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田园生活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成交

第五十章 成交

        刘金都在门里喊了两声,见程赫没有回头,也就算了。因为据刚刚褚教授的说法,这人参好像不怎么地。

        既然是这样,给五十二万的高价,对方还不答应,那就算了吧。

        人心不足蛇吞象。

        可是他刚一回头,就听见儿子在问褚教授:“您看,刚才那人参,究竟怎么样?”

        褚教授抿了一口茶,说道:“要让我说真话,上品!野生百年人参无疑!”

        刘金都一愣,什么真话假话?什么上品下品?他连忙问儿子。

        褚教授一脸古板,说道:“进来之前,小刘先生跟我说过,无论这人参有多好,只能找毛病,只能说不好,要不然对方会坐地起价。也是羞愧啊,我什么毛病都没找着,还瞎说了个颜色不行。”

        一句话,这褚教授是刘金都儿子找来的托。

        他为了打消卖家的气势,不敢开高价,故意找个专家的来发话,判定对方的货物不行。

        反正嘛,商场里这样的谈判也不是没有,各种心理战。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程赫丝毫没有被他们震慑住,反而说走就走。

        刘金都明白了,自己是要走宝了。他不甘心地问道:“那人参真的很好?”

        褚教授点头:“真的很好,哪怕百万买到,收藏个几年,价值肯定能翻倍。这是天然正宗野生的人参,不经过任何人工干预的,属于上品。最难得的是,它还是新鲜的,可操作空间非常大。”

        刘金都哪想到这一出,顿时捶胸顿足,指着儿子骂道:“你看你干的好事!”

        然后一摆衣袖,推门而出,想要去追回程赫。

        但是门外哪还有程赫的影子?

        门里,刘金都的儿子埋怨教授:“那您怎么不给我打个眼色呢?您看这闹得!我爸是要买着给我爷爷做寿礼的!到时候人参要是拿出来,在宾客面前多长脸啊!”

        褚教授也不高兴了:“我怎么没打过眼色!你爸爸不看过来啊!再明显了别人卖家也不是傻子。我说你们这一家子人也真是的,交易没成功,倒赖在我身上了。算了算了,这顿饭我也不吃了,你先把劳务费给结了吧。”

        褚教授拿了劳务费,也是一脸不高兴地走了。

        服务员终于上了菜,但包间只剩下刘金都的儿子一个人。

        程赫莫名被那个什么生物研制有限公司拉进了另一个包间。

        那人姓苏,名有月,自嘲和苏有朋同年,只是比他小一个月。小了一个月,人生八字命格就差得远了。

        他也没有多废话,说刚刚路过这家茶餐厅时,碰到了正出去的胡一峰,因为药材上面的买卖来往,两个人倒也说得上话。

        于是稍微打听了一番,就听到他介绍了朋友在这里买人参。

        胡一峰说,人参他看了,上等货,成交价格应该在一百万到三百万之间。老刘口口声声地说过,价格不是问题,交易应该跑不了。

        两个人在门口没有聊多久,胡一峰就走了。

        但这个苏有月心里就开始痒,百年野生人参,还是新鲜的,对他来说,这太难得了。于是他就厚着脸皮,偷偷在门口听一下。

        听到后面刘金都开口五十万,后面又加两万,他就知道,这交易准完不成,当时他还挺激动的。

        等程赫一出来,他直接将他拉进了另一个包间——他也想买这株人参。

        价格就按程赫说的,一百万。不二话。

        据苏有月所说,他们这个生物制剂科研公司,是一家制药公司的附属科研公司,专门负责各类稀有生物的提炼跟研发,制作高端营养品之类。

        新鲜野生人参,可遇不可求,他当然是不能错过的。

        这人彬彬有礼,很是客气,跟程赫说话倒是进退有据,并不拿架子压人。说起人参的各种来,头头是道,是真正这方面懂行的人。

        而且他还跟程赫说,以后除了人参,但凡还有别的好东西,千万第一时间联系他。珍稀生物现在越来越少,他们的采购来源也是越来越小。

        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实诚的、第一手货源,那还不得拉紧了!

        程赫跟他聊得不错,点了头,同意了交易。

        合作很痛快,苏有月采用的是电子付款,程赫很快就收到了银行到帐的短信,核对信息后无误。

        就着包间把中饭吃了,程赫抱着孩子告辞,苏有月也客客气气的说下次再聚,有什么好药材了,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他。

        程赫走出茶餐厅。

        今天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本来还预计着,要是跟刘金都的交易完不成,接下来就要去药监局办一下认证的。

        哪知道猜中一半,没猜中另一半。后面直接来个人,把他的人参给买了。

        手里有了钱,程赫打算下一步,是把房子弄一下。虽然女儿不介意住破房子,但是他有义务给女儿更好的生活。

        刘金都在四周晃荡了几圈,各条路上去找程赫,都没有找见他。骄阳似火,他满头是汗,心急如焚,见程赫悠哉地从茶餐厅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是啊,刚刚怎么没有想到,这小子并没有走呢!果然是人一着急,脑子就不好使。

        他上前一步,急切地问道:“人参呢?咱们现在就交易,我不二话。行了吧?来来来,快快快……”

        程赫笑笑,晃着空荡荡的竹筐:“人参啊?刚刚卖啦!”

        刘金都不信,这才多大一会儿?扒过他的竹筐一看,果然,都空了。

        唉,走宝了啊!刘金都突然觉得心脏好痛,一会儿是不是要去医院看看。

        ……

        南山高中。

        下课铃响后,温雪走出教室,快步向门卫室跑去。老师告诉她,有人给她带了东西,放在了门卫室。

        会是谁呢?她想不通。爸妈不在家,爷爷太老,弟弟太小,他们都来不了啊。

        但是有东西可收的感觉,让她的心情变得很有些激动。

        因为,这代表被人记挂着。

        还离着老远,门卫大爷看见了她,关爱地说道:“慢点跑,别摔跤了。来,拿着。你爷爷给你做的,托人带过来。”

        温雪接过来问道:“大爷,是谁送来的呀?”

        门卫大爷抠着脑瓜想了想,说道:“糟了,我给忘记了,叫什么来着?你瞧我这脑袋!”

        温雪神色一黯。

        门卫大爷又一拍脑瓜,说道:“想起来了,他抱着个孩子,是个女孩,水灵灵的。”

        抱着个孩子?温雪一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