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皇帝 > 第442章 疑云重重
    今晚的月亮,有些害羞。

    早早的就躲入了乌云里面。

    半推半就,好事成双。

    女人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

    屋内的空气,显得宁静无比。

    奴仆远远的避开。

    看着怀中的人儿,李泰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终于来了个全垒打了!

    刺激!

    “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男人爱慕着,但是他们都不怀好意,都想同你上塌。”他手指轻轻地在钟灵的鼻尖一刮。

    然后说道:“但是,我跟他们是不一样的,我可以跟你在客厅、可以在厨房、可以在楼道、可以在走廊,只要你愿意,我随时随地。”

    “郎君……”

    钟灵不由的白了李泰一眼,手往李泰的腰间一拧。

    李泰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

    看来这一招,女人都无师自通啊。

    李泰突然向旁边倒下了去。

    “郎君,你……你什么了?”钟灵不由的大惊。

    “我……我有些晕奶。”李泰笑眯眯的说道。

    “你坏……你坏,尽拿我寻开心,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钟灵露出一副小女人的摸样。

    虽然,钟灵在外面是赫赫有名的捕头,手中握着刀的。

    但是,这个时候的她,就是一个陷入了热恋里面的女人。

    一个小女人。

    两人相识,也足足有一年多了。

    李泰追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终于,还是把自己交给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这个时代的女人可还没有后世的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女人的思想,这个时代的男人,大多有三妻四妾。

    当然了,三妻四妾只是一种说法。

    其实是一妻多妾。

    妻子一直都只有一个,但是妾嘛,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若是普通男人,钟灵也是不屑为妾。

    但是,李泰不一样。

    大唐顶级的皇二代!

    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在李泰面前只能是渣渣。

    做皇子的女人,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啊?

    李泰就是大唐骑着白马的真正的白马皇子!

    “明日,你就随我入宫吧。”李泰微笑的说道。

    “不!”

    她又摇了摇头。

    “为何?”李泰很是不明白,入了宫,给我当女人不好么?

    以后多生几个孩子,过着锦衣玉食、一呼百应的生活,难道不好么?

    只要跟了我,以后就吃喝不用愁了啊。

    “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入你魏王府的。”钟灵靠着李泰,说道:“我这辈子也不会嫁入的。”

    “那可如何是好?我们以后总不能够这样偷偷摸摸的一辈子吧?”李泰叹息一声,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何心结,我也不想逼着你,可是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钟灵微微一笑,说道:“今生,能够拥有你,已经是人生最大的喜事了,我还有何追求?”

    “以后你来这里,整个晚上你都是属于我的。在伯爵府,我还可以是你的女人,我不想入你府中,入你府中,我就是妾了。”说着,她抱着李泰的手,更加的紧了。

    “今晚不要回宫了,好么?”她低声说道。

    “恩。”

    ……

    此刻。

    皇宫大殿。

    李世民眉头紧紧的皱起,眼中时不时的露出一丝担忧。

    宫殿之中,油灯一闪一闪的。

    将整个宫殿映照的忽明忽暗。

    旁边侍候的太监宫女,一个个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李世民。

    此刻,李世民已经是满脸的怒气了。

    魏王府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明白。

    当知道魏王府之中出现了疑似蛊的东西,整个人是愤怒无比!

    蛊,那是剧毒之物,这样的剧毒之物,为何出现在了魏王府?

    难道是魏王自己炼制着玩的?很显然,李世民是不相信这种说法的。

    虽然魏王顽皮了些,但是绝对不会碰这种东西。

    那就是外来的,是有人故意投放在了魏王府。

    可是,魏王府乃是亲王府,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把蛊物投放进去的啊,到底是谁将蛊放入了魏王府?

    整个天下,能够将蛊物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入魏王府的,绝对不超过十个人!

    其中,大半的人,乃是自己的至亲!

    眉头紧锁。

    终于,几炷香之后,李世民叹了一声,道:“此事,青雀做的很对,做的好,这件事无需再查下去了!”

    他不敢再让人往下查了。

    他怕查出来的,和自己猜想的一样!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难道,骨肉相残的事情,真的要再次的发生了么?

    “可是,如此岂不是委屈了殿下?”赵昊不由的问道。。

    “委屈是委屈了,但是身为皇子,有些委屈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以后如何成大事?”李世民说道。

    “明日,将诸国进贡的贡品,皆送魏王。抗御书房里面的那一整套孝书,送去给太子。”

    “传朕口谕,太子身为国之储君,乃是国之根本,天下治理之道,皆在书中,等他何时将书看完,看透了,再来面圣。”

    “传朕旨意,蜀王李恪,已然成年,根据传统,理应当去蜀地就藩,着令李恪一个月之内,就藩蜀地。”

    “明日,也如同魏王府一般,将皇宫上下,仔仔细细的盘查寻找,不可放过一丝一毫!”

    “……”

    ……

    太子府。

    一间大殿之中。

    侍女将油灯点燃,两道身影盘腿而坐。

    在这两人的中间,赫然放着一盘棋子。

    手持黑子者,正是太子李承乾。

    而那持白子的人,则是一名穿着黑色斗篷披风的人,若是不靠近,根本就看不出他的长相。

    黑子轻轻地放在棋盘上,李承乾叹了一声。

    “真是可惜了,可惜了,想来经过了这件事,魏王府的守卫将会更加的森严,我们想要下手,可就难了。”

    “殿下,此番不过就是一次实验罢了。就算魏王府是铜墙铁壁,又如何躲得了毒物的进出?”黑衣人微微一笑,说道:“若是殿下真想早日解决了他,明日我们再放些更毒之物。”

    “不可!”李承乾摇了摇头,说道:“时机已过,再放毒物,只怕会露出马脚,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还是再等等吧,机会总还是有的。”李承乾说道。

    “殿下,真是仁德啊。”黑衣人微微一笑。

    “没办法啊,在如何说,那也是我的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