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乾龙战天在线阅读 - 第六七四章 凡人的力量

第六七四章 凡人的力量

        几乎是一天之内,菱洲境内,包括省城在内,一百多座城镇惊现修士同盟军理事分处的口供。一百多份口供,白纸黑字的写着武运仓是菱洲境界最大的窝贪,末尾还有招供者的画押。堪称本年度最大的丑闻。

        武运仓是空的!

        众多附属小粮仓、粮铺商号也都是空的!

        刚刚收上来的新粮,根本就没有入库,全被大大小小的米耗子私自瓜分了!

        消息传开,不仅仅是菱洲的人们慌了神,各洲的人们也慌里慌张的将目光集中在自家界内的大粮仓上——修士同盟军接过仙门的权力后,第二年就在祝融大陆上同时开工,修建了十大粮仓。象菱洲这种产粮地,独建一仓,即,武运仓。一些粮食产量不丰的洲,是好几个相邻的洲,其建一仓,如,济平仓。

        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去理事分处请愿,要求清查过冬的粮储。

        事态好比烈火碰上了干柴堆,迅速化成熊熊大火,在整个祝融大陆蔓延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叶罡的运气有点背。一个多月前,他偷偷的赶到菱洲布局。本以为计划成功,坐等收网,不想,鱼儿迟迟不见咬钩。

        好吧,没有耐心,怎么能钓到鱼?叶罡深谙此中道理,决定再等一等。

        殊不知,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就在这个时候,与他一起钓鱼的重要合作伙伴竟然中了招,急需一味灵药救命。这味灵药甚是难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巧得很,他的师尊泰阳真君手里头恰好有半株。

        如此宝贵的药材,肯定只能是他亲自回一趟正清门,去师尊座前讨要。

        叶罡走之前还特意询问了相关人员对鱼儿的监测情况。得到一连串“没有异常情况”的回复后,他才放心的返回仙山。

        哪里知道,他刚回到正清门主峰,师尊座下的童子便火急火燎的来迎他:“小公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叶罡听着,一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里,尽量用平稳的声音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不是他性子不够沉稳,而是三个月前,北海之上突现一个怪异的五色光圈,引发了一场大海啸。得讯,泰阳真君第一时间撕裂虚空赶了过去,结果,身形还没立稳,便被五色光圈引了进去。半天过后,光圈消失,海面渐渐恢复平静。后面赶过来的叶罡等人合力寻找泰阳真君。当时,他们只差没有将北海翻个过了。找了三天三夜,毫无进展。

        夜幕又一次要降临的时候,叶罡下了很大的决心,打算留一小部分人继续找寻,大部队先撤离。这时,他收到了巡逻队的报告,说是半刻钟之前,在一个无人小岛上发现了一个疑似泰阳真君的高阶修士。一问方位,那里离北海有将近万里之遥。

        修真界的事,真的不好说死。叶罡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没想到,那个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人,真的是师尊。

        泰阳真君足足昏迷了十天方醒。醒来后,他对此番劫难只简单的说道:“那是个破碎的空间裂缝。本座误以为是个秘境,操之过急,一时不慎,吃了些苦头,在最后的关头,抓住一线生机逃了出来。”接着就宣布闭关。

        又过了十天,泰阳真君出关了。又恢复了先前的仙风道骨样。人们松了一口气。

        可是,等前来探望的人们离开后,泰阳真君独独留下叶罡一人,屏蔽左右:“罡儿,为师的时间不多了。”

        叶罡当场蒙圈了。

        听完泰阳真君的解释,他才知道师尊在那空间裂缝里伤了元神,无药可医,仙途尽毁。眼下的模样,全是靠师尊消耗真元维持着。

        “最长不会超过一年。”泰阳真君冲呆若木鸡的小徒弟笑了笑,“罡儿,你也莫要伤心。修行本是逆天行事。一朝不慎,身消道殒,方是我等修士的常态。为师能从空间裂缝里冲出来,没有被空间之力生生的撕裂,已是万幸。”

        原本,叶罡是不信师尊的“被吸入空间裂缝”之说——他有麒麟传承,对于空间裂缝有一定的了解。那天,他赶到时,五色光圈已经完全合拢。他只看到了一抹灼丽的亮光嗖的一下消失了。当时,他的第一反应也是以为碰到了空间裂缝。但是,接下来,他带着众人找寻师尊,发现了一些异常之处,令他推翻了空间裂缝的判定。他认为,五色光圈更象是秘境开启的通道口。

