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荒剑魔在线阅读 - 第623章 绝天情蛊

第623章 绝天情蛊

        “来客,称不上,我只是带着等价的东西来换取我想要的信息,算是个地道的商人吧。”彭烨面色不改,淡漠中平静自若。

        “哦?有点意思。”殿内传来女人的柔声:“继续说下去。”

        “听说唐门的门主生了重病,我呢,略懂一点医术,若是不介意,我兴许能够瞎猫碰上死耗子,侥幸治好你的病也说不定。”彭烨开口。

        “一般人来者不善,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趁其病要其命,你倒好,还想些帮别人治。”里面传来那位女人的声音,“你进来吧。”

        “你们就留步吧。”就在黑袍人要跟随而进时,里面再次发出声音来,叫住了一干人等,“在外面等候,没我的召见,不得进,明白?”

        “是。”

        黑袍人等愕然了下,随即还是点头,没敢违抗其命令。

        看来这个女人并非表面这么简单,彭烨顿了顿旋即也朝着丧彪等吩咐,“你们也在外面等候吧,不得惹事生非,不过硬要有人挑衅什么,也不必忍辱负重,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明白。”丧彪等人齐声喝应。

        而闻着彭烨的话,其他几位斗罗都是不由一怔,其中一人嘀咕:“这个老大做的有点霸气啊,他难道就是这么放纵自己手下的?”

        “这不叫放纵,一生下来谁都是一样的肩上抗一个头。”彭烨平静而淡漠,无形之中散发着一抹王者气息。

        这种错觉,并不是彭烨做了什么,而是某一种让人看见他就不由而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自觉卑微感。

        就好像眼前的人是巨无霸,而自己如同变得与尘埃中一粒尘沙那般渺小……

        哐。

        彭烨没有多停留,直接进了大殿,将门关上。

        殿里紫蓝色光泽围绕四周流溢,并非金碧辉煌,有种古色玄幻的飘渺却又不失一种儒雅之大气。

        主位处。

        此时一位身穿天蓝色锦衣女人坐在那里,翘着腿,锦衣下方开着叉,露出肌肤如雪,淡淡光泽刺眼。

        “国色天香不过眼前之人。”彭烨看着这个唐门门主,喃喃勾起一抹微笑,开口赞许道。

        “第一个敢正眼看着本神却眼里没有任何卑微感的凡人,不错。”女人微微柔笑开口说道,“我很好奇,你要怎么治我呢……”

        女人妩媚多姿,动人心魄,那玉手拿着一根很长的玉簪,不对,准确的来说应该玉簪烟斗,在她周围还有三两天蓝色的灵蝶缓缓飞舞。

        霎时间。

        嗡!

        一道恐怖的神力威压,全面朝着彭烨冲荡过去。

        就连殿外面的众人,都是为之一振,被此威压震退好几步。

        “这是什么力量。”感受着先前的动荡,仿佛错觉,一瞬即逝,丧彪眼神露出惊色。

        “蝶神还是蝶神,身负重伤,还是见她第一次出手,风华绝代、独断万古的风采依旧在。”另外一边的几位斗罗中,有人喃喃惊骇言道。

        殿内。

        彭烨全身被黄白色仙力包裹,这才承受住了前者的威压,略微有些惊讶,眼前这个女人,居然也是在伪神境以上。

        “居然是六道仙人的仙法,你果然不同其他凡人。”瞧见彭烨现在的模样,那女人美眸中露出些许讶异。

        “你眼中的凡人是什么?”彭烨并不喜欢这个女人的态度,开口凝眉,强势问道。

        虽然她很妩媚,很妖娆,也确实很美,但并非谁都会喜欢这身国色天香的皮囊,至少彭烨没兴趣。

        “这个问题问的好,就是没有我厉害的人,都是凡人,嗯哼哼。”说话间,女人咯咯轻笑。

        彭烨一时间懵逼,哑口无言,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回答,自己应该很严肃了啊,而她居然并没有因此动容,奶奶的。

        “怎么?想挑战一下本神?”女人笑着看向彭烨,“我的名字叫唐舞桐,斗罗大陆的人都称我为蝶神,是现任唐门主人,报上你的名字吧,我可不会接受无名小辈的挑战喔。”

        “说说你得了什么病吧,我也不会跟一个病人动手,胜之不武。”彭烨沉凝着与蝶神唐舞桐对视过去。

        “说不上是病,非要说病,不如说它是一种蛊毒,我自己也能医治,只要有紫菱源矿的力量,我就能比它出来。”唐舞桐笑笑说道。

        唰!

        彭烨未动,双指也并未触及其手,而是出现两根红线冲出,圈住唐舞桐皓腕,随后眉头一皱,沉声喃道:“绝天情蛊?是谁,这么毒的吗……”

        绝天情蛊,毒师中最阴鸷的七毒之一,中蛊毒之人,不光自己修为会日渐消溢,还会克死一切有关于中毒者身边的人,所以这毒中又带了个‘情’字。

        这情不单单指爱情,亲情、友情都在其内,甚至不得与人靠近,若是无解,往后余生怕要孤独终老了,否则害人害己。

        “难怪你刚才用威压遏制住了我的行动,是在提醒我吗。”彭烨看着唐舞桐说道。

        “我知道你并非来者不善,作为这里的主人,还是很有必要回个礼的,你说呢。”唐舞桐淡笑道。

        唰!

        彭烨顿了顿,将紫菱源矿从空间戒取出,最终丢了过去,“我彭烨虽然流氓但纯非地痞,不想欠谁人情,这算是还你了。”

        “彭烨么,这个名字不错。”唐舞桐接过紫菱源矿,看向彭烨:“你想清楚了没?紫菱源矿给了我,那你接下来想要问的问题可就没了筹码了哟。”

        “我会再来的。”彭烨转身欲离开,并没有打算继续问,就算现在问了,在没有摸清楚这个女人的底子之前,也不可轻易相信。

        这里是斗罗大陆,不能排除她会下套的可能,自己坑了也就坑了,可这次来的不止他一个,他不能拿他们性命来赌一个‘不确定’。

        所以,他会在斗罗大陆待一段时间看看,先收集一下这个女人的资料,了解清楚再定夺其他。

        “喂,真走了?”唐舞桐美眸望着那少年白发背影。

        “不然呢?”彭烨道。

        “唐门里貌似还有很多空房间。”唐舞桐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有道是漂亮的女人多是妖,就像你说的,我只是个凡人,自然也害怕。”彭烨淡淡开口,依旧缓缓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