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 406:江逐浪(1)(一更)


    萧让眉和程庭甄在几个月前复了婚,当时只是两家聚在一起吃了顿饭,没有张扬,但两人出双入对时间长了,圈子里也都知道了。

    复婚后的萧让眉气色明显比以前好了很多,整个人焕发着光彩,一点不像年过半百的人。

    景家那边除了景献献有事没来,其他人都到齐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除了萧爱。

    只见萧爱耷拉着一张脸,往桌边一坐,鼓着腮帮沉默,脸上就差写着‘我很不高兴’几个大字。

    桌上觥筹交错,谈笑风生,萧爱满腹的坏情绪被淹没在众人的说笑声里。

    宋羡鱼就坐在萧爱身边,一早就注意到她闷闷不乐,在她不停地喝酒时,宋羡鱼歪着身体靠过来,“还在跟小艺怄气?”

    萧爱怨屋及乌,白了宋羡鱼一眼。

    “你们都怄一个多月的气了,还没结束呢?”宋羡鱼瞅着她那张怨妇似的脸,失笑,低声在她耳边道:“小艺拒绝舅舅舅妈的提议,不也是想靠自己给你幸福吗?”

    “我就是不明白,我爸跟我妈不也是为了我们着想?我们住得离我家近一点,有什么不好?他有必要当着我爸妈的面发火?我爸跟我妈也很生气……”

    萧爱是个被父母宠爱长大的孩子,想问题过于简单。

    她和王锦艺的分歧,源于一个多月前萧坤和余有韵提出在萧家附近的一个别墅区给他们首付一套独栋别墅,房贷就由王锦艺来还,他们就萧爱一个孩子,自然不肯让她离家太远,虽同在京城,但王锦艺家在北边,萧家靠南,一来一回,不堵车也要两个小时,还是不方便的。

    况且王家的条件,与萧爱自小生活的环境差得太多,他们舍不得萧爱去过那样清贫的生活。

    京城的房价向来泼天,黄金地段的别墅价格更是寻常人闻而却步的,哪怕萧家垫付一大半房款当首付,余下的小部分也足够压垮王家。

    萧爱平常的花销比王锦艺一个月的工资还多出很多,王锦艺也是在面临结婚,才深刻感受到那份压力。

    王母知道萧家如此显赫之后,心头也一直压着块大石头。

    尤其是王锦艺找了个千金小姐当女朋友的消息被小区里的人知道,她一出门,就有人过来跟她说‘你儿子真有本事,攀上好亲家,以后你们老两口可要跟着享福了’,她心里就堵得慌。

    她只是个本本分分的普通人,从没想着靠儿女婚姻飞黄腾达,也不愿,那些人当面说羡慕说恭喜,其实背地里说得多难听,她想都能想出来。

    越想越窝火,最后把王锦艺叫到跟前狠狠骂了一顿。

    “你是不是看中人家的家室了?你自己什么条件心里没数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这是,知道外面人怎么看你,怎么看我们家?我跟你爸都没脸出门了,替你臊得慌!”

    只是这些,萧爱和她父母都不知道。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这事就发生在他们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

    一听到萧爱父母要替他拿首付买房,王锦艺本能地想起母亲的训斥,内心的羞愧无法形容,一时没控制住,在言语和态度上过激了些。

    萧爱也很生气,两人就这样弄僵了。

    这一个多月,她跟王锦艺都没怎么联系,有时候王锦艺打电话来,萧爱憋着火,两句话没说又吵起来。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头一次闹得这么胶着。

    这件事,宋羡鱼早就听萧爱和王锦艺各自倾诉过。

    现在的局面是,萧家不想萧爱受苦,要给两人出首付买房,而王家却是不想被亲戚朋友说闲话,不愿接受这份好意。

    房和车王家都准备好了,只不过档次距离萧爱父母的要求低了太多,萧家不愿意接受。

    或许萧爱自己也是不能接受的。

    ……

    “他不是有心的,现在也很后悔。”宋羡鱼对萧爱道。

    “后悔?我怎么没看出来,就前几天,他给我打电话,还对我凶,哪里有一点后悔的样子?”萧爱气呼呼的,“我不明白,别的女孩出嫁,父母都给陪嫁,那房子就当是我爸我妈给我的陪嫁好了,他哪来的那么多情绪?”

