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乾龙战天在线阅读 - 第五二二章 世事难料

第五二二章 世事难料

        沈云并没有走远。

        虽说玉宁真人所剩的时间已是用“刻”来计量,但是,保险起见,他守在洞口,同时,神识铺开,密切的关注着山洞最里边的动静。

        缩在角落里的血煞魔气一沾到火球,立时熊熊燃烧起来。转眼之后,大火一晃,熄灭了。

        那个角落里干干净净的,哪里还有一丝半缕的血煞魔气剩下?

        这无疑是压垮玉宁真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啊——”她咧着血口,绝望而又痛苦的惨嚎。

        “噼哩叭啦……”金丹碎片们象爆竹一般,接连爆破开来。狂暴的水灵气争相逃出丹田。早已千疮百孔的丹田哪里禁受得住它们这般不间断的冲击?几息之后,丹田终于“砰”的一声也爆炸。

        玉宁真人的腹部应声现出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

        精纯而又浓烈的水灵气化成实质,跟喷泉似的,自那里喷涌而出。

        巨大的冲击力之下,玉宁真人整个儿打横,被呼的冲了出去,“叭”的一声,重重的撞在后面的石壁上。

        双腿一蹬,她就象团烂泥一样糊在石壁上,眼鼓鼓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玉宁真人就这样被生生的撞死了。咽气后,又过了一会儿,水灵气方散尽。

        紧接着,自那一处开始,扑扑的落起灰白色的粉末儿来。沈云好不奇怪,担心是起了变故,当即使出“穿云步”,快步往里走。

        以他的速度,来到洞里,不过是呼吸之间。然而,还是晚了。

        当他来到石壁面前时,只见黑色的斗篷空洞洞的落了下来。那石壁上除了一大团新鲜的血斑,什么也没有剩下。

        没有犹豫,沈云左手捏成一道剑指护在胸前,右手拿着青霜,轻轻挑起了黑色的斗篷。

        结果,黑色的斗篷之下,还有一堆衣物。

        他也一样样的挑起来。天青色的道袍、雪白的中衣、红艳艳的肚兜,八宝道鞋等物,一样不缺。正是昨晚玉宁真人出现在东山脚时所着之衣物。

        最后,在一小堆灰白色的细灰里,他扒出了两枚储物戒指。

        这时他终于反应过来。李师叔在绝笔信里说,金丹境以上之修士,身后即道消。从此,尘归尘,土归土,归于无形。原来指的就是眼前这般情形。

        玉宁真人死了。化成了眼前的这一小堆细灰。

        当初,紫瑛前辈令他清理门户。他一直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想,世事就是这般难料。最终,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

        罢了。沈云叹了一口气,只捡走了那两枚储物戒指。将衣物尽数又挑回细灰之上,堆作一堆,然后,打出一记火球。

        呼的一声,火舌腾起。

        他打出来的火球是一如既往的威武。转眼之间,将所有衣物,甚至是那一小堆细灰都烧得干干净净。

        就在这时,他隐隐的到洞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有人正往这边飞跑而来。

        心中一动,他啪的甩出一记流云袖,将自己留在洞府里的气息尽数敛于袖袋之内。然后一把抓紧袖子,用最快的速度往洞口跑去。

        转眼,他跑出了山洞,嗖的钻进了旁边的一大篷茅草后面。

        待他藏好之后,过了数息,一条黑色的身影自前头飞步而至。

        来人用黑色的三角巾覆面。但是,沈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叶罡!

        心里不由轻“咦”出声,寻思道:他来这里做甚?

        与此同时,叶罡在山洞前立住身形,也是轻咦一声。他狐疑的仰头打量着两人来高的洞口,小声嘀咕道:“怎么的什么也防范也没有?莫非不是这里?”

        沈云听得清楚,心里问道:难道他也是寻玉宁真人而来?

        当即更不想现身了。

        叶罡手里的一扬。三尺长剑赫然在手。脚踏罡步,他扬着一记剑指,横剑于胸前,小心翼翼的往洞里探去。

        这是离着里头有阵法或者机关之类的存在呢。

        沈云忍不住扯起嘴角,无声的笑了——自京城一别,叶罡的修为略有精进,已是筑基一层的巅峰境界。这样的修为只是神识初凝,做不到外放。

        他永远记得初次见到叶罡与他的同门们自空中御剑飞过的情形。

        那时,他正带着甜妞逃难,不知修行为何物。

        叶罡等人于他来说,无异于神仙下凡。

        谁能想到,今日今时,凡人之姿的他,修为竟然超过了叶罡!

        再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世事难料”。

        感慨归感慨。既然看出了叶罡的深浅,沈云便少了许多顾忌。

        首先,他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那只袖子。

        被拢在其中的那团气息立时散于清爽的山风里。

        然后,他抽凝出一丝神识,紧跟在叶罡的身后。

        如此一来,叶罡的一举一动,他皆了如指掌。

        只见叶罡小心翼翼的一路走到了山洞最里边。最终,他在那团还没有干涸的血斑前站住身形。

        沈云“看”见了,心里直道“疏忽”。刚才匆匆忙忙的,他只顾着敛走自己的气息,忘了处理这一大团的血斑,这下,叫叶罡抓住了蛛丝马迹。

        果然,叶罡先是从袖底抽出一条雪白的丝帕,轻轻在血斑上揩了一下。拿在鼻底,仔细的闻了闻,他的眉头不由在眉心皱成了一个墨色的大疙瘩:“没错,是那血魔修的气味!该死的,又叫他跑掉了!”

        说罢,他将丝帕团成一团,包住那片血渍,急匆匆的又折身跑出了山洞。

        在洞口,他仔细的搜索了一番。

        此时,沈云已经补漏完毕。将留在洞口的脚印清除干净,连气息也尽数敛走了。

        叶罡自然是一无所获。

        他抬头远眺夜幕之下的朝云观,略作思索,祭起飞剑,跳上去,往山顶飞去。

        沈云收回神识,心道:看来叶罡是为了追寻血魔修而来。

        他很想知道,这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渊源。

        待叶罡快到山顶了,他从茅草后面出来,也学着叶罡的样子,从百宝囊里取出一块黑色三角巾遮面,驱动穿云步,往山顶跑去——没有飞剑,他只能靠两条腿跑上山去了。

        “站住!”快到山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喝。紧接着,脖上一凉。一柄长剑架在了上面。

        是叶罡。

        而沈云也是故意现出行踪,叫他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