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乾龙战天在线阅读 - 第四五一章 阴煞之气

第四五一章 阴煞之气

        谁也不知道祁督使大人是在哪里出了事。他留下的唯一线索是:去野鸡岭采灵药,已逾半月未归,也音信全无。

        是以,沈云只能采取笨办法,沿途寻过去。

        他的脚程远快过使用速行符的胡宁。即便是沿途寻过去,也每隔十五里就要略微放缓速度,等一等后者。

        胡宁是个聪明人。他本来也是打算一路找寻的。见状,便将精力全部放到了赶路上。这样一来,速行符的效力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一夜疾行。第二天,东方刚吐白的时候,两人已经到达丰成县。

        此时,离开城门还有半个时辰的样子。城楼之上,黑洞洞的,看不到守城的仙符兵;城楼外面有一片不小的空地,亦是静悄悄的,不见其他人。

        沈云还是三年前来过丰成县。与毗邻的石秀、永安两县相比,这里显得要萧条一些。但那时,这座城楼还是称得上“威武”二字的。不想,时隔三年,他再来此,却只见城楼破败,立在晨晖之中,有如英雄暮年。

        只是三年而已,变化也太大了些吧?

        他禁不住凝神细看。

        结果,这一看,令他吓了一大跳!

        死气!他居然看到丰成县的上空笼着阴沉沉的死气!

        通常,人从濒死开始,直至咽气后的十二个时辰,身体里都会放出一种灰黑色的阴冷之气。在修真界里,把它称之为死气。只要是炼气境以上的修士,都能用一双肉眼轻松识别出来。

        人固有一死。所以,对于修士们来说,死气也是与死水、乌云等一般的正常存在。

        一座县城里,少说也住着上万人口。那么多人,每一天都有生老病死。是以,县城上空存在丝丝死气,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是,永成县上空的死气,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它太多太浓了!

        除非城内发生了瘟疫之类的灾祸,在短时间里,造成了数以千计的死亡,不然,空中累积不了这么多的死气。

        难道城内在闹瘟疫?

        沈云连忙定睛再看。

        死气有如薄雾,凝而不散!

        不对!

        沈云摇了摇头。正常的死气当是随风而散,除非……

        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他不由打了个哆嗦,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当即调转灵力,聚于双眼,第三次再细看那阴沉沉的死气。

        果然!

        他看到了阴煞之气。

        祖师的玉简里说得很清楚。若有阴煞之气作祟,死气则日夜凝集,弥久不散。

        笼罩在丰成县上空的死气,正是因为阴煞之气的缘故,方凝而不散。只是目前,这些阴煞之气尚未成势,所以,城中的死气才如雾似烟。待到它们凝集成云,则阴煞之气势成,届时,整座县城瘟疫横生,用不了多久,便会化成一片死地。

        丰成县不是滋养阴煞之气的风水,好端端的,怎么会生出阴煞之气呢?

        沈云凝视着破败暮气的城楼,心思渐沉。

        据祖师的玉简里的相关描述,阴煞之气从本质上来说,与五行灵气一样,都是天然而生。故而,两者都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只不过,五行灵气于人有益,故而被人为的认定为“好”,而阴煞之气恰恰相反,于人来说,是有百害而无一益。是以,它便成了“坏”的了。这一点,类似于人们对“阳光与黑暗”。绝大多数的人喜欢阳光,而痛恨黑暗,全是源于他们自身的喜好,而并非两者真的一个是好的,另一个是坏的。

        但是,以上之言论,仅限于天然生成的阴煞之气。

        修真之人修为离不得五行灵气,是以,有的是手段叫一个地方的五行灵气从无到有,再到多,此为“聚灵”。

        反过来,邪魔之道依赖阴煞之气修行,他们蕴育、滋养阴煞之气的手段也不下于修真之人的聚灵之技。

        五行灵气于人无害,所以,聚灵不仅不会危害旁人,而且能造福一方;但是,养阴煞之气便截然相反了。它势必是害人的。因为阴煞之气于人有害而无益。但凡阴煞之气笼罩的地界里,没人能逃得过它的毒蚀。

        这也是修真之人对于邪魔之道深恶痛绝的根源所在。祖师的玉简里说得很明白,蕴育、滋养阴煞之气的诸多行为,是十恶不赦之举。身为修真之士,只要看到一起,便要破除一起,绝对不能容忍。

        祖师的教诲,沈云自然是要听的。

        此时,丰成县上空的阴煞之气尚未成势,以他的修为,应该能破除之。

        更何况,这一路上,他在多处找到了一模一样的暗记。经胡宁的确认,这些暗记正是祁督使大人所留。沿着这些暗记,他找到了这里。

        也就是说,在到达丰成县之前,祁督使大人都是安然无恙的。

        人是不是在丰成县里出了事呢?沈云当即环视四周。

        而在他审视阴煞之气的同时,胡宁已经四下找寻起来。

        这时,他蹲在城楼的边上,指着离地一尺来高的墙根,回过头来,喜道:“先生,请看。大人在这里也留了报平安的暗记。他进城了。”

        沈云吐出一口浊气,走过去细看。

        与前面的那些暗记一样,且看得出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看来,祁督使大人极有可能是在丰成县里出了事。而害他之人,就是那个躲在城里滋养阴煞之气的邪修或者魔道。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更何况,胡宁只是一位凡人高阶武者,碰上邪修魔道,完全顶不了事。是以,在事情没有查清之前,沈云不打算告诉他。

        环视四周,最终,他看中了右后侧的那座小山包,对胡宁说道:“离开城门还有些时间,我去那个山头上转一转。”

        胡宁知道他是要居高临下,察看城中的情形。这也是军中侦察之时惯用的手段。是以,他起身应道:“先生,我陪您一起去。”

        “好啊。”沈云正中下怀。

        老实说,此时此刻,他还真担心一个不小心,胡宁会成为祁督使大人第二,也着实不敢将人单独留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坏了牙的平安符,多谢书友闷骚大男孩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