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在线阅读 - 七百三十八章 能力消失之谜!

七百三十八章 能力消失之谜!

        “哈...哈....哈...哈!”

        体表升温,夜色冰凉。

        伦敦十月的晚上只有不到10°左右的温度,但一刻不停逃亡在避开人群的夜色黑暗,汗水还是浸湿了西装内的衬衫。

        仍旧是在路灯照不到的黑暗,外面是和其他现代化大都市不同,普遍四层左右的英伦建筑,方然靠在一栋房子的背面阴暗处,在这个根本不会有人在晚上来的角落,眼前的黑暗和背后缓解身体发热的冰凉墙壁,给予了他此刻有限的安全感和栖身之处。

        以曾经暑假里训练出的体能,剧烈的喘息代表从刚才到现在方然已经从伦敦城逃出了将近一万米的距离,扯松感到束缚的领带,靠着墙壁的身体缓缓滑下坐在地上,总算暂时安全了方然才忍不住惊颤的开始思考!

        怎么回事!!!?

        能力无法发动!???

        没人知道,在刚刚银断龙牙没有出现的那个瞬间,方然那仿佛一瞬间跌落至深渊的战栗惊然。

        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看向自己的右手,手掌紧握再次试图召出银断龙牙,

        但是依旧失败,握紧的手掌抓了个空。

        虽然一路上就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但最终终于确认了能力消失了的这个事实,方然还是一瞬间陷入了巨大的动摇!

        一直以来,无论那次餐厅倒塌还是夜色明珠,无论是猎杀场景还是京城狭间,哪怕是冰海上迎战那道不可战胜的光影,一次次陷入危机临近死亡,都没有给方然现在这样的恐慌。

        并非对此刻孤身一人身陷囹圄的处境,

        而是对失去力量变回什么都做不到的普通人这件事本身。

        其实就是苟彧对复苏说过的那样,他平时的欢脱和不正经只是因为很多时候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内,因为‘无限’的存在,因为媲美a级上位的那份力量存在,让方然有底气去面对任何事情,

        而现在那份力量没了。

        惊慌、惊疑、害怕、恐惧、愤怒、不甘,还有一抹看着那个自己曾经期待过的非凡世界离自己远去、变回凡人的浓浓失落...

        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让方然感觉自己一下子难以呼吸。

        别开玩笑了!

        夜笙姐、老哥、小或还有夜局大家还被困在场景里,自己不光突然身处伦敦还在被身份不明的人追杀,国战里那以科洛索斯突然反叛为导火索突然发生的一切,对把华夏夜局卷进去的欧洲势力究竟发生了什么了还一无所知,

        而偏偏是这个时候,自己竟然...!!!

        该死!

        情绪起伏,方然像是想要将牙齿咬碎的紧紧咬牙,攥紧拳头砸在身旁的墙壁上,片刻之前他还是几乎无所不能的a级上位,数千米高空投掷的一击之下,无数建筑大楼被一瞬洞穿,

        而现在他只能呆在这种无人经过的黑暗角落,身后只不过三层高的屋子对他来说坚不可摧。

        对于此刻状况的一无所知,对于被人追杀的危机警报,身体冷却之后背后开始冷汗渗出,方然眼眸挣扎的压低,知晓这可不是场景,也不是他平时能和老哥打闹扯淡的小问题,

        摆在此刻面前的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

        被追上抓住的话,会死。

        夜战世界的危险,很突兀的在方然面前展露无疑,除去死亡本身,更多的是对根本无法抵抗的接受绝对凄惨结局的这件事,

        方然承认,他此刻在害怕。

        作为底气的力量消失,什么都做不到了的他承认自己在害怕。

        身体忽冷忽热,心神摇曳的大脑混乱不清,按住额头碎发从指缝间凌乱,明明刚在不久前承认自己的力量,结果现在就又变回了凡人,和上次短暂经过欧洲相比,他现在落魄的简直像是个流浪汉,

        让方然觉得这简直又是那个‘巧合’和自己开的恶意玩笑。

        没有‘力量’,所以没有底气。

        像是又回到了那个仓库后面,只能躲着黑暗里目睹一切发生。

        ...

