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头狼在线阅读 - 556 怂到家

556 怂到家


听到外面的嘈杂声,我和诱哥、胖子全都扔下酒杯就跑出了样板房。

  动物园门口,五六台经过爆改的摩托车横七竖八的停着,马达的轰鸣声就跟小牛犊子发情一般“哞哞”直响。

  每台车上都坐了至少两个打扮的跟漫画里的机车党似的怪异小青年,有的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有的戴骷髅口罩和头巾,还有不少人满脸全都扎满耳钉、鼻环之类的玩意,不过岁数看上去都不太大。

  我们出去的时候,这帮逼崽子正跟疯了似的朝动物园门口丢酒瓶子,闪闪发光的墨绿色酒瓶碎片铺满了动物园的门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刺鼻的煤油味。

  “草泥马得!”诱哥撸起袖管,随手从边上拎起一把铁锹,脸红脖子粗的咒骂:“哪来的野种,老子的地盘都敢砸!”

  一个耳朵上扎了五六个耳钉,染着一脑袋紫色头发的小伙,骑在摩托车上,抓起一支酒瓶直接朝我们方向抛了过来,酒瓶子在我们前方四五米的地方炸开花,一抹黏糊糊的液体淌的满地都是。

  胖子吸了吸鼻子,忙不迭推搡我俩往后走:“草特么的,煤油,快往后稍稍。”

  紧跟着,那个青年昂着脑袋叫嚣::“有人让我给你们带句话,辉煌公司不惧任何挑战,告诉那个叫林昆的,牛逼就到云南或者缅甸试试!”

  说罢话,那小子直接将烟头弹飞,烟头掉在煤油上,瞬间蹿起半米多高的火焰,接着那群小青年像是示威似的,一个个狂拧着油门,几台摩托车发出“嗡嗡”的噪音,随即扬长而去。

  “卧槽尼玛,都他妈别跑!”诱哥瞪着眼珠子就要往过冲,我和胖子慌忙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对方至少十来个人,清一水十**岁,正是神鬼不怵的年纪,我们仨今天都喝的不少,就算再能打,冒冒失失的冲过去,绝逼也得让人揍的生活不得自理。

  诱哥愤怒的推搡我和胖子,昂着脑袋咆哮:“都特么给我撒手,老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特么没让谁堵在家门口咣咣扇嘴巴子。”

  “哥,你听点劝,一帮小崽子咱跟他们计较个篮子。”胖子死死的搂住诱哥:“弄死他们划不来,弄伤咱自己更犯不上。”

  我赶忙掉头朝着厨房方向跑去,拎起一桶子水往火焰上泼,不多会儿胖子和诱哥往水龙头上接上一根皮管子,我们仨费劲巴巴的总算将火给浇灭。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仨坐在气喘吁吁的坐在空地上,诱哥盯着动物园门口被烧的光秃秃的招牌怔怔发呆,我和胖子则耷拉着脑袋闷头抽烟,一股子焦臭味和愤怒感在空气中持续蔓延。

  看诱哥红着眼珠子一语不发,我递给诱哥一支烟,挤眉弄眼的憨笑:“诱哥,你别上火,我觉得烧了正好,反正你不是正好想改成植物园,省的找拆卸工,咱还得感谢那帮小崽子呢。”

  “我可以不要,但谁从我手里抢,肯定不行!”诱哥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狞笑:“门口的招牌,我可以说我不稀罕了,扔进垃圾堆里,跺几脚都无所谓,但他妈谁当着我面给我砸了,就是打我的脸。”

  胖子赶忙安抚他:“哥,别闹挺了,对伙就是一帮连身份证都还没有的小杂毛,你跟他耗那个气力干啥,况且咱们现在身上事儿都不少,真闹出个好歹,倒霉的还是自己,三子的事儿已经到了节骨眼,忍了吧!”

  诱哥拳头攥的“吱嘎”作响,几秒钟后,他松开手,侧头看向我道:“那帮小崽子刚才喊什么,你听见没有?”

  我点点脑袋回应:“听见了,说什么辉煌公司,林昆什么的。”

  “他们是冲林昆来的,林昆是你师父。”诱哥夹着烟卷一眼不眨的看向我:“你没有什么想表达的吗?”

