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医凌然在线阅读 - 第830章 啥子

第830章 啥子

        “最后,乌龟抬起了腿,露出了***……”

        “我再讲一个,一只熊,他有一天得了乳腺癌……”

        “黔驴技穷里不是有只驴……”

        任麒的声音在手术室的上空回荡着,像是一只讲笑话的幽灵。

        凌然并没有阻止他。他自己是不爱说话聊天,但也不反对其他的外科医生说话聊天,或者放音乐什么的。不停的说笑话的医生固然是有点奇怪,但对凌然来说,都是差不多的。

        本台手术的麻醉是狗麻醉,他也没有阻止,外科医生的事,与我麻醉何干。

        任麒说的口干舌燥,也没有停下来。不停的说笑话固然是有些奇怪,但左医生都已经提点了,他也就只能选择配合了。毕竟,奇葩的外科医生多了,到了凌医生这个位置,喜欢听笑话根本算不得奇葩。事实上,像是凌然这样的医生,就是为了听笑话招两个天津的进修医生过来都不奇怪。

        大不了,把对方的笑话听完了再送走就行了。

        任麒想到这里,心内一紧,不由自主的放慢了些说话的速度。笑话不能讲的太快啊,得向一千零一夜的皇后学习,这样才能在喜欢听笑话的国王跟前长久的活下来。

        “完成了。”

        凌然话音刚落,手术室里齐齐发出了放松的舒气声。

        任麒略略有些奇怪,不禁皱眉思考起来:刚才的手术,有哪里的难度很高吗?

        膝关节镜的手术,他基本没怎么做过,但那是科室分配的原因,并非因为难度有多高。

        任麒心里揣着疑惑,倒是也松了口气,再怎么说,自己在云医参与的第一台手术是顺利结束了,尽管一口气说了二三十分钟的笑话有点累,但是,总算是融入了云医的第一步呢。

        任麒满怀期待的抬起头来,问:“接下来还有手术吗?”

        狗麻醉笑呵呵的看向任麒,笑的就像是柯基的屁股似的。

        两名护士也笑呵呵的看向任麒,笑的时候,都用最好看的侧脸面向凌然,用时30分钟以上的化妆后,每隔女孩子都光采飞扬。

        “几号?”凌然也没有直接回答任麒的话。如果下级医生的愚蠢问题都需要回答的话,上级医生就别做医生了,做学校的老师去好了。

        “3号手术室。”巡回护士迅速的给予回答。

        凌然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任麒还没从这个节奏中回复过来,傻乎乎的站在手术台跟前。

        “之前看着还挺机灵的。”狗麻醉见他动都不动,不由摇摇头,赶紧跑到门口,将脚踩入门边的黑框内,打开了气密门。

        狗麻醉虽然是只麻醉主治,而且是隶属于麻醉科的,但在云医目前的气氛下,他就是被狗咬了,也会爬着先服务凌然的。

        在医院里,被狗咬连病假都请不到的!

        凌然从转身到离开,脚步并没有用停顿。

        他已经逐渐习惯了有人给开门的状态,向狗麻醉放出一个普笑,就向三号手术室走去。

        任麒这才醒悟过来。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快走两步,又向狗麻醉道谢:“实在不好意思,您看我这个傻呼呼的。”

        “傻乎乎的进修医生多了。赶紧的,还指望过去让我踩吗?”狗麻醉也不会给太好的脸色给一个下级医院的医生。尽管从职称上来说,县医院的主治和云医的主治可能是相差仿佛的,但医院诸人是不会这样看的。

        下级医院就是下级医院,下级医院的医生可能更有权力,更舒服,更赚钱,更有社会地位,但在医院这个象牙塔里,技术不行就是不行。

        任麒又道了一声谢,匆匆忙忙的跟上凌然的脚步。

        云医急诊中心的手术走廊短而宽,就和柯基的屁股差不多,一巴掌摸过去就能摸到头的地方。

        但从任麒的目光看去,凌然却距离的如此之远,又如此的令人畏惧。

        “凌医生。”任麒终于是抢在凌然之前,到了3号手术室前面,并踩开了手术室门。

        嗤。

        手术室门开,张安民和规培医生瞿霄濂都已经等在里面了。

        “准备好了?”凌然没有进去,就在门边望了一下。

        “都准备好了。”张安民说完看向旁边的麻醉医生苏嘉福,副主任医师的眼神微显。

        苏嘉福自圆凳站了起来,缓缓点头:“随时可以开始。”

        “开始吧。我去洗手。”凌然接着回头看任麒一眼,问:“开腹的肝切除,做过吗?”

        “我实习的时候跟过一台手术。”任麒连忙回答,又半是套近乎的道:“我也是在咱们云医实习的,当时呆的最久的就是普外科。”

        凌然点点头:“肝内胆管结石,要切除左肝。”

        “哦,是。”任麒略显紧张。

        甭管左肝右肝了,是个肝,对他来说就是极大的刺激了。

        就像是凌然做胃癌切除术的时候,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处理胃肝关系一样。只做过普通的胃切除术的任麒,可没想到来云医的第一天就要切肝了。

        凌然却是不再多讲了。

        肝切除术现在已经是凌治疗组的主力术式了,随着他的名气的增长,他如今在“快问医生”上,已经挂了“肝切除术专家”的头衔,不管是云医来的病人,还是异地自来的病人,又或者是其他医生介绍的病人,凌治疗组每周接受的肝切除病人其实趋向于固定,这项手术,在凌治疗组内,也就趋向于固定了。

        今天的手术,也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所以,有没有任麒的出现,肝切除术都是要做的,这么大的手术,也是不可能考虑进修医生了,给他一个二助的机会,能力则上不能则止,无非如此。

        至于更细节的内容,凌然更是没有必要给他细说。

        凌然默默的洗手,一步一步的,不紧不慢,与其说是洗手,不如说是休息。

        只是到了最后,凌然问:“看得懂磁共振片吗?”

        在旁边洗手洗的无聊的任麒还在背笑话,听的一愣:“会看。我们医院也有台磁共振仪。”

        几千万的仪器,在几年前还是稀缺品,国产化以后,却是普及的很广泛了。

        凌然洗好了手,道:“你一会可以先看磁共振片,然后再上手术,优先看t1轴状面,不用都看完了,速度快一点。”

        他用桶里的毛巾擦擦手,再往手术室去。

        任麒在后面有点呆:啥是t1轴状面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