    “换成别人,高兴都来不及,他怎么就那么多事?”

    “你的意思是,你希望他真当个小白脸,吃你们家软饭?”宋羡鱼道:“寻常人家陪嫁,也就十几万几十万,条件好点的上百万,舅舅舅妈可好,一出手就是大几千万,小艺家要是能拿出同样的彩礼还好说,关键是他们家拿不出来。”

    “我当初和临渊在一起,尚且被说是图财,小艺身为男人,压力只会比我更沉重。”

    “他要真是个图财不要脸面的人,可能就没这么多矛盾了,可他真是那种人,你还喜欢他?”

    “就算你眼瞎了喜欢他,舅舅舅妈也决不允许你嫁给那种人。”

    宋羡鱼跟萧爱嘀嘀咕咕,都没吃几口东西,等说完,发现自己面前的餐盘里堆满了自己爱吃的食物。

    她转头看了眼一边跟旁边人说话,一边给她夹菜的季临渊,甜蜜一笑,又扭头跟萧爱道:“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样。”

    萧爱沉默着,两道平眉拧到了一块,“那该怎么办啊?”

    “坐下来好好谈谈,总能想出大家都满意的办法。”宋羡鱼作为外人,点到为止就行,不好再多说。

    萧爱坐了一会儿,神情傲娇:“等他再给我打电话,我就约他出来。”

    那边,景逸和萧乾江南夫妇已经商议好了,第一次婚礼,苏玉琢不是从景家出嫁的,复婚不能无声无息的,不过也用不着大办,邀请两家亲友聚一聚就行。

    景家的亲友差不多都知道景逸有了个女儿,但都还没见过,正好趁这次婚礼,将她正式介绍给大家。

    闻人喜即将临盆,不适合操劳,操办婚礼的任务自然就落到江南头上。

    至于婚礼日期,年关将近,定在年后初六。

    饭局到了尾声,宋羡鱼去了趟卫生间。

    这次怀孕初期没多大感觉,也没有孕吐反应,倒是三个月后,孕期的一些小毛病渐渐找上门,频繁上厕所就是其中一个。

    洗完手出来,无意瞥见走廊窗户外面白雪飘飘,映得整个世界一片雪白,雪花跟着北风在空中打着旋,然后不甘不愿落到黑色的土地上。

    宋羡鱼忍不住走到窗边,多看了几眼这难得的雪景。

    待了没多久,季临渊从包厢那边走过来。

    “你是来上卫生间,还是来找我?”宋羡鱼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转身,朝他迎了两步。

    “这么久不回去,原来是在这看景了。”季临渊望过来的视线儒气温柔,握住宋羡鱼的手,“还不回去?”

    宋羡鱼笑,“正要回去呢,你就来了。”

    季临渊也不戳穿她,搂住她的肩,带她回包厢,一面问:“有没有不舒服?”

    这句话,他每天都要问好多遍,不厌其烦。

    宋羡鱼摇头,嘴角高高扬起。

    到了包厢门口,季临渊裤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掏出来看了一眼,放开搂住宋羡鱼肩膀的手,道:“你先进去,我接个电话。”

    门口的服务员已经替她推开了门。

    “好吧。”宋羡鱼一笑,顺从地进了包厢。

    包厢里这时候的气氛,已经有了散场的意思,萧爱正和苏玉琢凑在一块说笑,已经没了一开始的愁眉苦脸。

    看见宋羡鱼,萧爱朝她招了下手,等她到跟前,萧爱说:“刚才接到欣颜的电话,她说要来京城玩几天。”

    顾情长出了国,顾欣颜毕业后就回了老家,在父亲的安排下进了国税局,每天朝九晚五,闲时就逛逛街,也会出国探望正在巡回演出的母亲,日子过得清闲又自在。

    就在三天前,母亲结束巡回演出,回家来了。

    本来是件高兴的事,今天一早,母亲说她有个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过两天要登门做客,这也是一件高兴的事,但,就在刚才,她无意听见母亲在跟父亲说母亲的那位同学的夫家条件不错,有个儿子比顾欣颜大四五岁,如今在部队里,混得也不错,如今正好休假在家,过两天会一道过来南京做客。

    话说到这个份上,顾欣颜哪里还不知道母亲的意思,分明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于是立刻打电话去单位请假,收拾包袱跑路了。

