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光头武僧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三章 从心者,忻(一更!)

第五百三十三章 从心者,忻(一更!)

        “……伊莎贝拉昨天在她的宝库里面找到了一张前往史达希尔时空回廊的门票,你要一起去看看吗?”

        艾玛的小屋中,正喝着红茶吃点小点心享受美妙下午茶时光的艾玛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看着易秋说道。

        “明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估计你的本月副本cd早就清理完毕了,不考虑给自己放天假?”

        艾玛一边说着一边丢给了易秋一张小卡片般大小的大小,易秋随手接过发现是一张邀请函。

        在扉页上写有史达希尔时空回廊邀请函的烫金字样,当易秋翻开它的时候,它获得了如同原有大小一倍的体积,而上面的内容也由原本的文字信息转化为了一个史达希尔时空回廊的纪念影像记录。

        “很精巧的小东西。”

        易秋尝试着继续打开,结果这个原本只有小卡片般大小的邀请函变得更大了,上面开始出现了史达希尔时空回廊的地图。

        史达希尔时空回廊是一个死去的位面所唯一剩余的东西,在传奇位面信息典籍者-奇布波特的干涉下形成了一个承载着奇妙力量回廊。

        在回廊中,人们可以透过闪烁的晶壁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所渴望的事物,又或者是苦苦求索的答案。

        也许不那么精准,却一定能够抚慰人们的心灵,并且在一定程度上给予指引。

        总的来说,对于很多综网玩家来说这里是一个不错的超凡娱乐场所。

        对于综网玩家而言,能够具备通用性的超凡娱乐场所还是相对比较稀少的。

        像酒馆之类除了对于饮酒爱好者之外,它对于综网玩家们所承载的功能更多的是为友人之间提供一个能够侃侃大山、聊聊丑事的平台。

        “不过我想那不怎么适合我——也许在我眼中那会是一片空白?”

        在大致了解了史达希尔时空回廊后,易秋看着艾玛说道。

        “也许?谁知道?不过说实话我挺好奇的。”

        艾玛喝了一口红茶,和易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所以,你明天的计划?”

        开个月便是峡谷争霸赛正式开始的时间了,再过几天他们就要准备去参加海选赛了。

        尽管只是一个分赛区,而且针对的玩家群体也相对比较稀少,但是作为一个向所有综网玩家开放的大型活动,以多元宇宙的辽阔和综网玩家的数量而言,也足够累积出非常庞大的数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个大型的活动往往需要以年为单位来作为活动时间期限的原因。

        “我准备去试试这个……”

        易秋拿出一张散发着不祥意味的的东西,那是炼狱月夜的邀请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易秋突然感觉到位面意识反馈到一股异样的波动。

        “怎么?”

        虽然易秋的表情仍然保持着平时的状态,但是截然而止的动作让艾玛察觉到了一些事情。

        “看来有不速之客……”

        易秋抬起头,然后一抹金光瞬间充盈在他的眼中……

        …………

        …………

        “滴答,滴答……”

        忻安挠了挠自己有些油腻的头发,隔壁厕所最近总是有些滴水的声音,但是当他肥宅快乐水喝多了上厕所的时候顺便检查却没有发现什么有问题的地方。

        可能是水龙头是问题了?

        忻安懒得去想,反正他睡觉都是玩累了之后才会睡,倒是不用考虑水声对自己睡眠的影响。

        不过最近这些日子,水声越来越大了,可能是水龙头生锈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推移问题变得更严重了。

        忻安觉得如果明天吃去吃饭的话,就顺便去找一下旁边的物业派人修理一下。

        虽然也可以打电话,但是在娱乐时间忻安懒得花时间和精力去处理这些事情。

        有这时间,能推一个团本或者打几把撸了……

        “这才是生活啊……”

        忻安懒洋洋地躺在被他用自己几个枕头凑活着当做垫层的躺椅上,摸着自己日益圆润的肚皮感叹道。

        处于寒暑假的单身大学狗,总是拥有足够的时间去挥霍和潇洒。

        “又没有出……”

        看着在花了不少零花钱所购买的自动脚本控制下墨迹地打完副本boss后游戏角色拾取的记录信息,忻安有些郁闷地嘟囔道。

        有人以这种自动脚本大量放置游戏角色刷图牟利,而忻安倒并非如此,他只是单纯的懒得去操控……

        “滴答,滴答,滴答……”

        这个时候隔壁厕所的水声越来越急了,哪怕是咸鱼如忻安的也不得不起身去看看。

        毕竟如果大量漏水的话,搞不好他需要再费一番功夫去拖地……

        忻安所租的小屋面积不大,除了自己的卧室之外便只有一个厕所,不过对于一个单身狗而言这个面积已经足够他潇洒了。

        更何况忻安也没有什么拍手娱乐活动,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打打游戏、看看小说,算是一条很标准的咸鱼了。

        就在忻安抹了抹脸上因为长时间看电脑屏幕而有些泛油的脸之后,他推开厕所老式的房门:

        “吱……”

        似乎老式的木门总是会存在一些不可避免的摩擦声,让人听起来有些发毛,不过忻安倒是无所谓。

        毕竟这世道鬼不可怕,可怕的是穷……

        厕所里的灯明晃晃地照着,尽管因为最近“叮”了几个小号导致资金链有些断裂,但是忻安还是不在乎这点电费。

        毕竟光明总是能够带给人更多的温暖和安全感……

        忻安厕所的灯是他自己买的,非常明亮,将厕所地上还未冲洗干净的卫生纸都照射得一清二楚。

        忻安看了一眼不以为意,单身狗房间内的卫生纸不会比年纪稍大一些的女性房间内的头发更让人感到意外。

        有空了或者量太大了就弄弄,没空了也就无所谓了。

        在垃圾的清理优先序列里面,它们甚至比灰尘的优先序列更低。

        “淅沥沥……”

        就在忻安舒畅地排泄着体内的废水的时候,他的余光突然扫到旁边光滑的墙壁上折射出他背后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顿时原本舒畅的溪流变成了九曲十八弯,然后开始:

        “滴答,滴答,滴答答……”

        “把我的心还给我好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听起来弱弱的声音在忻安的背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