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田园生活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章 嗯,喜脉。

第四百八十章 嗯,喜脉。

        程心心的作业,第二天拿到学校去,得到了表扬,她得了一朵大红花,简直开心得要飞了。

        小孩子最喜欢被表扬。

        老师也很意外,她表示喜欢看到小朋友们的脑力开发,不管作业完成得怎么样,开拓了脑力就算是成功的。

        而程心心既开动了脑子,完成得还不错,画面看着还很温馨。

        有时候人们说,画为心声,说明这孩子内心也是很温暖的,这很让人放心。

        放学的时候,程心心可开心了,今天又得了一朵大红花呢。一回去,她就高兴万分的向爸爸妈妈炫耀。

        “爸爸,妈妈,爸爸,我……老师表扬我了,说我昨天的作业画得好。哈哈哈……”程心心大声说着,一高兴,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而她刚说完这些,便又再次惊喜得大叫了几声——爸爸做的小猪佩奇烧烤炉好了!

        粉色的小猪佩奇烧烤炉就挨着厨房边上,比她还高呢!

        程心心已经忘记要跟爸爸说大红花的事情了,惊喜得立即向烧烤炉跑去。

        程赫连忙拉住她:“宝贝,那里是烧火的,不能摸,要烫手的,知道吗?”

        外表是小猪佩奇,但其实还是个烧烤炉啊,是真正用火烤的那种。

        今天水泥干掉后,已经先用火烧着试过了,感觉还不错,不漏烟,烧火的时候,烟都老老实实的从小猪佩奇的两只耳朵里出来,不会呛人。

        而且保密性很好,里面的容积也高,什么烤整只鸡之类的,完全不在话下。现在为了测试烧烤炉的效果,特意还去买了几根排骨烤一下,试试新炉子。

        这种砖砌的烤炉,温度可以自己调整,想要高温就多添点柴,想要低温就少添点材,想烤什么都行,烤鸡鸭、烤面包、烤蛋糕、烤鱼等等。

        程心心离着一米远,仔细的看着这只粉色的小猪佩奇,感觉越看越像,好漂亮啊。

        她忽然转过身,拉着爸爸的衣角。

        程赫蹲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程心心伸长胳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对着他的耳朵说悄悄话:“爸爸,谢谢你啊。”

        唉,就冲这句话,昨天到现在的辛苦,值了啊!

        程赫伸出一根指头,在她鼻尖轻刮了一下,说道:“不客气。”

        白倩看着他俩,便也蹲下来,语气酸酸的说道:“心心,你也跟妈妈说说悄悄话呗。”

        程心心便走过去,也搂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道:“妈妈,我爱你。”

        白倩一把抱起她,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说道:“妈妈也爱你啊,小宝贝。”

        程心心咯咯的笑着,然后才想起来,今天得了大红花,便又大声说道:“妈妈,爸爸,我今天得了大红花,老师说我昨天的作业画得好。”

        白倩说道:“宝贝真棒!程心心是个聪明的孩子!”

        话说,又到了今天做作业的时间了呢。

        每天都有作业啊。

        程赫走上前去,把烧烤炉的门打开,说道:“应该好了吧。”

        今天烤的是排骨,排骨先用各种佐料腌制入味后,再拿进去烤的。端出来的时候,排骨里出来的油还在“嗞嗞”作响,很引人食欲。

        程赫嗅了嗅,说道:“还不错啊!”

        炉子还行,不漏风,火候也比较容易掌握,今天试的第一锅,就烤得还不错。

        排骨烤好了,再在上面撒些葱花,倍儿香。

        虽然还没有到饭点,但是也不妨先吃吃,就当是吃零食吧。程赫使唤程心心:“宝贝,去叫外公来吃烤排骨。”

        又招呼白倩:“小倩,来尝尝,新炉子的首秀。”

        一家人品尝着烤好的排骨,有滋有味的吃着。烧烤首先看的是腌制的佐料,看味道怎么样,是否入味等等。

        其次也看火候,烤得太老了,吃起来柴,火候不够那就不用说了,咬都咬不动。

        当然,这也跟什么样的排骨有关。今天这排骨,可都是私养的肉猪,不是批量养猪场那种吃饲料的。

        白倩吃了一块,赞不绝口:“不错不错,我就说嘛,咱们就应该搞一个这样的烧烤炉。”

        程心心光顾着吃去了,吃得满嘴边都是油,手上也是油。

        程赫吩咐她:“心心,快给外公再拿一个。”

        白启明也跟他们一起啃着排骨,觉得还真挺香的。

        程心心一边吃着,抽空抬头看了一眼,说道:“爸爸,外公在吃呢。”

        意思是说,不用我拿。

        这小家伙。

        白倩吃了几块,就停了下来。

        程赫问她:“怎么不吃了?不好吃啊?”

        白倩摇了摇头,说道:“好吃啊。我就是觉得,光这么吃着,好像有点腻啊,你们不腻吗?”