        如今,听了师尊的这番话,他还不是信。心中一动,暗中开启麒麟目去察看师尊的丹田。

        这一看,真的将他吓了一大跳。

        那丹田里之中,弥漫着血雾。师尊的元神有如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此时,他双目紧闭,身上没有一寸好皮肉,血淋淋的蜷缩成一团。

        元神的状态很不好,象极了风中的残烛。如果不是其表面有一道金红色的细鳞网,叶罡真的很担心,他一个错眼,师尊的元神便要涣散开来。

        心思一转,叶罡明白过来:师尊真的伤到了根本。如果是在上界的话,兴许有仙丹可医,但是这里是鸿蒙界,只能是救无可救。

        闭关十天,师尊除了疗伤,更重要的是在用真元凝化成细鳞网,固住元神。

        而真元何其珍贵!照师尊这样的用法,如果找不到对症的灵丹妙药,真元的消耗将远远超过恢复。不出一年,师尊确实会被元神的伤拖累到

        叶罡默默的收了麒麟目,垂下眼帘,哽声道:“师尊,您需要什么药材,徒儿马上去给您找……”

        泰阳真君欣慰的冲他摆手,打断道:“自己的伤,自己再清楚不过。为师最担心的是天劫将至。”不再提自己的伤,他跟小徒弟讨论起时事来。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泰阳真君仍有太多的话要说。可是,他完全撑不住了,只好作罢,吩咐道:“为师有些乏了,大概又要闭关三五日。以后就这样罢。如果没有要紧的事,你只管忙你的事,不必过来。为师这边如果有事,会传讯于你。”

        自那以后,泰阳真君闭关成了常态。叶罡每每要去见他,都要提前一两天传讯过去,等他定下确定的时间。

        这一次,事发突然,叶罡是为了求药,所以,来不及事先禀报。

        看到小童慌里慌张的朝自己跑来,叶罡的第一反应是:莫非是师尊出事了?

        他也不由得慌张。

        立马的,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大声喊道:“叶罡,你慌什么?不能慌!”

        叶罡皱了皱眉头,压下心底里慌张,强撑着询问小童。

        “真君大人发了好大的脾气,请您速速过去。”小童白着脸,答道。

        原来不是师尊出了事。叶罡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温声对小童说道:“我知道了。童儿,记住,以后万不可在人前这般慌张。”师尊既然无碍,那么,主峰之上,一草一木,尽在师尊的掌握之中。他不好多说,只能如此提点一二。

        “是,小公子。”小童长揖到底。

        叶罡快步走向洞府,一边走,一边在心底里思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令师尊动了真怒?

        转眼,他走到了门口。正要禀报来着,从里头已经传了来师尊的声音:“还不快进来!”

        声音是前所未有过的严厉!

        “是。”叶罡心里不由“咯噔”作响,当即,脚下加快。

        待到了里间,他先是看到地上一地碎玉碴子,接着看到师尊铁青着脸,薄薄的双唇几乎抿成了一道线,更是头皮发麻,上前抱拳问道:“师尊,发生什么事了?”

        泰阳真君本以为自己会忍不住一脚踹飞了这个逆徒,不想,真正见到了人,心里的火气反而被成功的压制住了。他冷声说道:“刚刚收到凡人界传回来的急报,说是,自菱洲开始,祝融大陆十八洲,洲洲发生了严重的凡人请愿潮。他们要求严查十大粮仓,及它们的附属粮仓、粮铺的存粮情况。事态甚至严重,各洲理事处不知该如何处理,请总部迅速回复。你难道一点儿也不知情吗?”

        叶罡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开来:“怎么回事?徒儿不知情……”

        话音刚落,自门外呼呼的飞进来数十道银色或金色的亮光。它们纷纷化成各种传讯符,悬浮在他的面前。

        泰阳真君不由拧眉:“近段时间,你在哪里?”

        否则的话,哪里会积了这么多的传讯符!

