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乾龙战天在线阅读 - 第四九七章 无情道

第四九七章 无情道

        很快,季勇等人也读完了自己的新身份资料和新任务。他们与钱柳一样,也是一道潜入修士同盟军。不同的是,他们都是钱柳的下级,往后只听后者调遣,没有直接联系听风堂的权力。

        另外,赵宣还给了钱柳在修士同盟军里秘密发展青木派弟子的权力。

        钱柳很是意外。如此一来,等于是季勇等人被划给了她。而且,堂主大人给她的权限也太大了。

        “是门主大人的意思吗?”思量再三,她问道。

        公私分明是青木派的一条大原则,赵宣敛了撮合两人的心思,正色道:“是的。门主大人说,往后修士同盟国里的形势只会更复杂。你们在里头,如果事事要事先汇报、请示的话,一来容易露出行迹,二来恐耽误时机,遂允钱正君便宜行事。”

        “是。”钱柳抱拳领令。当即打头一个小火球带头点着了手里的资料。季勇等人见状,纷纷将自己的资料送上来,一道点着焚烧。

        赵宣正式下令:“你们回去待命,今晚出发。”

        “是。”

        按资料上所说,季勇他们是钱正君在白荷镇发展的青木派弟子。是以,他们现在还不能现于人前。钱柳复又取出红罗宝伞,打开来。季勇原地一转身,化成白色小光团,带头又回到了伞里。

        看到所有的人傀都化成了小光团,消失在伞里,赵宣这才又说道:“这一次派你们潜入修士同盟军里,最主要是为了查探仙山最大的秘密。”接着,他简要的道出魏清尘的云朵说。

        钱柳听完,略作沉吟,抬眸说道:“堂主大人,这样的秘密不是只有同盟军的高层才有可能知晓吗?”而他们经玄天门的门路,潜入修士同盟军,是做杂役的。在修士同盟军里,可以说是最低等的存在。等他们一步步的往上爬……那得猴年马月才能爬到能够接触这等机密的层次!以这样的身份入手任务,她恐耽误时机,不能完成任务。以她对堂主大人的了解,不可能制订出如此迂回的任务计划。见堂主大人单独跟自己细谈,她立刻想到的是,这里头另有隐情。然而,堂主大人却迟迟没有讲。她只好自己询问。

        果不其然,赵宣笑道:“在凡人界有一句话,宰相门房七品官。杂役与杂役也是有天差地别的。你可别小看杂役哦。如何混进去,到了白荷镇后,一切行动听从道长的安排。”

        钱柳顿时明了,高兴的抱拳称是。

        赵宣敛了笑,又叮嘱道:“同盟军里,很多规矩和作派都是沿袭了仙门的旧制,可以说等级森严。你们以杂役的身份潜入其中,有利也有弊。你身为这次行动的主官,一定要好好思量,既要谨慎再谨慎,也要扬长避短,充分利用身份。还是那句老话,安全是第一的。切莫忘了。”

        “是。”钱柳正色应着。

        赵宣想了想,还是说道:“记住,你们这次的任务直接触及到了仙山最大的秘密,也有可能是修士同盟军的最大秘密。你是我们听风堂的老人了,又有天神祭殿的这番经历,所以,这份任务,除了你,我们听风堂里,没人能担得起来。这里头的重要性和危险性,你心里要有充分的认识。我给了你最大的权限,对你们的要求只有一条,绝不可贪多。与你们的任务无关的事,哪怕直接关系到门派安危,你们也不要去管。免得泄漏行迹,耽误了你们自己的任务。”

        钱柳再次郑重的抱拳称是。

        赵宣见状,脸上又现出笑容来,挥手道:“我要去向主公复命,一道去前院罢。”

        不想,钱柳却道:“我很挂念姑姑,想去跟表哥问问她老人家的情况。”见堂主大人的神色变得有些奇怪,她的心不由的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是我姑姑她……”

        赵宣知道她这是误会了,赶紧的摆手否认:“没有。我们都认为你是与门主大人一道进入了某个秘境里。所以,关于你的消息,也和门主大人的消息一道,完全封锁了起来。钱夫人并不知情。她一直以为,你在仙山学医。你走了以后,有刘营主她们开解,钱夫人也渐渐想通了。这些年,她在女营育幼园里当差。据我所知,她做得很好,修为也不断精进。”

        钱柳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姑姑不生我的气就好。这次出任务,不是一两天的事。我去跟表哥道个别,也好叫姑姑放心。”

        “人之常情嘛。”赵宣点了点头。他是看了来了,这姑娘是真的只将主公当成了门主+师兄敬着,不带半分男女之情。

        可怜的主公!他在心里念叨了一句,不死心的提醒道,“我听门主大人的意思,过些天,是要回凡人界了。你不去也与他道个别吗?囡囡,门主大人一直都很关心你呢。”

        “我知道啊。没有师兄的关照和提携,哪有我钱柳的今天。”钱柳眨了眨眼睛,目光清澈与山间的泉水,“师兄的大恩大德,我一直都铭记于心。只是,师兄知道我的行踪,而且师兄又那么忙,我还是不要去耽误他的时间了。”

        赵宣愕然——他都说得这么直白了!可是这姑娘就跟个牛皮灯笼一样点不透。而他是过来人,知道在这种阶段,旁人最好是点到为止。不然的话,这当事的两人见面反倒是尴尬了。

        正在思量之际,钱柳抱拳告辞了。时间很紧,她急着去见陈玟。

        赵宣还能说什么?只能看着她离开,然后,叹了一口气,背起双手,皱起眉头,思索着,踱去前院。

        于是,沈云就看到了他这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愁成这副模样?”

        赵宣先是如实汇报了钱柳他们的任务进程,末了总结道:“一直以来,我们都在查探这个秘密。先是仙门长老会,再是同盟军,我们先后派出了七批弟子。只是他们的见识太低了,混进去的身份也低,根本查探不到有价值的情报。我有个直觉,这次,我们成功的机率会最大。”

        沈云听完后,也赞同他的安排:“囡囡和季勇他们确实是最适合这个任务的人选。不过,我们不能放松监测凡人界和仙山的四象。”

        “是。”赵宣看了自家主公一眼,欲言又止。

        沈云觉得奇怪极了,直言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我之间,有什么不能直接说出来吧?”

        赵宣等的就是这句话,摸了摸鼻子,笑道:“那个,主公,囡囡她是不是在天神祭殿里学了什么了不得的功法?”

        “你突然问这个做甚?”沈云更加觉得奇怪了。

        赵宣清咳一声,继续说道:“我听说,有很多的功法是练得无情道……呃,修练起来是要绝情绝爱的。那个,囡囡该不是,也练的这样的吧?”

        不然的话,姑娘家家的,正青春年少,便是不爱,也不会这般迟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