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光头武僧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九章 禁忌的定义(一更!)

第九百三十九章 禁忌的定义(一更!)

        “你不是纯粹的毁灭者……”

        安东尼瑞-达根看着易秋,他的目光中有某种神力在流溢着。

        他看到那犹如星辰般灿烂的圣光,也看到了死亡与哀嚎的黑暗!

        祝福亦或诅咒,都萦绕在这个独特的生命之外!

        他是不可干涉的,是无法操控的,以某种冰冷的方式诠释着生命独立的美!

        “毁灭亦或救赎……这是一种选择……”

        “死亡亦或生存……这是一个问题……”

        “立体两面的存在,应当被赋予更为深刻的烙印……”

        安东尼瑞-达根陷入了某种沉思,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颇为罕见的事情。

        “让我想一想……”

        安东尼瑞-达根皱着眉头看着易秋说道,他的脸上满是思索的神色。

        易秋看了看他,最终决定仍由他去冥思。

        对于易秋而言,安东尼瑞-达根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罢了。

        他所给予的传奇称号,也对他毫无吸引力。

        在确定其不会对他的行为造成干扰之后,易秋开始继续进行他之前的动作:

        他开始对这个物质界的命运进行抉择。

        当命运之河在易秋面前指引出属于这个位面的道路之后,易秋的心下有了计量。

        也许会存在试图以一几之力度化地狱之土的存在,但他并不会被冠以“易秋”的名讳。

        易秋从来不是多么纯粹的救赎者,尽管他有的时候确实会拯救某个世界。

        但毁灭一个世界,则需要足够慎重的思量。

        在确定了这个位面难以改变的邪恶本质后,易秋决定对该物质界发起攻击。

        他的这种做法自然并非绝对的正确和正义,但他也从未站在那刺眼的光明之下……

        一个数千米高的生命,对于一个足够大的物质界而言,其实算不上多么值得一提的事物。

        而对于物质界之上的那些凡物们而言,他们沉溺与邪恶而血腥的生活,全然没有观测到来自头顶星辰之上的危险。

        加持状态:开!

        随着某种难以观测的奇异能量脉动,易秋的生命状态进入到了某种危险而狂暴的模式!

        能量状态的急速开启,显然与血肉生命有一些微妙的差异。

        不过在物质界上,还是有能够观测到这一对于物质界而言危险的存在的:

        “这家伙想干什么……”

        永恒疲乏-甘尼摩尔通过自己的意念衍生气息观测着那虚空之中的变化,它并非战斗类型的邪物。

        所以对于战斗节奏的捕捉和感知,它并没有太多强力的天赋。

        事实上它源于被剥削者漫长时光的疲惫叹息,它从那贪婪上位者的灵魂中张牙舞爪着。

        那些重复着无尽枯燥苦力的仆役,那些枯乏的灵魂和失去灵光的眼睛……

        邪恶有很多种诠释的方式,它并非一定会充满明晃晃的刀兵。

        但这不代表它那永远沉淀着血色的危险本质,会因此失去哪怕一分的颜色!

        它是一个个贪婪灵魂的渴望,是它们扭曲而高昂的呼喊!

        而尾随在它们身后的无尽仆役,则将血肉与灵魂铺垫出它们那充满野心和狂妄的道路!

        所以说作为诞生其中的永恒疲乏-甘尼摩尔,它并不擅长直接的战斗。

        它更擅长的,是用阴暗和诡诈的手段和力量去获取它所需求的一切。

         

        ;    就像,这个物质界上充满了扭曲、浮躁和邪恶的文明……

        而就在永恒疲乏-甘尼摩尔和其他的强大邪恶者有些不解的时候,那一枚枚散发着恐怖气息的扭曲球状物体从虚空中急速落下!

        “那是?”

        永恒疲乏-甘尼摩尔的精神猛然收缩,它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来自球状物体的危险性!

        那力量是如此纯粹而危险,而压缩到某种程度的力量和体型予以它同样恐怖的爆炸性!

        从本质上来说,它并没有获得实质性的改变。

        它仍然是一团压缩的、高强度的粒子团,而在愈发恐怖的力量之下,它的粒子变得更为微小和狂暴!

        它对于物质的无与伦比的切割力,造成了它堪称恐怖的毁灭效果!

        甚至这种过于微小的粒子冲击,在一定程度上对灵体也造成了某种影响。

        就像砍在水上的刀,除了某些试图浮上水面的倒霉鬼之外,是无法伤害到水里的生物的。

        但是当这种斩击,并赋予了某种强度的增幅之后。

        它变得更大和更加充满力量,那么这个时候,它的本质仍然没有发生改变,但它对于水中生物的威胁性就大得多了。

        不仅要考虑到被大范围刀身误伤的可能性,还要考虑关于冲击等其他复杂的元素。

        大力出奇迹,大抵可以如此去诠释……

        物质被瞬间蒸发的轰鸣?

        大地传出的连绵闷吼?

        一切交织在那虚空之上,仅剩下了然无几的琐屑。

        毁灭,是寂寥的枯萎,是万物的悲歌……

        但一切的狰狞与残酷被赤裸地放置在那力量的审判之前,它会显露出它苍白与孱弱的本质!

        这,即是力量所存在的意义……

        它定义了所谓的邪恶和善良,而在天秤之上,属于命运长河的幽光在闪烁着属于它独有的冰冷光芒。

        那是苍白的画笔,是毫无意义的挥洒。

        而呈现在此刻易秋眼中的,是他所坚守和遵循的秩序。

        它是武器,亦是盔甲;它是锁链,亦是保护……

        “立体两面的复合组成?”

        “我想我知道,我该予以你的定义了。”

        安东尼瑞-达根看着此刻易秋和燃烧的物质界,他的心中突然出现了答案。

        他不再困惑,他得到一个他所需要的东西:

        对于眼前的生命而言,用一个称号去诠释他传奇的一生,自然是过于困难和复杂的。

        但是就在那燃烧的物质界和那充满了某种冰冷与纯粹的金色目光中,安东尼瑞-达根看到的是浩瀚的、难以撼动的深渊……

        既然如此,那么又何必纠结于如何完美地去诠释他?

        他注定不是星辰之下的孩子,他属于那无尽的星海与浩瀚。

        “那么,就让我来定义这传奇的初始吧……”

        安东尼瑞-达根取出那本代表奥秘的书籍,然后在上面按下自己重重的指印:

        “

        传奇称号判定:死兆恒星

        传奇判定描述:以最为深邃的邪恶为养分,以被标记的物质界为食物……它不是一瞬即逝的流光,它是漆黑而冰冷的死亡恒星,散发着令邪恶者和敢于冒犯者绝望的残酷幽光……

        ps:那闪耀在头上的光火,是我此生难忘的记忆……暴力的毁灭者与秩序的守护者均衡的产物,铸就的是最为深沉的禁忌——安东尼瑞-达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