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光头武僧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五章 阿姆-欧帕斯的震怒(一更!)

第六百零五章 阿姆-欧帕斯的震怒(一更!)

        阿姆-欧帕斯静静地趴在自己的神国中,它那庞大的、扭曲的躯体占据了它神国的很大一部分面积。

        这对于一位神祇而言自然不那么体面,但是作为一个以具备虚空血脉的野兽之神登上神位的新神,阿姆-欧帕斯已经感到满足了。

        只要它不卷入那些强大神力之间的纷争,那些曾经视它为异端的善神也拿它一时没有什么办法。

        不过阿姆-欧帕斯知道,和平只是一时的,那些经历了足够悠久岁月的神祇们都是足够阴险和狡诈的存在。

        阿姆-欧帕斯不信任祂们,它不觉得祂们会如此轻易地接受一位异类神。

        作为一个以虚空生物和腐化为力量源泉的邪神,阿姆-欧帕斯虽然不用像善神那般对信徒进行严格的管理和支配。

        但是它仍然需要不时在虚空生物中展现它的强大和威严,因为那些本性贪婪家伙的敬畏之心是很难保持的。

        它们的思维不像人类那般善变和复杂,但是也难以被改变。

        无数扭曲的巨兽虚影在阿姆-欧帕斯那庞大的躯体上活动着,那是它的祈并者。

        它们清洁着阿姆-欧帕斯的躯体,让它能够更愉悦地保持着酣睡的姿态。

        虽然基于阿姆-欧帕斯的神力,它们并不那么强大,但是已经足够让凡间的生灵感觉到绝望了。

        不过遗憾的是,祈并者是难以脱离神国存在的。

        它们是神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从阿姆-欧帕斯的神力中得以摆脱死亡,但是也从此永远地失去了自由。

        它们是神国的守卫者、维护者,也最终与神国化为一体。

        突然,阿姆-欧帕斯缓缓抬起头。

        这个动作让整个神国都变得有些震动,于是它只能无奈地回归原来的姿态。

        它成为神祇的时间还很短暂,所以它需要将大部分的精力放在神国的建设上面。

        神祇对于凡物而言自然是强大的、令人敬畏的,但在面对它需要面对的事情上神祇也会有它所乏力的地方。

        “库尔勒-冷牙死了……是的……我能够感觉得到它的死亡……”

        阿姆-欧帕斯闭着眼睛,激荡的神力在它的躯体内涌动着。

        突然,它猛然睁开眼睛,犹如实质的愤怒化为幽绿的火焰,让正处于它注视方向的祈并者们发出痛苦的哀嚎!

        “偷盗者……自寻死路!”

        就在它试图收回被它支配到某个扭曲生物狩猎场的虚空生物身上残余的神性力量的时候,却发现它只剩下零碎的物质躯壳,连灵魂也被直接打成了扭曲的碎片!

        这是挑衅,这是亵渎,这是对于伟大阿姆-欧帕斯的的侮辱!

        阿姆-欧帕斯的眼眸中闪现出一丝阴冷的光芒,在那周围的虚空生物的记忆里面,它看到了凶手:

        “凡人……武僧……”

        如果说虚空生物是以隐晦的气息辅以物质形态作为判断生物的方式,那么作为神祇的阿姆-欧帕斯则以更为深沉而纯粹的灵魂作为依据。

        无数关于G星的信息在阿姆-欧帕斯的意识中闪现着,它并不在意一个神性虚空生物的死亡,但是神性力量被一个凡人吞噬无疑让它感到震怒。

        尤其是在这一切是在无数虚空生物的注视下发生着,这会削弱阿姆-欧帕斯对这片虚空生物的影响力,进而让它的权柄受到影响。

        “是它?……该死……虚空会吞噬一切……包括你们!”

        阿姆-欧帕斯低沉地念叨着,然后它将自己的一个脚爪撕裂下来,在往里面灌注了足够的神力之后,它直接将其投掷出神国。

        看着脚爪在虚空中不断穿梭的样子,阿姆-欧帕斯再次闭上眼。

        亵渎者,都得死!

        …………

        …………

        “你击杀了一个神性单位,你的传承武器:释厄获得了新的解封进度。”

        “基于当前解封进度,传承武器:释厄未解封新的能力,当头一棒获得成长。”

        当头一棒:

        伤害加成略微提升(5%),该技能能够暴击,暴击伤害视为神圣伤害,在面对神性单位(微弱神性)时无视其神圣护甲。

        ps:该技能暴击无法受到史诗级以下装备增幅,可受到20级以上奇物加成。

        当易秋对着神性扭曲怪物体内的金光上前就是一棒后,他的视网膜上刷新出看似迟来的提示信息。

        而随着这抹金光的消散,易秋感觉到四周还试图靠近的虚空生物宛如见了鬼一般飞速回撤,然后易秋感觉到冥冥之中有某种邪恶的目光在窥视着自己。

        易秋用金色的眸子扫视了一圈四周,他并没有发现那目光的来源。

        但是他隐隐有一种感觉,那邪恶的存在是通过虚空生物来锁定他的。

        那个神性虚空生物背后的邪神?

        易秋摸了摸光头,就在他准备给那个邪神来点惊喜的时候那目光消失了。

        然后,一种心悸般的、如影随形的危险反馈不断提醒着他。

        易秋微微眯了眯眼,看来自己的行为让那位邪神异常恼怒,它应该是出动了某种力量准备杀死他。

        易秋不知道他将遭遇的是什么,不过他却并不感到恐惧,反而一种淡淡的颤动从他拿着释厄的手上传递着……

        释厄,在渴望着……

        易秋没有多想,只要对方不是失了智一般亲自化身前来,易秋会让它知道释厄的名讳是怎样出现的……

        更何况这里可不是什么平和的地方,至少易秋觉得与他同行的圣骑士的背后,很可能隐匿着一个善神的踪影。

        圣骑士不一定会是祂的信徒,但是在打击邪恶的伟大事业面前,越是纯粹的善良存在有时越加团结。

        人格化的神祇自然是会存在私心的,但是祂与凡物的一个区别就是:祂的私心永远无法大于祂所被赋予的神圣职责。

        这是无上的权柄,亦是坚固的枷锁。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破碎的不成形体的神性虚空生物残躯之上浮现了一个金色的掉落物品包。

        易秋伸手拾取,顿时一抹金光闪烁后,他的视网膜上刷新出新的提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