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田园生活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检测的问题

第三百七十五章 检测的问题

        由于还没有真正到省城区,所以开车相对还节约了一些时间。也没有经过太多红绿灯耗时,而郊区车辆相对也不多。

        程赫直接把车开到了公司门口,经常和他联系的小跟单很快就出来接他了。

        跟单员是个实习生,小女孩,名叫谢云芳。

        今年开年来,一直与程赫联系着。包括前几次,苏有月还在公司上班的时候,过来检测数据等等,都是她参与的记录。

        “程老板,您这么早就来了啊?一路辛苦了,从桃花村过来可不近呢。您先歇会儿吧,想喝茶还是咖啡?”谢云芳接待得十分尽力,微笑服务。

        哪怕只是实习,她也知道苏兰籽的厉害性。

        去年苏兰在英国杂志上发表的时候,她还在学校上课。对于国内有了一项这么惊人的发现,她自然也是高兴的。

        含有多种微量元素的神奇花籽啊,如果研究得更深入,一定能研制出更多对人有好处的药来。

        很幸运的,她实习居然来到了这间公司,发现这间就是跟苏兰发现人签下唯一销售的独家。

        公司很大,一定能将苏兰籽的最大用处给研发出来,她是这么想的。所以,她对程赫热情也是来自于真诚,并非客气。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程赫居然这么年轻。这么年轻就能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金贵物资,以后拥有的财富会难以估量。

        如果是别的姑娘,说不定这时候都要想办法打听一下,这位年轻的未来富豪结婚没有,有女朋友没,介不介意多一个女朋友什么的。

        但是谢云芳倒是没有这样。

        程赫摆摆手,说道:“不喝茶也不喝咖啡,你让他们快点推测称重结算吧,我们家离得可不远,还要赶着回去呢。”

        这倒不是客套话,他真的想快点回家,哦,回家之前先帮程心心买一个草莓蛋糕,冰淇淋就算了,带回去都化成水了。

        要不,买一个冰淇淋机回去?

        这个想法不错。

        所以,他都忍不住一开始就催了。

        谢云芳微微一笑,说道:“那程先生,您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通知他们来。”

        其实也不用去哪里,内线打电话通知就可以了。

        都是早就说好的事情,那边也很快来了一些人,都戴着眼镜,像是研究人员。

        一个五十多岁的研究人员看了程赫一眼,然后问跟单员:“就是这两袋子吗?”

        “对,是的。”谢云芳连忙回答。

        老实说,这位研究人员一脸严肃,极有派头,似乎无形中能给人一种威压一般。当然,这种威压是指上级对下级的那种威压。

        谢云芳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能接触到苏兰花籽,已经算是很幸运了。

        研究人员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比她顶头领导的职位都不知道高出多少,加上态度又非常严肃,所以,她很是紧张。

        紧张之后,不免又想,他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对咱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这么大的威势,至于嘛!

        但小实习生的脸上,可不敢显示出来。

        研究人员问清了自己的问题,得到了回答,便指挥身后的几个人:“把这两袋抬进去。”

        程赫连忙跟上去。

        有个小伙子把他一拦:“先生,你就在外面等着吧。公司重地,闲人免进。请见谅。”

        程赫连忙抓起自己的袋子:“我不进去也行,那就在这里验不行吗?还是不用验?那你们得先给我开个单子啊。”

        开什么玩笑,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他们随便说抬走就抬走?还不让自己跟去看着?到时候来个狸猫换太子怎么办?

        这两袋,可是一千多万的东西啊。

        程赫再淡然,但这事可不会大意。哪怕对方是大公司,那又怎么样?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大意,到时候要跟这种大公司打上无尽的官司。

        什么事情还是白纸黑字说清楚好一些。

        要么就在这里检测,要么不检测了,直接给他先开个收条。收条开好后他就去拿钱,他们自己想在哪里验就在哪里验。

        研究人员又看了程赫一眼,似乎有些不高兴,继续用他那极具威压的神情说道:“先生,你开什么玩笑?这里又没有仪器,这么贵价的东西,我们不可能凭肉眼就能检测的。”

        程赫顿时说道:“那你们把仪器抬过来验吧。”

        开什么玩笑,想用威势吓唬他!

        当他是弱小可欺的小实习生?

