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不当鬼帝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九章 瞎子也在当医生

第两百八十九章 瞎子也在当医生

        “嘻嘻,看来王家这十亿没白花,至少,他们有几张梁州鼎的照片了。”

        方才黑色小汽车里下来的几个道会联合道观的道士都被逼退,一个轻盈灵动的声音却是响起。

        “我说是谁这么大口气,原来是纪小姐。”温夙缓缓回头,只见刚刚到来的一辆张扬的红色跑车上,下来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穿着红色皮衣的女孩儿。

        纪婉凝,纪家三小姐,性格火爆泼辣,天资卓绝。

        纪家或许可以说是如今唯一上得了台面的古武世家了,就算面对整个道会,也一点不怯,其家族在各个产业均有涉猎。

        顿了片刻,温夙继续劝说道:“纪小姐还是回去吧!你们纪家确实相当麻烦,但你也知道,我不会放弃这十亿的。”

        “我给你二十亿!”纪婉凝毫不迟疑的开口,脱口而出的,是一个同龄人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我虽然爱财,也是有原则的。”温夙眼神微动,最后恢复平静,说道。

        王家还好,惹了纪家是真的麻烦了,就算他们不能对自己怎么样,但自己想再在华夏这么“潇洒”,是不可能了。

        要真能得到梁州鼎,说不定温夙还会与她商讨商讨这价格的事。

        可……温夙回想起陈一凡来,苦笑摇头。

        只有他,能仅凭一双眼睛,察觉到那是如何不可招惹的一个人。

        因为,他们是同一类的人,或者说,不是人!

        “那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纪婉凝皱了皱眉头,看向自己车内。

        车门打开,一个穿着休闲服,带着墨镜的少年走了出来。

        “上官惊鸿,你们怎么会在一起?”温夙有些惊讶,他天生可以驱使一片类似“领域”的死域,其中浓厚的死亡气息,在他出生的那一刻,害死了他全家。

        而在之后的日子中,他逐渐学会利用这片可以颠倒生死的死域,这成为他的一大杀伤利器,很少有人能在这片死域中与他战斗,并获得胜利。

        上官惊鸿,是少有的,对他的死域免疫的人。

        “婉凝将要成为我的未婚妻,我们结婚的时候,你要来当花童吗?”上官惊鸿云淡风轻的笑着,既解答了温夙的疑问,顺便……调侃了他一番。

        确实,以温夙这个年龄和外貌,怎么也不像是重要的宾客,当花童正好。

        温夙眼角抽了抽,这是年龄歧视!

        “你也别太自信,真以为自己是我的对手吗?”温夙沉声道,死域蔓延至上官惊鸿脚下。

        不过,那些弥漫的黑色雾气,仿佛在忌惮着什么,绕开了上官惊鸿,在他周围空出一片圆形空地。

        上官惊鸿摘掉墨镜,大步上前,出手掌风凌厉,向着温夙袭去。

        上官惊鸿天生异象,上官家本是打算送他去蜀山修道,但却被告知其修道天赋低下,最终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习武。

        可如今武道凋零已逾数百年,传说中那些强大的武功早已失传,再加上各大古武家族扫帚自珍,可供选择的选项更少。

        好在,最后武当山一位隐居的道长看中了上官惊鸿的天生异象,收其为徒,传授其武学道经。

        不过,上官惊鸿好像在道学上确实没什么天赋,修习的一部道学心法,十年来毫无进展。

        倒是武学方面,进步神速,如今已不亚于半辈子习武的武学宗师。

        温夙全靠天赋异禀,本身年纪尚小,也确是他的一块短板,两人打斗起来,陷入一阵僵持。

        就在二人打斗之时,却都不由得分心向着已经载着梁州鼎离开的大货车看去。

        有两个道会的道士想要出手拦截,被纪婉凝发现,阻拦了下来。

        原本看着货车离开松了一口气的温夙忽然心里狂跳,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游刃有余的上官惊鸿,忽的转身向着大货车追去。

        该死!一定是他们做了手脚。

        温家早已经没什么人,在世俗的势力远比不上上官家和纪家,而他喊来搬运凉州鼎的只是普通人而已。

        就算他先催眠了他们,但对上官惊鸿来说,要解除这种催眠也并非难事。

        “咔嚓!”温夙一跑,上官惊鸿停顿下来,淡淡一笑,掏出手机拍了张温夙狂奔而去的照片。

        “啧,堂堂鬼童如此失措的场面可不多见,要带回去好好收藏。”

        “死变态!”纪婉凝见状,丢下两个被自己拍晕的道会道士,回到自己的车上,打了个转,一骑绝尘而去。

        “喂!我还没上车呢!”上官惊鸿叫道,可只能看见一个车屁股了。

        此时的陈一凡和逸然,已经被陶家派来的车接到了一个私人医院。

        只是……一到医院,陈一凡好像就被排除在外了,早已经准备好在此等候的医护人员,几乎是抢一般把陶逸然抢了过去,推进了手术室。

        陈一凡无奈的耸了耸肩,看着自己手上沾染的血迹,对刚刚赶来的鬼差挥了挥手:“回去吧,这个人,现在还死不了。”

        “是!”陈一凡已经在地府出现过数次,认识他的鬼差也不少了,这个鬼差正好是其中一个,当即便听命离去了。

        陈一凡叹了口气,正打算找个地方等着,却被忽然传入耳中的一声高声怒吼和叫嚷吸引。

        扭头看去,却见在这家私人医院旁边,有一个附属于这家医院的宠物医院。

        此时一个穿着华贵,日常装也带着一大堆亮闪闪的首饰珠宝的女人,正将一个气质温和,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从宠物医院门口撵出来,一边撵,一边破口大骂,推推搡搡。

        “那不是……”看到那灰头土脸,显得有些狼狈的男人,陈一凡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竟是一个熟人!

        “喂!你这么对付一个瞎子,有没有公德心?”陈一凡走了过去,还没问起因经过,先拦下了那推推搡搡的疯女人。

        “什么?瞎子?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是瞎子了?瞎子还敢来当医生!”女人尖叫着大吼大叫。

        陈一凡愣了一下,扭头看向被女人推搡的那个男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