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秘巫之主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八章 罗琳夫人的求助

第六百零八章 罗琳夫人的求助

        来自“熔炉之主”的死亡三连,完全证明了一件事。



        在神秘侧,从来没有免费的好处可以拿。



        降临这个世界之后,唐奇前期可以快速成长,除了因为他的特殊能力之外,第二个重要元素便是他的“熔炉巫师”身份。



        多个大**中,唐奇都是依仗着“熔炉”的威力渡过难关。



        而且由于熔炉一直处于沉睡中,等于是唐奇不断在获得好处,却没有付出对应的代价。



        他在黑暗纪的那些前辈们,却没有这般好运。



        不过,他的运气似乎也已到头,与其他的“神灵”一样,熔炉也进入了苏醒阶段,甚至因为强大的实力,绝对处于醒转的第一梯队中。



        如果在不久前的“荆棘大**”中,唐奇没有耗费那一颗太阳功勋,兑换一次“熔炉之主的低语”的话,肯定注意不到在起源星内,竟然还残存着一个信徒。



        但那时,唐奇其实没有别的选择。



        于是,不止他熔炉巫师的身份暴露,同时他也被“熔炉”给盯上了。



        大**刚刚结束,便开始骚扰唐奇。



        虽然无法持续太长时间,且也必须等到类似刚刚那种状况。灵潮涌动到达节点时,才能不经过唐奇的同意,直接降临过来,而后对唐奇进行灵魂拷问。



        现在,正是第二次。



        从那三个问题不难看出,熔炉还是那个熔炉。



        唐奇一边平复着体内翻腾的魔力,一边吐槽着:



        “按说在知道只剩下我一个信徒之后,正常的神不应该是好生呵护,要什么给什么,慷慨一些的神,甚至可能直接赐予强大力量,让我直接跨入‘传奇级’,或是半神级。”



        “降临之后,不给好处就算了,还总是催我干活?”



        “嗯,如果不是我,换了其他的独苗熔炉巫师,被这么催促,到处去献祭邪神,传播火种,恐怕要不了几天就会被闻讯赶来的邪神信徒们围殴致死,这也是我卸任校长的一个重要原因。”



        吐槽归吐槽,唐奇的确不能真的咆哮回去,他甚至不得不对“熔炉”进行安抚。



        按照罗琳夫人背后那位“神秘古神”的说法,熔炉并不具备大多数主宰级神灵都拥有的智慧。更多是凭借本能,或是另一种人类无法理解的“逻辑”进行思考。



        这大概是熔炉之主明明拥有极其强大的力量,但混的远不如“光明之主”这一类主宰。



        那种可以燃烧邪神,强大自我的神性,若是运用的好,完全可以建立一个不亚于“光明阵营”的庞大神系。



        但事实上,熔炉至今也是光杆司令。



        好不容易在“黑暗纪”培养出了一批彪悍无比的熔炉巫师,没有好好珍惜,最终让这群强大的信徒,被大量邪神的追随者围杀得干干净净。



        有了这种教训,依旧没有打算改变策略。



        罗琳夫人说是一位“弱智主宰”,显然很有道理。



        “这就是不懂种田,不懂什么叫做猥琐发育的后果。”



        唐奇下了一个定论,同时开始用“心灵呢喃”的方式,回应并安抚这位苏醒中,比“光明之主”还要迷糊的主宰。



        “伟大的熔炉!”



        “您的信徒正在被追杀,没有时间进行冥想。”



        “您的力量太过强大,暂时没有发现有资格拥有火种的人类。”



        “您的信徒太过弱小,无力献祭可怕的邪神。”



        ……



        毫无意外的,唐奇的回应刚传递过去,那边又是一阵咆哮。



        但唐奇丝毫不理会,完全贯彻“我说我的你吼你的”的方针,不断向熔炉之主强调:您仅剩下的一个信徒,实力太过弱小,无力做出贡献。



        这当然是假的,若是唐奇愿意,他完全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发展出一支强大的熔炉巫师队伍。



        但不管是他晋升“职业级”时感知到的画面,或是来自罗琳夫人的“警告”,以及他看过的与熔炉有关的书籍,都在告诉唐奇,这并不是一条有着未来的路径。



        “熔炉本身已走向末日,在彻底毁灭之前,会进行一次疯狂的自救?”



        唐奇脑海,蓦地想起这句话。



        如果唐奇没有拥有“梦幻国度”,他或许会铤而走险,去修行熔炉巫师这条道路。



        毕竟任何超凡者都知晓,单纯就战力而言,熔炉巫师的确是强大无比的职业,而且一旦他开始到处播撒火种,发展成群体,那更是无法想象。



        但很可惜,唐奇已选定另一条道路。



        “不过‘熔炉’毕竟是熔炉,只要不和我翻脸,对我进行抹杀……适当的安抚却是必须的,偶尔被骚扰,也是没办法且可以忍受的事……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献祭,是否传播火种,那取决于我。”



        在唐奇的呢喃中,熔炉火焰渐渐收敛,那道伟大的意志也回归那“神秘”之上。



        过程,与第一次几乎没有变化。



        熔炉没有因为唐奇这个“信徒”的敷衍,而将他抹杀。



        拥有这个权限,尽管是假的权限,但似乎并没有发现,也没有动用。



        不过同时,唐奇也依旧没有获得“熔炉的赐予”。



        “就算是不具备高等级智慧,我这种念叨都不能称之为暗示,而应该叫明示了,完全应该能明白才对。”



        “除非已经恒定了那种自动程序,唯有功勋才能从哪儿兑换奖励?甚至于自己也无法突破这种限制?”



