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田园生活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被一只鸟鄙视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 被一只鸟鄙视了

        程心心得了这只鸟后,显然比先前玩得更愉快了。

        那只奶萌的熊猫似乎觉得受了冷落,在她身边拱来拱去,蹭来蹭去,逗得小丫头格格格的大声笑。

        鹦鹉鸟也跟着学她格格格的大声笑。

        当然,哪怕即使有九成像,对于程赫来说,还是很容易辨认的。哪是女儿的笑声,哪是鹦鹉鸟的模仿声。

        但是他想,如果不是像自己这么了解女儿的,别人听到了,会不会错认成她呢?

        有点意思啊!

        程心心手头有了乐子,玩得很开心,程赫看着也开心。

        他小时候对于鹦鹉的遗憾,看来是补偿到女儿身上了。

        等快到中午时,程赫开始埋锅造饭,他自然是带了锅的。今天没有什么行程安排,一切都是为了吃和玩。

        吃过饭后,程赫拿出了一个网格吊床,这是今天睡午觉的东西。操作也很简单,把两端分别系在两棵树上就行了。

        系好后,他坐上去试了试力道,看看绑得结不结实,发现没问题,然后一招手,说道:“心心,来,睡个午觉!”

        幼儿园都有睡午觉的规矩,这个习惯可不能给她破坏了,要不然,去学校还要再重新习惯。

        程心心不情不愿,扁着嘴说道:“爸爸,我还想玩一会儿。”

        “睡一觉起来再玩吧。你看,团团和彩彩都没有走,它们就在你旁边玩呢。等你睡一觉后,再和它们玩,好不好?”

        “……不好。”

        “来来,爸爸给你讲个故事。”

        “好吧,我要听丑小鸭。”

        有故事就可以吸引她过去。

        春天的山林里,凉风阵阵,玩的时候不觉得,但是躺着睡觉就会有点冷。

        程赫也做了准备工作的,带了个薄点的毛毯盖了盖。他甚至还带了枕头来。

        微风吹着,树叶很厚,太阳也照不下来,不会刺眼,而且还盖着毛毯睡觉,很是舒服。再加上,吊床很软,轻轻的晃动着,就像是婴儿床一样。

        程心心躺在爸爸边上,拿他的胳膊当枕头,乖乖等听故事。

        程赫便开始讲着,声音很轻,一边讲,一边轻晃着吊床。这吊床其实就是绳子编织成的网格而已,一晃就轻轻动着。

        程心心很快就睡着了。

        就连程赫自己,本来只打算休息一会儿的,但是也睡着了。

        主要是这里的环境真的是太好了,身处大自然,空气幽静,没人打扰,耳边是树叶的沙沙声,吊床又轻轻晃动着,人真的很容易困倦。

        嗯,睡会儿也好,反正今天出来就没有什么目的,就是为了玩的,睡一觉再说吧。

        不知过了多久,程赫迷迷糊糊被一阵鸟鸣声吵醒。

        正常来说,他的睡眠质量还可以,一般的声音也吵不醒他,除非是不正常的声音。

        可是清脆的鸟鸣声居然能吵醒他,那说明数量和声音真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程赫懒懒的睁开眼睛,顿时被吓了一跳,他这附近几乎成了鸟的世界!

        小莲山突然来了这么多鸟吗?

        各种各样、形状各异,有好看的,有丑的,有大有小,各种栖息在附近的枝头,叽叽喳喳的叫着,基本上都是叫不出名字的种类,一派热闹的景象。

        当然,比起上次的万鸟栖息潮,自然是比不上的,但是这次是很集中啊,都以他们为圆心,向四周分布开来。

        程赫怕惊动了这些鸟儿,所以继续躺着,没有起来。

        这些鸟儿八成是程心心吸引来的,如果不是,程赫也不知道还能有别的什么原因。

        看着程心心熟睡的面庞,均匀的呼吸声,他不由得轻轻在她背上拍了拍,希望她不被这些鸟叫声吵醒。

        他们那里有一些老话,说孩子睡觉了,就是在长身体,他希望她身体结结实实的。

        不过,孩子的睡眠果然是比大人的深,这里这么吵,程心心依然没有醒。

        程赫一边轻轻拍着她,一边轻晃着吊床,继续摇她。

        闲着没事干,他干脆仔细欣赏一下这些鸟。

        其实鸟类跟人类不一样,看着全身带彩的妖艳鸟类,那基本都是雄性,雌性一般长得灰不溜秋,不善打扮。

        比如会开屏的孔雀,那一定是雄性的。雌孔雀长得非常丑,比家鸡大一些而已。

        但人类却恰恰相反,男人几乎一年到头都是T恤、衬衣、牛仔裤、西裤,一个发型基本持续几年,用大宝护肤的都算是讲究的男人;

        而女人一年四季要换新款式、包包要买各种品牌、还不喜欢撞衫、还要配备各种化妆品,一两个月不去换发型,都觉得自己要过时了;工作有工作装,休闲要休闲装,宴会还要礼服,随时随地都要美美的。

        再看着这些叽叽喳喳的鸟儿,程赫忍不住笑了笑。

        大自然真是很奇妙。

        看来江予桐把小莲山走自然路线,还真是对了!

