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龙猿吞天诀在线阅读 - 第九百章 难以走脱

第九百章 难以走脱

        龙猿吞天诀正文第九百章难以走脱没什么光亮的石屋之中,纪凡缓步进入,看了看素雅宫装女子所谓的石门。

        说是石门,其实就是一块沉重的古石,两面都有着凹陷的抠手。

        “轰!”

        确认石门没什么异样,纪凡才将双手探入凹陷之中叫力,艰难抬拉着厚重的石门。

        直到石门被纪凡关上,石屋中已经没有了丝毫光亮。

        寂静的石屋中,素雅宫装女子并没有说话。

        “前辈示意我来此,应该不会无条件帮我吧?”还是纪凡当先开口,他只能猜测素雅宫装女子的位置。

        “你对这幻弭之城知晓吗?”

        素雅宫装女子对纪凡说话,带给他略有深意之感。

        “我只知道这里是星罗海的一处尸6。”纪凡没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在这幻弭之城中,既有真实的存在,也有消弭的虚幻,你的生,应该是真实存在的。”素雅宫装女子小声道。

        “之前在街上,已经有些人好像注视死人一般看我,尤其是那个壮硕大个对我出手之后。”纪凡笑了笑言语道。

        “正如你所料,那个壮汉非常强,他是一个古修大能,看似攻击你没什么威胁,实则即便拳头和腿脚没真正打在你身上,被虚幻平凡所掩盖的威势,也会对你造成致命的损伤,若是我没看错,你应该是一个仙修。”素雅宫装女子话语声很轻,不知是不愿被外人听了去,还是心绪疲惫。

        “难道说我现在已经死了吗?”

        纪凡虽有所猜测,但还是故意表露出紧张。

        “你没死,或许丝毫没受伤,在巴焕成作势攻击你的时候,你似乎用了某种瞳力应对,让别人当了替死鬼,如果没有些把握,你也不会进入这间石屋了对不对?”素雅宫装女子看透了纪凡一样。

        “这里的人,没有化为平凡?”

        纪凡进入石屋之前,确实自认为施展了偷天换日之道。

        “是也不是,这一方古城中,有着活人也有着死人,甚至还有着受了伤的,在幻弭之城时间越长,就越不确定,甚至会否定自己的存在。”素雅宫装女子非但没什么笑意,神色反而非常凝重。

        纪凡大致上能意识到,为什么女子所说越久越迷失,因为这古城中的人,多是不能小觑,小到一个动作,一句话,又或是大打出手都可能要人命。

        看不见难以感受的杀机,才是让人恐惧的。

        所有人明明没有化为平凡,彼此却很难感知到实力,就算出手也是像是没什么威慑一般。

        “死了的人,也可以在这里活着?难怪这里被称为墓葬古城。”纪凡心中暗暗思量道。

        “幻弭之城能出去吗?”

        纪凡没沉默多久,问到了关键之事。

        就像是素雅宫装女子所说,这里确实不是久留之地。

        “幻弭之城是能走出的,但少有人知道出去会怎么样,若是在城中被害死了,出城的一瞬间,恐怕就是飞灰湮灭之时,一些将死无力回天之人,是主动来到这里的,也有些人是为了寻找机缘,进来深入了解之后却再难出去。”宫装女子给了纪凡回应。

        “那个拄着拐杖的老者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有器物,我的器物看似消散了,现下还在我身上吗?”纪凡想要弄清楚的事情可不只是一件。

        “他的拐杖是有器灵的,独立存在于世,并且能抵抗幻弭法则。”宫装女子的说法,让纪凡双眼微眯。

        “又是器灵。”

        纪凡对于器灵的思量,不是从现在开始的。

        之前锄头古宝器灵所提到的蜕源,也说起过器灵,拥有器灵的古宝,才可能脱灵墟界源的束缚。

        纪凡的宝物积累了一些,但他以前知道有器灵的古宝,却是少之又少。

        万绝剑的器灵已经湮灭了,这是纪凡很确定的,链锤的器灵,在一次葬古灾劫之后,就消隐于宝物中,他有种感觉,那就是器灵丫头或许还在。

        其实仔细想想,纪凡多少能理解锄头古宝器灵,以及这素雅宫装女子对器灵的说法。

        拥有灵智的宝物,才可能得到更好的成长,跨过重重的危险,也有人称存在器灵的宝物为活宝,反之则是死宝。

        就如同有灵智的活人,以及没灵智的尸体,有意识的活着,才会有未来。

        纪凡现在想一想,他还是低阶修士实力不强的时候,对于器灵的理解太过片面了。

        以前纪凡更多想的是,人不能做宝物的奴隶,要保持对宝物的控制,防着器灵的反噬。

        “妖兽呢,为什么在这城中没看到妖兽?我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妖兽,眼睁睁看着消散了,是同这座古城的法则有关系吗?”纪凡很担心幻宇蟾,尽管银色蟾蜍作为远古异种,很可能不会受到虚幻与现实的影响。

        “这幻弭之城看不到日月,可却存在着时间的流失,有阴阳之分,每隔九天,古城就会进行阴阳转换,一半的古城进入沉睡,另一半的古城苏醒,你若是想要离开,就得抓紧时间了。”宫装女子对纪凡道。

        “进入沉睡?”

