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地府朋友圈在线阅读 - 第699章架子挺大

第699章架子挺大


        孙南哲面色一滞,“你知道翠竹厅里面是什么人么?”



        郑乾眉头也是一皱,孙南哲刚准备继续说的时候却被郑乾拉住了。



        但那三位男子却是一脸不屑,“那你知道我家少爷的名头么?我告诉你,我家少爷姓龚,他可是和京城白少交好,你们不去的话,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啊!”



        “白少?”



        郑乾和孙南哲面面相觑,一脸的古怪,在这京城之中,能称为白少的除了白凰也就没有其他人了。



        看到郑乾和孙南哲犹豫,那三人也没有急于动手,嘴里继续道:“你们没听说过白少?我们龚少上次还帮了白少一个大忙呢,你们得罪龚少就是得罪白少,小子,你还不知道吧?白少和京城第二少乔少的关系最铁,这样一来的话,你可就得罪了乔少了,你要是还不想死,还想在京城混下去的话,就最好乖乖的滚过去,先赔罪,再认真看病!”



        那三人的话让郑乾和孙南哲皆是一愣,旋即面面相觑,真的是和白少一起的么?



        “这样吧,我们去也可以,你们去一个人帮忙去翠竹厅跟我的朋友说一声吧。”郑乾想了想道。



        其中一名男子摆手道:“这个你们放心,我会去通知的!”



        郑乾这才跟着一起离开。



        但在郑乾和孙南哲离开的时候,那名说是去通知的青年则是一脸鄙夷的道:“妈的,不就是一个医生么?还想呼唤我?作梦吧……”说完就自行离开了。



        郑乾他们到了莲花厅,最里面的位置坐着一名男子,留着飞机头,嘴里还叼着一支烟,身旁左右两个花枝招展的妩媚女孩正在不停的灌酒。



        “龚少,人请到了!”



        两个喽啰道。



        坐在里面的那男子这才抬头看向郑乾,开门见山的道:“刚刚看到你们在外面的展示,正好我这几天也感觉颇为不舒服,你们两位就帮我看看吧!”



        郑乾的目光一扫,心中了然,不过是酒色过度,身体虚了罢了,其他的并无大碍。



        孙南哲也是直接开口道,“龚少的病并无大碍,节制调养就可以了!”



        “什么?”



        那龚少眉头一皱,“你们两个不肯给我看病?怕我给不起钱?”



        郑乾一下子哭笑不得,刚刚外面的章鸿本身有病非得说自己没病,这个没病可是非要说自己有病。



        孙南哲也是满脸无奈,解释道:“龚少的身体并无异样,只是酒色过度,体虚所致,如果能够加强锻炼,稍加调养就没有问题了!”



        “怎么可能?我昨晚睡觉的时候还感觉全身酸痛,四肢无力,骨头里面像是针扎一样的痛……”那龚少脸色阴沉的道,在他看来,这郑乾就是不愿意给自己治病。



        孙南哲还想继续解释,但郑乾抢先一步道:“那不过是幻觉罢了,肾气乃是人体本源之精,酒色过度消耗肾气肾精,以至于人整日精神不振,食不知味,寝不知眠,慢慢的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和忧虑……”



        “放屁,你们无非是不想给我治罢了!”不等郑乾说完,那龚少便是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你们看不起老子是不是?”



        郑乾一脸无语,这龚少心里怕死,也不愿意放弃享乐,哪怕是自己说出来了方法,他也一点都不相信。



        龚少发怒,那几个属下也是一下子围拢了过来,一个个的凶神恶煞的样子。



        孙南哲一脸无语,看着那些人来势汹汹,这才道:“龚少,你的病真的没有问题,真的不用……”



        还没说完,那龚少就打断道:“别废话了,这两个小子根本就不愿意医治,那就打到他们肯出手医治为止,也好让他们明白,我龚少可不是这么好惹的……”



        说着那几个小混混就要动手。



        但这时,门口却是隔着包厢的门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哟,龚少怎么就不好惹了……”



        “谁他妈这么不长眼?找死是不?”龚少正在气头上,他的这个病去看过好几个医生,吃了各种药都不见好,现在让郑乾和孙南哲看病,他们居然说没病,这明显就是借口不想给自己治疗啊,刚刚外面章鸿的这么奇怪的病情都能治好啊。



        他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一边朝着包厢门口走去,“京城白少是我兄弟,乔少是白少的兄弟,那就是我兄弟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你惹我就是惹了白少,惹了乔少,你他妈是不是活得……”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龚少已经拉开包厢的门了,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人他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咽了下去,怎么都说不出来了,脸色更是在那一瞬间变得煞白。



        顿了半晌,龚少的嘴里这才改口道:“你们是不是活得……太爽了!”



        白凰面无表情的盯着龚少,“龚永,乔少是我的兄弟没错,但是你不是我的兄弟!”



        龚少身子一哆嗦,他本身就是想要千方百计的和白凰交好,这才辗转打听到了白凰的母亲卧病在床,他赶紧花费重金请来了甄全和甄超去治病。



        殊不知这两人不仅没有治好病,反倒惹了一堆的麻烦。



        “白少……白少,我……我只是想用用你的名头装装逼,吓唬吓唬这两傻逼小子呢!”龚永想了半天,这才道,说着他还指了指站在一旁一脸无辜的郑乾和孙南哲。



        站在后面的乔枫抱着双臂看戏,一脸的戏谑之色。



        白凰也看了一眼郑乾,三两步走了过去,“你说我的兄弟是傻逼?那你是不是也在说我是傻逼?”



        龚永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不啊,白少,您可千万别这么想,我只是说这两个医生是傻……”



        说到最后,那龚永这才反应过来,脸色瞬间凝固,然后哭丧着跑到郑乾和孙南哲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两位大人有大量,既然是白少的兄弟,那也就是我龚某人的兄弟了,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郑乾也是哭笑不得,看了一眼白凰,解释道:“我们也是听说他是你的兄弟所以过来给他看病的,但是说出了病情,他死活不信……”



        白凰冷冷的瞪了一眼龚永,后者吓得一哆嗦。



        一旁的乔枫却是在笑着道:“姓龚的,你的架子还挺大啊,郑乾亲自给你看病,你居然还不相信……”



        这下子龚永想死的心都有了,乔少是什么人?对他来说那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他都为郑乾说话,足以证明这郑乾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啊,可是又一想到今天的所作所为,他背上的冷汗‘唰’的一下子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