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资本狂人 > 第0353章 帮鬼佬斗鬼佬
    “香江商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您的眼睛。”李半城恭维了一句后,迅速转入正题道:“早在一八八三年,太古洋行在港岛北角七姊妹区半山建了一个私人蓄水池,名为七姊妹水塘,用于负责供水给位于鲗鱼涌的太古船坞、太古糖厂、香江汽水厂使用。”

    “这个七姊妹水塘除了具备供水的功能之外,风光也非常秀丽,不少文人骚客都在报纸上撰文介绍过,进而当地居民认为其风光可媲美西湖,所以又得了一个赛西湖的雅称。”

    “就像牛奶公司的牧场、冰库转为盖楼那样,太古洋行的这块水塘地皮也不想被浪费,计划填平,兴建环境优美的私人住宅区,并且其中部分土地归还正府管理,用于建设公园。”

    “太古洋行在地产开发方面还属于一个新手,光是庞大的太古城分阶段开发就殚精竭虑,于是打算出售赛西湖那里一块面积大约为八十六万平方呎的地皮,价格应该超过八千万港元。”

    说到这里,李半城面露难色地淡淡一笑,“您肯定能想到,这块地皮堪称风水宝地,买家竞争得很厉害,而且就算竞投成功,因为香江人工等成本这两年增长明显,后续开发费用也会比较高。”

    “我这次前来拜访沈弼先生,是想请惠丰银行提供资金支持,另外还想请您帮我在太古洋行那边游说一下。”

    “当然了,报价方面我不会打折扣。我只希望太古洋行明白,地产开发是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工程,如此风水宝地,如果开发不恰当,难免拖累周边地皮的价值,反之则能起到水涨船高的妙用。”

    仔细倾听的沈弼,微微点头道:“看你的意思,应该是已经对这块地皮的开发,有了通盘的考虑。”

    李半城毫不犹豫地坦诚相告道:“赛西湖这块地皮的最大价值就是风光好,我计划从这八十六万平方呎的地皮里,划出五万多平方呎的地皮,用两年的时间,兴建十幢高级住宅楼宇,每幢二十四层,楼宇总面积可达一百三十万平方呎,每个单位再配一个车库,预期获利能够超过六千万港元。”

    心里暗自合计了一番的沈弼,不吝称赞道:“既然李生有如此高明的生意经,那我当然要成人之美。”

    李半城闻言大喜,“多谢沈弼先生的成全之恩。”

    沈弼拍了拍李半城的肩膀,少有地推心置腹道:“李生,我非常看好你的商业才能,可以说,只要抓住机会,你一定能够达到,甚至超过包裕刚、高弦的成就。”

    李半城脸上的意外之色一闪而过后,连忙进一步放低姿态道:“有了沈弼先生的提携,李某就算再驽钝,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沈弼朗声大笑,“你面对媒体时,可不要这么谦虚,免得被人误会缺乏进取的锐气。”

    惠丰银行内部机制非常稳健,沈弼堪称百分之百地下一任汇丰大班,李半城抱上这个大腿后,当然是越发百般讨好,对其教诲,宛如圣旨般,连连赞同不已。

    就这样,李半城和沈弼相谈甚欢,不经意间又搞定了一笔大买卖。

    ……

    高弦当然不知道沈弼正看李半城越来越顺眼,但他能猜到,自己半道插一杠子,计划为走投无路的和记大班祁德尊提供援助,肯定给这位下一任汇丰大班添堵了。

    可添堵又如何?高弦想要的东西,不可能指望沈弼拿到手里后,再肯定施舍出来给自己!有道是,早一步落袋为安才最稳妥。

    更何况,高弦甩出自己的知名招牌——义气,给和记大班祁德尊提供援助,把鬼佬顶在前面,帮鬼佬斗鬼佬,自己仍然留有闪转腾挪的空间。

    帮鬼佬斗鬼佬,这里面的奥妙太大了。

    惠丰银行当初趁火打劫被香江银行业危机所拖累的华资银行翘楚——恒盛银行的控制权,不关其它英资什么事,自然几乎没有够分量的反弹;而现在,沈弼可是要抢夺祁德尊对和记的控制权,其他英国人总不能还是置身事外地没有兔死狐悲的感觉吧?

    钱,本来就准备砸出去,额外还能看到一场鬼佬内斗的好戏,高弦乐不得。

    于是乎,高弦心平气和地晾着急于求证消息的沈弼,宠辱不惊地休息,恢复旅途的疲劳。

    转过天来,和记与高益双方连夜商讨出来的援助方案,递到了高弦的面前,而高弦从利益收获和风险管控两方面审视了一遍后,便签字认可了。

    这就意味着,和记大班祁德尊可以召开和记董事会,腰杆笔直地面对那些气势汹汹的逼宫者了,他在电话里,也是如此表态的。

    由此直接导致,高弦来到惠丰银行总部开会时,沈弼的脸色非常难看。

    现在不是年末,也不是年中的关键时间节点,沈弼咋咋呼呼张罗的董事会议,其实就是他和高弦唱二人转。

    “高爵士,和记现在可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你就不怕陷进去,脱不开身么?”沈弼阴阳怪气地提醒了一句。

    “做生意就是做人,义气不能丢。祁德尊求到我这里,我不能置之不理啊。”高弦语重心长地说道:“其实,我个人觉得,惠丰银行执意低价收购和记的控制权,容易让香江商界产生一种恐慌情绪。”

    “我这几年去美国的次数比较多,就发现那里的市场有一个很好的景象,即一家公司往往会主动避开和自己客户有直接利益纠葛的领域。”

    高弦的潜台词不难理解,和记可不是随便拿捏的小公司,欠惠丰银行的钱不假,但沈弼也没有必要夺取和记的控制权,这么做有损惠丰银行的形象,容易让其它汇丰银行的客户心生疑虑。

    沈弼被高弦的能言善辩搞得一时之间哑口无言,毕竟他的私心不好摆到明面上。

    这时候,有个职员急匆匆地送过来一份传真,算是给沈弼解了围。

    “和记又要开会了。”沈弼瞄了一眼传真后,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如果祁德尊想要通过出售黄埔船坞换取资金,惠丰银行肯定会投下反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