        研究人员显然没有想到,程赫这个年轻人倒是有几分胆量。

        华佳生物公司不小,一向高高在上惯了。一般来说,与公司达成合同的供应商,没有哪个不是求着他们的,对公司的要求无一不遵,从来不敢说半个“不”字。

        没办法,下游对上游就是这样,态度越强硬,压榨出来的好处越多。

        但是这个年轻人似乎不吃这一套。

        研究人员眼珠一转,说道:“不可能的,仪器太大了,怎么可能抬过来?!我们的仪器都是几吨重的那种,自从买来就固定在那里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抬仪器的。”

        程赫想起了苏有月以前曾用一个不太大的仪器,监测了苏兰整整四个多月。现在怎么说没有小仪器了?

        他开始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苏兰籽是他的,价格这么贵,现在他不免产生了怀疑,难道别人想黑了他这两袋子?

        虽然感觉有点说不过去,毕竟原先他们还付过自己几千万的定金,这一千多万,照理说是不放在眼里的,要不然,先前就不会跟自己签合同了。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这么想了。

        再加上苏有月的离职,还说过让他小心一些的。

        心里这么想着,这两袋子东西,他越发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的视线了。

        他对研究人员说道:“以前不是可以用小一些的仪器检测吗?这个你可唬不住我,我见过小仪器的。”

        研究人员重新审视了一下程赫,质问道:“你怎么回事?是想撕毁合同、不交易了吗?你知道违背合同是什么后果吗?你得赔多少违约金你想过没?”

        他继续想用他的威势来镇压。

        这样一来,程赫更是证实了他心里的想法,这些人真的有点在乱来。

        实在没有想到,对方现在居然开始刁难自己了。

        他们有什么理由这么做呢?当初去年,可是他们死皮赖脸的求着自己的啊!当初如果不是苏有月跑来做说客,天天跑去跟他说,他还真不一定选这间公司。

        而现在,他们不但让苏有月离职了,还处处这样刁难自己。

        好生奇怪!

        程赫想不通里面的原因,也懒得去想了,他直接说道:“我不废话那么多,你们要么当着我的面检测,要么让我跟进去,要么不检测了,直接给我开一个收据,不要搞那么多事情。”

        “嗬,还纠缠上了!那么了不起的,那你把东西拖回去吧,我们在门口不能验收,只能在化验室。但化验室肯定不能让外人进去的。”研究人员非常强硬。

        程赫扬了扬眉,这家伙说让自己拖回去?他疯了吗?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小实习生直接看傻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这两天,她跑研究部门还是跑得挺勤的,因为她负责的工作也不多,这件事情自然想做好一点。

        她一直觉得这事情应该挺顺利的,程先生来交货,公司验收没问题了,就付款收货,接下来就可以顺利的研发了。运气好的话,可能几个月内,就会有好消息舒心出来。

        没想到货才在门口,就给卡住了。

        她这个小跟单员,出师不利啊。

        她面带微笑,试图着劝程赫:“先生,我们检测部门只是正常程序检测一下,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您就放心吧,其实也不一定用得着亲自跟去。要不您就在这里坐一会儿,歇一下……”

        程赫看了她一眼,没把她当回事,又对着研究人员说道:“好,你说的,我拖回去了,但是我不会再拖过来了,你们想要的话,自己派车去吧。”

        研究人员冷笑着回答:“你可想清楚了,要走就走,我们公司可还从来没有亲自派车,去哪个供应商那里取货的!”

        程赫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说道:“你这人真是病得不轻!”

        然后问小实习生:“他真的是研究部门的人?他真的是负责检测的?”

        要不然的话,他一个小小的验收人员,凭什么敢这么拒收公司签订的货品?这间公司跟自己签下那么大额的合同,自然后期有大量的开发计划。

        他一个小小的验收人员,敢阻止整间公司的开发?

        小实习生都快被这场面吓死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他……他是的……”

        但他昨天之前,还没有这么难说话的。

        这是闹的哪一出?

        程赫又说道:“既然是这样,小谢,你帮我开一个条子吧,证明我拖着苏兰籽来过了,是他拒收,不是我不履行合同义务。”

        谢云芳被吓坏了,半天才“啊”了一声,她一个小实习生,敢开这样的条子?她有什么权限这么做?

        “对不起,程先生……我……”谢云芳又结巴了。

        她的感觉,似乎今天的矛盾有点莫名其妙。公司是有小型检测仪器的……而且既然是已签约的合作供应商,态度也不必这么强硬吧?

        而且,以她的见识来看,苏兰籽这么稀有,人家送上了门,没有往外推的道理啊!

        她弱兮兮的提了个建议:“要不……抽几粒进去检测?”

        其实,程赫早就想到了抽样检测这个办法,但是他没有自己先说出来。又不是自己的问题,对方凭什么这种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