        叶罡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脑门上隐隐的起了一层油汗:“师尊,前几日,徒儿突有所感,所以,刚刚闭关出来。”

        泰阳真君叹了一口气,挥手道:“你看讯息罢。估计都是跟你汇报凡人界的突发情况的。”

        言下之意是令他当面读这些传讯符。

        师命不可违。叶罡飞快的扫了一眼数十道传讯符,发现其中并没有暗影的传讯符,遂放下心来,一一接过来——他明白师尊此举的用意。呵呵,师尊是怀疑那些粮仓的贪腐与他有关。好吧,十大粮仓年年有大笔的余粮,现在粮食价格又不低,而他养兵,需要的开销大得惊人,手头越来越吃紧,老实说,他还真想打那些余粮的主意。只是眼下忙着钓鱼,还没来得及布署实施。所以,眼下,他绝对是清白的。

        果然如泰阳真君所料。这些传讯符都是总部的相关部门传过来的,说的全是凡人界的暴乱。

        没错,就是暴乱。

        听完这些讯息,叶罡发现师尊刚才对凡人界的情势说得并不准确。什么请愿潮!他从这些讯息里,听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这分明是有人背地里精心策划的一场暴乱!

        是谁策划的?

        叶罡不由得握紧双拳。

        对方很狡猾。

        从这些讯息里,他抓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但是,自家事,自己最清楚。

        为什么暴乱是从菱洲起来的?为什么是武运仓?如此大规模的暴乱起来后,他必须中止即将成功的钓鱼行动,转而下大气力着手去平息。谁是受益者?

        答案再清楚不过了!

        是沈云,还有他的青木派!

        不会再有第二种可能!

        该死的!

        为了一门一派之私利,竟然不惜搅乱整个祝融大陆!视万千生灵之福祉于不顾!

        沈云当诛!

        青木派当灭!

        想到自己才离开一个晚上,鱼儿不但没有咬钩,反而转手挖了一大坑等着自己,叶罡气得只差没有吐血。

        师尊座前不能失态!他用了差不多二十息的时间,才压制住心里的冲天怒火,尽量平静的跟泰阳真君答道:“师尊,事发突然,徒儿又是刚刚闭关出来,对凡人界的情况不甚了解,暂且无法回复师尊。请准许徒儿速去凡人界,查探实情。”

        泰阳真君颌首:“去罢。”

        “是。”叶罡抱拳行了一礼,转身往外走。背影甚是急切,完全不象是做假。

        “等下。”泰阳真群心念一转,将已经走到门口的小徒弟叫住,“罡儿,为师有几句话要嘱咐你。”

        “是。”叶罡只得又折回来,“师尊,请吩咐。”

        泰阳真君看着他,温声说道:“罡儿,为师要跟你说,这么多年来,为师终于悟明白了一个道理。凡人虽然力量渺小,有如一滴水,一粒沙,但是,万万千千的凡人汇在一起,那便是汪洋大海,茫茫沙漠。所以,千万不要看不起凡人的力量。”

        凡人的力量?叶罡闻言,快被气死了。

        哪是什么凡人的力量!分明就是沈云和他的青木派在兴风做乱!

        种种迹象表明,沈云没有死,并且极有可能已经逃回了凡人界,就藏在野鸡岭里!

        叶罡在数月之前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是以,他决定乘沈云还没有摸清新的形势,速战速决,灭杀沈云,灭掉青木派。

        他的布局绝对是精妙的!

        沈云已入局。

        可是……

        思及此,叶罡暗中咬牙,恭敬的向泰阳真君抱拳领训:“徒儿谨遵师尊教诲。”

        “好了。你去罢。”泰阳真君目送徒儿匆匆离开,良久,叹了一口气。

        小徒弟显然没有听进去他刚才的那番话。

        所以,凡人界的这场动乱,怕是难以善了。

        泰阳真君皱了皱眉头,从袖袋里摸出那五枚铜钱来,想卜上一卦。但是,他看着掌心里陪伴了自己大半辈子的五枚铜钱,心里突然没了底。

        我的卦,真的灵验吗?

        “呵呵呵……”良久,他轻轻笑了起来,将五枚铜钱一枚一枚的摆在手边的高几上。一边摆,一边轻声说道:“既然不灵验,那么,我就摆一卦。一祝我祝融大陆万千苍生,渡过天劫;二祝我祝融道统薪火相传,永不灭绝。”

        祝词说完,五枚铜钱在他的手底下摆成了一个泰卦。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亭亭意柳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