        她还打了几个嗝。

        程赫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说道:“不腻啊,我觉得还好。”

        他腌排骨的时候,佐料放得比较多,味道比较重,就是想着吃的时候能压住腻味,他这个大厨吃着,都觉得还行。

        更别提程心心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就连白启明吃着,也觉得很不错。

        算了,腻味就不吃了,反正这只是个零嘴,晚饭还有正餐。光吃排骨可能的确会有些腻味。

        晚饭程赫特意炒了个清淡些的蔬菜,去去油腻。不过,白倩倒是对另一盘鱼香肉丝非常感兴趣,因为吃起来有点酸酸辣辣的,几乎一个人吃了半盘。

        吃饱肚子放下碗,白倩看了看自己的腰身,沮丧道:“这才几个月,我就胖成这样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不行,我要准备减肥了。”

        想她刚来时,还坐在轮椅里面,程心心第一次见到她,都吓得要哭。这才过去几个月?她不但身材恢复了,如今似乎还有了要减肥的隐忧。

        白启明还在吃饭,见女儿这时候居然提减肥,连忙阻止她:“小倩,你在说什么傻话!你瘦得这个样子,全身上下有没有几两肉,还提什么减肥!”

        似乎当父亲的,都是这个样子,哪怕女儿120斤,估计都会嫌瘦。

        但女人可不这样想。一百斤的女人也嚷着减肥,九十斤的女人也会说要减肥,甚至八十斤的,估计都会自称自己胖。

        白倩咬着嘴唇看着程赫,说道:“老程,我觉得你天天做的饭不是饭!”

        她再次给程赫改了称呼,不叫“小哥哥”了,改成了老程。

        “不是饭?那是什么?”程赫自在的夹了一块肉放碗里,悠哉的吃着,问她。

        “是猪饲料!你是不是故意想我变成肥猪啊?你肯定是成心的,想让我变丑一点。”白倩一肚子怨气。

        她再低头看看腰身,越看越显肥了。

        程心心听得哈哈大笑,妈妈在吃猪饲料啊!这一笑不要紧,米饭都差点呛住喉咙了,咳了几下才咳出来。

        程赫连忙说道:“心心,你慢点吃,喝点水吧。”

        程心心咳了几下咳出来了,还指着白倩笑嘻嘻地说道:“妈妈要变小猪了。”

        白倩很是孩子气的朝她一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说道:“你快吃吧,妈妈都吃完了,今天妈妈第一。”

        程心心一听,妈妈吃饭第一了?那不行,自己不能落后,立即端着碗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程赫又说她:“慢点啊,别又呛着了。”

        程心心几大口把碗里的饭扒完,腮帮子鼓鼓的,含混不清地说道:“我第二,我第二!爸爸好慢,外公也好慢。”

        嗯,至少后面还有两个人,自己不是最末尾,她颇有成就感。

        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比划了两个“二”,坐在凳子上扭来扭去,很是得意。

        无论什么,她似乎都喜欢争个名次。

        程赫看着她鼓着两个小腮帮子,还在拼命嚼着,不由得说道:“你慢点嚼啊,别吃噎着了,脸上的米粒抹一下。”

        程心心立即用手胡乱抹着,把脸上的米粒抹到嘴里,要不然,鸡要跳起来啄她的脸了。

        白倩看她那样子,吃得满嘴油腻,便说道:“好了,咱们去洗脸去,顺便洗个澡,走。”

        其实,现在院子里头还有光照呢,时间还早。但是早点洗了也好,玩一会儿就可以睡觉了。

        她们先去,程赫还跟老岳父慢慢吃着,他们刚刚都稍微喝了点酒,所以吃得要慢一些。不过,反正也没事,就慢慢吃着呗。

        等他们慢条斯理的吃完,又聊了一会儿闲天,收拾了碗筷,便各自去准备休息去。

        白倩和程心心都休息了,他们两个大男人自然就没有出去再遛弯的兴趣,各自休息吧,或者看会儿电视也好。

        似乎一到桃花村来,自动就养成了日落而息的习惯。白启明年纪已高,似乎更享受这样的作息时间。

        程赫洗完澡进了卧室,发现白倩已经昏然欲睡,而程心心躺在床上还非常清醒,拉着她要讲故事。

        这两天,晚上白倩都睡得特别早,今天也是的,这才几点?

        程赫看着一脸瞌睡的她,说道:“这么早就要睡了?不看会儿电视?”

        白倩极勉强的睁一睁眼皮,说道:“好困啊,就像吃了瞌睡药一样。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在饭里给我下药了?你有什么企图?”

        程赫坐上了床,用遥控开了电视,然后拿起白倩的胳膊,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看你是不是病了?来,待老夫替你把把脉。”

        半开玩笑的样子,他装作去捏她的脉搏。其实,他还真是担心她身体有些什么问题,想给她渡点气。到底以前得过大病,虽然已经好了几个月了,但是仔细一些为好。

        就是医院,也还要讲究一个复诊呢。

        白倩看他装模作样的捏着自己的脉搏,“噗”的一笑,问道:“老神医,那你看看,我得了什么病啊?”

        程赫在自己没有胡子的下巴上抚了几下,装模作样的思索着,咳了一声,然后说道:“嗯,喜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