    下午四点多,宋羡鱼和苏玉琢及萧爱在国际机场接到了顾欣颜。

    “啊——想死你们了……”顾欣颜穿着白色毛茸茸的羊绒针织,头上戴着毛茸茸的白色针织帽,配上那张精致漂亮的巴掌小脸,小动物似的毛茸茸地可爱。

    抱完苏玉琢和萧爱,她还想抱宋羡鱼,却被苏玉琢伸手挡住了。

    “小鱼怀着孕呢,你动作轻点。”

    顾欣颜面露惊讶,看向宋羡鱼的肚子,“你又怀孕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又不是你的种,你当然不知道。”萧爱笑道:“你不是在国税局上班吗?今天又不是周末,怎么有空出来玩?”

    “别提了。”说到这个顾欣颜马上蔫了,“我妈要给我安排相亲。”

    “小伙帅不帅?”萧爱来了兴致。

    “帅得不得了,介绍给你要不要?”顾欣颜白了萧爱一眼。

    萧爱:“有照片吗?”

    顾欣颜:“……”

    “干嘛一脸无语的样子,看看嘛,如果比情长哥哥帅,你就从了吧。”萧爱站着说话不腰疼,“没准你的情长哥哥现在在美国,已经跟美国妞好上了,我跟你说,那些美国妞热情又开放,没有几个男的能抵抗得住。”

    顾欣颜从包里拿出颗巧克力,剥开塞进萧爱嘴里:“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萧爱咬了一口,一嚼,还挺好吃。

    “你这巧克力哪家买的?”顿了一下,“还有吗?”

    顾欣颜白眼,不想跟她说话。

    从机场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

    宋羡鱼说:“先找个地方吃晚饭吧。”

    萧爱立刻举手:“我知道有家饭店特别好吃,我带你们去。”

    她说的是一家开在四合院里的餐馆,老板亲自掌厨,价格偏高,口味却是相当不错,清淡又养生。

    餐馆内装修布局相当雅致,门口又条人工小溪,溪上架着小小的石桥,跨过桥是片竹林,穿过竹林间的石板路,才真正走进餐馆里。

    工艺灯和布艺沙发独具一格,环境雅致温馨。

    “怎么样?还可以吧?”萧爱说:“这是我昨天跟表哥出来玩发现的。”

    “表哥?开饭店的那个啊?”顾欣颜记得上回萧爱和王锦艺请客去的那家高档饭店,老板到包厢来过,萧爱介绍说是表哥,叫余振北。

    苏玉琢也记得清楚,那个余振北道貌岸然,私下对她有过纠缠,还被萧砚撞到。

    想起余振北在她面前说姐姐的那些话,苏玉琢心底生出一股怒气,她当时那巴掌,应该再扇得用力点。

    “不是,开饭店的是我舅舅家的表哥,我们关系不算特别好,昨天一块玩的是我大姨家的表哥,比我大几岁,长得可帅了,改天介绍给你们认识……”说着,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说:“我这有照片,给你们看看。”

    照片是自拍,背景正是这家饭店,萧爱和一陌生男子头靠着头,吐舌搞怪,男子长得浓眉大眼,板寸头,看起来也是个爱玩的主。

    “不是这张。”萧爱手指划了下屏幕,跳出来另一张照片。

    男子一身戎装,手持枪械,器宇轩昂,皮肤黝黑,脸上的汗水在阳光下泛着光,一身不容侵犯的威严正气,与刚才那个搞怪的男子判若两人。

    但那双眉眼,依稀能辨出是同一个人。

    “是不是超帅?这要不是我亲表哥,我都要爱上了。”萧爱简直就是个小迷妹,两眼放光,“欣颜,要不你考虑考虑吧,大姨也在着急他的婚事,这么帅,给外人太可惜了……”

    “……”顾欣颜懒得搭理,看都没看萧爱一眼。

    “他叫什么啊?”宋羡鱼啃着鸡爪,随口问。

    “江逐浪。”

    “姓江?”宋羡鱼一下子想起江南来。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萧爱看穿宋羡鱼想法似的,道:“我大姨夫就是我大伯母的亲弟弟,严格算起来,他还得称苏苏一声表嫂呢,欣颜要是跟他好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顾欣颜内心是拒绝的,转移话题:“你们仨谁方便收留我几日?”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