少得表明一个态度,上班还很积极的嘛!他呢?他可是保安队伍司令啊!”

    大佐重重叹气说:“不要说了,出了昨晚的事情,我气得一夜都没睡,我会教训他的。”

    此时,周素琦在家跪在他老子面前哀求,责怪他老子放走了紫玫瑰,一定要他老子再把紫玫瑰绑架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