  “我..”我顿了顿,随即干笑:“这事儿猫腻太多,我得先弄清楚那群小崽子究竟是混哪的,跟谁玩的。”

  “怂逼。”诱哥白了我一眼,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站起身,朝着胖子道:“给王兴打电话,咱们今天就离开崇市。”

  我慌忙朝着诱哥解释:“哥,你看你咋跟我置上气了,我也没说这事儿就算了,首先我不是得弄清楚对方究竟是谁,才方便给你泄火报仇嘛。”

  “是谁还不够明显吗?除了孙马克就是陆国康,崇市总共就他妈这俩家玩的像样点,他们能找到这儿来,要么是跟踪你,要么就是打听过我,不知道是谁的情况下,两家都灭掉,这么简单的道理,用我教你?”诱哥指着我鼻子破口大骂:“老子在社会上也算摸爬滚打了不下二十年,见过的年轻人不计其数,你是我唯一一个见过怂到家,还满嘴屁话的选手,跟特么你喝酒,我都觉得败兴,呸..”

  说罢话,诱哥甩给我的胳膊,恨恨的朝对面样板房走去。

  “诱哥..”我无语的喊了他一嗓子。

  “诱你姥姥,从今往后别说认识我,林昆收你当徒弟,真是瞎了他那对钛合金的狗眼,怂逼,窝囊废!”诱哥扭头指着我再次臭骂几句,吐了两口唾沫后“咣”的一下关上样板房的铁门。

  看我杵在原地一脸迷茫,胖子拍了拍我后背道:“小王朗,你别理他,他就这样,等他气消了,就啥事也没有了。”

  “嗯。”我苦涩的抓了抓脑皮。

  胖子押了口气道:“不过你得当心点了,那帮小崽子不管是陆国康还是孙马克派过来的,他们肯定都知道我和王兴在这儿,明知道我俩,竟然还敢找人来这儿闹,说明他们肯定是不惧我们什么的,我和兴哥、诱哥,包括金太阳的程志远,现在因为一些事情,不敢太折腾,不然崇市肯定轮不上这帮魑魅魍魉。”

  我叹了口气点点脑袋:“我会留意的。”

  就是这时候,一台棕绿色的霸道车,“嗡”的一声停到动物园门口,接着叶乐天急匆匆的从车上蹦下来,看到门口的一团焦黑和隐隐还冒着白烟的招牌,叶乐天微微一愣,随即快步朝我走了过来,张嘴就喊:“王朗,我有点急事跟你说,咦?你是..你是姐夫吧。”

  话没说完,叶乐天将目光定格在我旁边的胖子身上,随即诧异的张大嘴巴道:“你是玥玥姐家的姐夫吧,姐夫,我是小叶啊,咱们以前见过面。”

  “小叶?”胖子迷瞪的上下打量他几眼。

  叶乐天赶忙指了指自己脸颊道:“我爸是叶蛮子,过去给柳书记当秘书的,你和玥玥姐结婚的时候,我爸带着我去过,你忘记啦?”

  “哦,你是老叶的儿子啊。”胖子这才恍然大悟。

  叶乐天一脸亢奋,像个小孩似的走到胖子的面前呢喃:“对啊,姐夫听说你们不是出事了吗,呸呸呸..我没有别的意思哈。”

  “哈哈,你是来找小王朗的吧,你们先聊,等有时间咱们再约。”胖子挺无所谓的摆摆手,随即拍拍我肩膀道:“行了,你忙你的,我进去宽慰宽慰诱老贼。”

  跟叶乐天又打了声招呼后,胖子扭头走去。

  叶乐天则直不楞登的盯着胖子的背影发呆,我把手从他眼前晃了晃,发现这家伙完全在走神,接着靠了靠他肩膀笑道:“啥情况啊叶总,你现在口味这么重吗?”

  叶乐天斜眼歪嘴的推搡我一下臭骂:“滚蛋,你这家伙真特么不实在,老子昨天问你咋认识柳书记的,你告诉我,根本不认识,结果今天就跟人家女婿在一块吃肉喝酒,王朗你要这样式,往后咱俩只能君子之交淡如水了。”

  我彻底迷糊了:“啥玩意儿女婿,书记的,铁子你说啥呢?我真一点听不懂你说什么。”

  “走吧,上车说。”叶乐天又瞟了眼样板房,拽着我快步蹿上了他开来的那台“霸道”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