        这些各种鸟类,可不就来了吗?身处在这样的和谐自然环境中,还真让人觉得有些舒服。

        估计以后只要程心心常来,这些鸟类会越来越多。

        不远处,程赫看到了啾啾。

        那家伙今天被带出门后,来到了小莲山,东转西转就上了天去。

        反正程心心那时只顾着跟大熊猫玩,都顾不上它,它干脆玩自己的去。

        而现在,那家伙不知道上哪儿遛了一圈,带回来一些别处的鸟类。这些陌生的鸟类正在不远处一个小水潭边嬉戏着。

        说真的,啾啾的颜值不错,全身洁白,很容易冒充成天鹅。再加上飞得又高,叫声又响亮,是很能吸引一些鸟儿的。

        想了一想,程赫觉得自己也能做点什么。

        他悄悄召出了蛰伏在他体内的小金龙。小金龙感受到他的心意,缓缓腾空,渐渐变大,然后猛然间一大口金色的气息喷了出来,落在了附近这方天地。

        这里的树木和鸟类们全都受到了金色龙息的照拂,将龙息给吸收了去。

        金龙缩小后,又归隐在了程赫的体内。

        程赫这次没有被掏空,但也感觉到有些虚了。不过没有关系,小莲山正是深山,能量很充沛,他只要再歇一会儿,就能恢复过来。

        而那些得到金色龙息的鸟类,知道这里有好处可沾,怕是再也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它们将会在这里栖息繁衍,生存下去。

        而吸收了金色龙息的鸟儿,生存能力至少比以前更强了,也不那么容易死。

        只要这里的自然野生动物越来越多,说不定还真正能做到像江予桐设想的那样,成为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生存的美妙环境。

        看来以后要常来了啊。

        程心心一觉睡醒,看到这么多鸟类,也很是新奇,一连声的大叫:“爸爸你看,爸爸你看,好多好多……”

        程赫躺在吊床上,说道:“嗯,对,不少,宝贝,你数一下呗,看看能数到多少?”

        他可不会告诉她,这些可能都是她吸引过来的。

        程心心伸出右手,小食指乱点着:“一,二,三,四,五,六……爸爸,我数不清了,太多了,它们老是动来动去的……”

        程赫哈哈大笑。

        孩子还真数啊!这么多,又都在动,怎么可能数得清!

        趁着这时候还小,还能多骗骗她,再大些就骗不了喽。

        那只刚刚飞到远处的鹦鹉,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嘴里也跟着:“一,二,三,四,五,六……一,二,三,四,五,六……”

        估计后面的话太复杂,它没有学会,反复只说前面的。

        程心心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大声说道:“彩彩,我教你数数吧,来……”

        她只要伸出手,那只鹦鹉就跳到了她的胳膊上。

        此时她还穿着外套,歇在胳膊上不会抓伤她。

        “彩彩,我教你数数吧,来……”照例先来一发复读。

        程心心嘿嘿大笑,觉得太可乐了。这鹦鹉好傻啊,别人在叫它都不知道,还学别人说话。

        鹦鹉也跟着嘿嘿大笑。

        当然,笑只是声音,那并不一定就是它的心情。

        “开始了,一……”程心心说道。

        “开始了,一……”

        “二……”

        “二……”

        “三……”

        “三……”

        程心心有模有样的教着,鹦鹉也有模有样的学着。不过,也不知道它究竟懂不懂。

        程赫想到鹦鹉的伴侣问题,便问它:“喂,你的伙伴呢?”

        鹦鹉看了他一眼,没理他。

        程心心跟着爸爸问了一遍:“你的伙伴呢?”

        鹦鹉也张嘴来一遍:“你的伙伴呢?”

        大概觉得学说话很好玩,它自己还像复读机似的“你的伙伴呢?”“你的伙伴呢?”又说了好几遍。

        然后,又嘿嘿嘿的大笑了几声,完全是程心心先前的笑法。

        笑完后,又开始“一,二,三,四,五,六……一,二,三,四,五,六……”的循环播放。

        看来它的记忆还行。

        程心心被逗得笑得直不起腰来,大声说道:“傻瓜,只知道学我。”

        鹦鹉也跟着“笑”得直不起腰来,东倒西歪的,说道:“傻瓜,只知道学我。”

        是的,现在它不但学会了模仿声音,还学会了模仿动作,简直要成精。

        程赫一脸无奈,他被一只鸟嫌弃了啊!

        刚刚他问它的话,这东西不回答也就算了,连学也不学。它似乎只学程心心的话!

        还是它听不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