        ....

        .....

        ‘所以.....’

        ‘你要放弃了么?’

        然后靠在角落里,脑海里思绪混乱中,这道自问的念头好像不是自己的声音一样,并不是他已经在冰海上告别消失了的沉默少年,

        黑暗中方然感觉他好像看到了那个孩子。

        还不是京城狭间那一夜在他心中哭泣的模样,对方还没长大的稚嫩脸庞勾着嘴角,流露着骄傲和自信,相信着自己什么都能做到阳光向上。

        因为能力骤然消失而慌乱动摇,脑海里所有混乱翻滚的思绪全都一停,缓缓沉下消失的同时,方然放松了紧绷随时打算逃离的身体,彻底的靠在墙壁上仰望伦敦的夜空。

        “真是没出息啊...”

        对于自己刚才的慌乱,骤然冷静下来的方然一下子出神苦笑的自言自语,然后情不自禁的低垂眼眸,发觉刚觉醒几个月的自己还缺乏足够的阅历。

        假如刚才换成宿群大哥的话,一定不会像我这么慌乱的吧...

        冷静,方然,我知道你现在很混乱,但是先冷静。

        惊慌动摇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先从平复呼吸开...

        这么想的那一刻方然突然愣住,意识到了一件因为习惯他都忘了的事。

        呼吸...!?

        等等!自己还能呼吸!还正常的活着!

        模拟场景中的局势反转以及后续的一连串惊变,让思考有些迟缓,直到稍微从能力消失变回凡人的混乱中冷静下来,方然骤然低头看先自己胸口,

        能力消失的他心脏并未停跳!

        这么说...【创牌】还在正常激活??

        对了!之前看过的系统界面也还正常!

        划出淡蓝色的夜网界面,参加者的这项特权并没有受到影响的正常出现,呼吸平静,从追杀危机中冷静下来了之后方然一下子发现了各种线索,可是当他再次试图召唤银断龙牙依旧失败。

        明明【创牌】还在正常生效,为什么能力用不出来?!

        若非系统界面已经清晰明了的确认了这里是现实的伦敦,方然都要以为他又进入了那次临府街区的现实场景,试着跟刚才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一样,他想着自己最后一次使用能力,是激活【轮牌】从那名未知的a级上位手中逃了出来的时候。

        难道对方有封印对手能力的力量!?

        不对,要是那样的话,自己用【盾牌】挡住攻击之后就该能力消失了,根本不可能激活【轮牌】逃走,或者那难道是并不是立刻生效的力量?

        不可能,仅仅一击就封锁住了a级上位的能力,夜战世界里不可能有这样的存在...

        快想想,快想想还有什么其他奇怪的地方...

        不断思索,冒出猜想的下一秒又被自己否认,时间就在方然藏在这个黑暗角落里一分一秒的过去,然后在方然自己都打算放弃想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

        抵挡那名a级上位致命袭击的‘线’的那一刻,他【盾牌】的威力好像...

        不知为何的变弱了。

        诶...?

        想起这个并不十分明显的细节的那一刻,脑海好像什么电光闪过,方然双眼睁大感觉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

        说起来...那个神秘的a级上位的确是给自己一种和自己女仆长一个实力水准但能力风格不同的强大致命感,但同为a级上位就算自己已经负荷不支...

        但也不该那么虚弱的连对方一击都挡不住。

        而且感知到自己a级上位的实力,对方竟然敢派b级的家伙追过来,既然能力消失不是因为那个a级上位的力量,那除非对方预知到自己此刻的无力,就是...

        当时自己在他们眼中已经变弱的不是a级上位!

        看着远处光亮里的伦敦街头,从战斗中只能凭借本能感知切换到理智的思考,方然突然缓缓睁大眼睛,一下子想明白了这些不合理的地方。

        那让自己能力变弱以至于不能使用的原因,该不会是...

        神色一下子变得有些惊疑的难以置信,他低头看向自己身上挺拔的黑色西装,感觉已经找到了那个让他自己都心情复杂得不敢相信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