        纪凡对宫装女子的说法介意,若是真的沉睡了,就更难确定在沉睡的期间,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

        在纪凡想来,不只是古城中的其他人,古城的法则,也是需要戒备的。

        “你还没有回答,没有器灵的器物,还在不在我身上,我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妖兽,她也消散了。”纪凡向宫装女子追问。

        “你自己感受不到的古宝,即便在你身上,但若是不能破去这幻弭之城的法则,也很难再出现了,妖兽估计是在阴城之中。”在石屋内,宫装女子同样也看不清楚纪凡。

        “出古城会不会受到阻拦,如果我出去了没死,又有什么说法?”纪凡觉得事情不会简单。

        “我只是听说,有些出去的人,精神与心绪都受到了影响,渐渐迷失自我疯掉了。”宫装女子沉凝道。

        纪凡能听出来,宫装女子似乎有所保留。

        “在这个情况下,就算她说出了实情,我能相信她吗?”纪凡内心暗暗谨慎道。

        不能确定多目魔戒和云月婵的情况下,纪凡轻易不会离开这幻弭之城。

        “你为我提供帮助,不会是无私的吧,我又能帮到你什么呢?”纪凡沉默了一会儿,才再度出声道。

        “你刚进入幻弭之城不久,我需要和你一起离开,一个人心念是软弱的,但两个人却可以彼此支撑,梦想成真你听说过吗?”宫装女子终于道出了心中的期待。

        纪凡咧嘴笑了,他对梦想成真可谓是颇为了解,以前他甚至拥有过一件有着梦想成真威能的玉如意。

        现如今随着纪凡灵魂底蕴越来越强,对道意的感悟加深,再加上瞳力的威能,他在一些情况下,自己也可以做到梦想成真。

        “这个女人不只是看出了我在施展瞳力。”

        纪凡与素雅宫装女子接触时间尚短,在对方有意保留的情况下,他很难确定被宫装女子看破了多少。

        尽管纪凡是看着腰包和幻宇蟾化散消失的,但若是幻宇蟾依旧在身上,宫装女子看没看穿都是个问题。

        一方古城中的形形**之人不少,宫装女子偏偏找上了纪凡一起离开,很难不让他有所怀疑。

        “云月婵说过,她会在我身边,不管这迷幻之城是不是分为阴阳,我也得相信她才对,幻宇蟾本就天赋异禀,她若是没有什么把握,也不会这样说。”纪凡表面上不动声色,暗暗坚定信心银色蟾蜍还在。

        “她所谓的支撑,是让我想着她没死没伤,解决出了古城或许会生的疯疯癫癫?”纪凡默默思量,这番话没有问出来。

        “再不走的话,我怕你就不敢走了,在这里的时间一长,别人不算计你,寿元也是个问题。”宫装女子对纪凡提醒道。

        “你有自己的想法,我进入幻弭之城同样有着目的,我得拿到蜕源的功法。”在这样奇异的地方,纪凡确实不想错过机会,故意表示出了期待。

        “据我所知,想要蜕源,无非就是三条路可以走,一是炼化自己,二是排空自身争取生津蜕变,第三则是占道,不论是哪一种都非常难。”宫装女子给出的答复,不免让纪凡讶异。

        纪凡之前也想了一些蜕源的可能性,但听到宫装女子的说法之后,还是不免思绪翻涌。

        炼化自己和排空自身争取蜕变,说得容易,可真若是做,却极其困难,而且还存在很大的危险。

        至于占道这种说法,甚少出现,但纪凡能有所意识。

        程度差不多的修士之间占道,是靠实力进行剥夺占据,而宫装女子所说的占道,恐怕是占尽头之道。

        如果掌控灵墟界之源的人已经死了,再不会复生,纳入灵墟界之源的修士也算是占道。

        难以想象的宙宇星空,存在源的地方不只是灵墟界,凭实力,像纪凡这样的修士,是很难占据尽头之道的,除非是找到了尽头之道的损落之人,又或是得到了这些损落祖道之人所遗留下来的东西。

        “她若是死了或是有损伤还好说,若是她也还活着,跟这种存在一起出去,我会是她的对手吗?怕是第一时间就会被害。”纪凡已经大致上了解了一些幻弭之城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