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田园生活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 相亲事件

第一百五十章 相亲事件

        程赫抱着程心心,一路慢悠悠地走到了程实家,大黄狗屁颠颠地跟着。

        不要它帮着孵蛋了,它不再排斥小主人。

        到了程实家,一家子都在,看样子也是吃过了晚饭。

        程实父母热情的招呼程赫快进来,又问他吃了没有。

        程赫跟他们打着招呼走进去,看到桌上碗筷还没有来得及收,上面是四副碗筷,便问道:“哟,来客人了?”

        程实妈回过头,白了她儿子一眼,说道:“还不就是那个不争气的!”

        “妈,我……”程实一副受尽冤屈的样子,急于想解释。

        “你你你……你什么你!看到你就来气!高不成低不就的,你到底想怎么样?跟你说,年前你一定要把婚结了!”程实妈打断了他的话头,并高声压住了他。

        程实不想跟老妈吵,低下头闭嘴不言,但神情可以看出,他并不想妥协。

        程赫笑问道:“怎么了?”

        程实妈转过脸来,看着程赫,突然想到什么,便对他说道:“对对,我跟你说也好,你懂事些,帮我劝劝我们家老实。”

        程赫笑问道:“老实很好啊,人又勤快,又不闯祸,还劝什么?”

        程实妈露出个“一言难尽”的表情,一瞥眼看到乱糟糟的桌子,刚刚正准备收拾的。

        便嚷程实爸:“唉呀,你去把桌子先收了吧,儿子的事情你也不管,什么心都要我来操……”

        “行行行,我去洗碗洗碗,行了吧?”程实爸似乎怕这话头要说到天亮,赶紧打断,并起身去收拾桌子。

        程实妈让程赫坐下,又拿出一个果子安抚程心心,便开始向程赫倾诉。

        原来,上半年的时候,程实想过几个亲,但都因为双方各种原因,反正都没有成。

        尤其是其中一个,还是本村一个辈分很高的姑婆做的媒,是另外一个村的姑娘家。

        姑婆做媒,在程实妈看来,这自然是看在自家人亲戚的份上,所以也格外重视。

        结果程实还是搞黄了。

        这就是程实妈一提起相亲,就对儿子气得咬牙切齿的原因。

        当然,她也知道,怪自家没本事,没条件,被人家姑娘家选来选去,就没有一个选中的。

        现在女孩子少,很多不怎么样的姑娘家,都能说很好家庭的婆家。像他们这样的,唉,很难。

        尤其是她再听说,谁谁家讨了媳妇,是哪个村里的二婚,还带着个孩子;谁谁家讨的媳妇,脑子有点问题,小的时候发烧烧坏了的。

        那些人都说,管他的,能生孩子传宗接代就行。

        一来二去,让她很是担心。眼看儿子年龄再越拖越大,愁得她没办法。自家的条件,也不比别人强多少啊!

        偏偏儿子还挑肥拣瘦,还嫌人家对方姑娘长得胖,脸上有痣,这个不省心的!

        长得胖怎么了?那不比二婚的强?那不比烧坏脑子的强?这还是自家姑婆做的媒呢!

        这一年来,没少嚷嚷程实。

        不过嘛,自从竹编生意好了以后,嚷嚷程实的次数明显少了,也计划着过年时再给他相几个。

        不管怎么说,让这不省心的今年一定要把婚给结了。

        偏偏今天,姑婆又上门了,说是年头的时候,程实家给女方家里送过礼,现在人家姑娘来还礼来了。

        这又是送礼又是还礼的,本来黄了的亲事,算是又续起来了。

        程实家给女方送礼的事情,那还是上半年,程实妈自己办的,并不是程实送过去的。

        她本来还抱有希望,把礼仪讲得很周全,结果后来程实告诉她,他和那姑娘已经说清楚了,以后互相不用再来往,这事就这么算了。

        当时她把程实骂几天后,也只能这样了。

        谁知过了这大半年,对方又请媒人来活动了。

        “妈,这还不明显吗?那姑娘原来看不上我们家,现在看咱们竹编能赚钱,这才改变心意的。”程实坐在一旁,忍不住终于插了一句。

        “我知道!你妈又不瞎。”程实妈回过头又吼他。

        吼完,又叹了一口气:“老实啊,你妈催你结婚,你老是觉得你妈在害你似的。你妈为什么催你?没去催别人张三李四啊?不是我儿子,我还懒得操心呢。”

        家里条件不好,还不趁着年轻说上媳妇,等真到了三十多,那不就打光棍了吗?

        别人像他这么大,孩子都打酱油了!

        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怕儿子娶不上媳妇,将来断了香火。

        她絮叨地说道:“人家女孩子家的,哪有不挑家庭条件的?现在趁着竹编生意好,人家愿意嫁过来,就赶紧娶了。你说万一……”

        竹编生意几十年来无人问津,现在是托着程赫的福,家家能接到生意做。

        可谁知道什么时候,要是竹编又没有人要了呢?

        她生怕竹编产业会再回到原先的光景,无人问津。

        这时候端架子容易,但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程实妈在未雨绸缪。

        再说了,又是村里姑婆亲自过来的。人家给脸,不得接着?

        程赫一边听着,也说不上话,只得跟着笑笑。

        说实话,相亲这种事情,哪有他说话的份?

        程实生怕他被老妈给说动了,赶紧跟他说道:“黑子,我跟你说,你是没见到那姑娘。咱们班上那个叫王芬的,你还记得不?比她还胖,脸上还有四个痦子!”

        “行了行了,人家都长得丑,就你长得好,那你自己给我讨个媳妇回来啊!”程实妈又白眼他。

        程实爸洗了碗出来,小声嘀咕道:“还没说完!”

        这下可好,把程实妈彻底惹毛了,指着他道:“就还没说完,怎么了!你一个甩手掌柜,什么心都不操,老娘给你们一家老小操碎了心,还得不着一个好!跟你说,你儿子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

        说完一甩手,走出院子去。

        程实爸呆住,随口嘀咕一句,没想到就捅了蜂窝。只好暗示儿子,去哄哄他老娘。

        程实无可奈何,只得起身走出去。

        程实爸问程赫:“黑子,你们吃饭了没?没吃我让老实他妈再给你们弄一点。”

        “嗬嗬,吃过了,叔。”程赫回答。

        这都是没话找话化解尴尬,明明刚刚问过了的。

        程实爸的本意,是不想让程实妈老在那里絮叨这些家长里短,怕别人听着烦,想让她说点别的,所以就那么嘀咕了一句。

        没想到话没说好,直接把程实妈给气出去了。

        其实对儿子的婚事,他没有程实妈那么担心。

        程赫听着,虽然没有多发表,内心也知道原因,只要家里有钱了,大把大把的钱那种,程实妈才可以把心放回肚子。

        但是竹编是源远流长的事情,不可能一夜暴富的。所以她还是担心。

        程赫想到了自己的来意。

        他想问问程实爸的意见,对建设村里的意见。

        如果这事办得好,应该能消除程实妈*的担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