        莫名的,唐奇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他似乎在无意之间,窥见了一位“主宰级”神灵的秘密,不过一时之间,他也没有想过要拿这个秘密来做些什么,只是默默猜测之后,记在脑海之中。



        灵潮涌动的节点过去,熔炉的又一次讨债结束。



        唐奇在“愚人船”上醒转,目光恢复,立刻看到身侧,已经陷入极嗨状态的“贪食”,以及感受到那主宰级神灵气息消失,重新凑上来的妖精、夜兽两小只。



        同时,唐奇还感应到了周遭出现一些别的动静。



        他立刻想起自己所处环境,却不是安全的现实世界,而是危机四伏的“神秘”。



        戒备的目光,扫掠周遭。



        几乎是立刻的,数头恐怖、怪异“异域生物”,此时映入他目中。



        它们,似乎是“愚人船”的气息吸引过来的。



        第一头,是一匹通体幽蓝,长满了灰色翅膀,双眼放出火焰般的人红光,它的移动速度无比惊人,如同一道幽魂般,在无声无息中自遥远之处快速接近。



        第二头怪物,则是一颗如同山岳般,漂浮着的“狮子头颅”,它似乎无比苍老,腐朽、雪白的毛发披散下来,它没有正常的五官,它的额头部位,镌刻着一道灰白色的符号,内里正在涌动着无比威严的死亡气息。



        第三头怪物,却是一团蠕动着的腐肉,上面生着黑毛,摇曳着的触手,喷溅的脓液,诡异的眼球……在“神秘”之中,这头触手怪异,倒显得普通起来。



        ……



        它们一开始显然是盯上了愚人船上的人类巫师,以及那几头宠物。



        争先恐后的过来,试图进食。



        但在接近的过程中,它们同时看到了唐奇被“熔炉之主”骚扰的过程。



        当它们感受到熔炉火焰迸发之后的气息,感受到熔炉之主的意志降临,它们陷入恐惧。



        于是这一刻,在唐奇睁眼看过去时,这些怪物疯狂的以更快的速度逃离,恨不得自己没有多滋生出几对翅膀,几条触手。



        唐奇甚至感受到极远处,正接近过来的一些怪物气息,还未显现出形体,就直接开始遁走。



        无奈之色浮现出来,他忽然想起一种叫做“梦魇章鱼”的怪异,它们似乎是个种族,而且颇为强大,但经过一次交锋,唐奇已经被这个种族永久踢出了“食谱”。



        再度加深了一下对“熔炉威慑”的印象,唐奇并没有去追逐那些怪异,转而思索起自己接下来的旅程。



        卸任校长之后,唐奇的想法是进行一次游历。



        初始,是整个神鹰联邦,而后会选择联邦之外的区域,南北极大陆,**中的神秘群岛,或是更加遥远的旧大陆。



        就在他要挑选自己的“下一站”时,忽然,身侧的贪食凑了过来。



        在唐奇疑惑的目光中,它吐出了两样东西。



        鹅毛笔和一张白纸。



        知识追寻者的副本,来自罗琳夫人。



        唐奇径直将纸张捏起,下一刻,原本空白的页面上,一行行字符显现。



        “嗯?”



        只是第一行,便让唐奇眉头皱起,发出一道惊呼。



        仍旧是属于罗琳夫人的字迹,但与往日秀美、工整的字迹不同,这次的来信,那些字迹不但混乱,甚至因为用力不均导致墨迹不一,唐奇几乎可以从她潦草的字迹中判断出她的情绪状态。



        “恐惧,她处于恐惧中?”



        没有任何迟疑,生出判断的同时,唐奇飞快看向信件。



        “亲爱的唐,我收到了你的延迟回信,也听闻了你做出的又一件大事,你能平安是我最近收到的最好消息,那甚至大大延缓了我的恐惧,改善了我的精神状态。”



        “但我也知道,我的时间并不多了。”



        “是的,亲爱的唐,这是一次求助,我真希望我不需要向你显露出这样的一面,但我的确陷入了一种超出我处理范围的困境。”



        “我与我信仰的‘灵’失去了联系。”



        “我与我所供职的大部分组织失去了联系。”



        “我被困在了家中。”



        “我的丈夫……他回来了!”



        “嗤”



        突兀的声响,来自纸张上倏然出现的一道长长划口。



        唐奇双眸猛地圆睁,脑海中倏然浮现出模糊、惊悚的画面,他仿佛看见一位正伏案书写着什么的女士,她似乎处于焦虑、恐惧的状态,她的躯体有些颤抖,以至于手掌也跟着发抖。



        她竭力写着,就在她写完某一句时,好似倏然受到什么惊吓般,手掌不受控制的一划,一道微弱的异响夹杂在纸张被划破的声响里面,随即信件内容戛然而止。



        唐奇没有任何耽搁,魔力涌动,让这过程再度来了一遍。



        很快,唐奇猛地抬起头颅,一种战栗感从脊背涌上来,心脏仿佛停止跳动,冷汗细细密密的冒出来,他听清楚了那异响。



        “敲门声,那是敲门的声音,就在她写这封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