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正牌辅助装置 > 第495章 沼泽地
    诺埃尔和他的损友华莱士等到视线从传送造成的影响中恢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后不禁为先前让众人准备好武器的决定感到非常庆幸,因为在这片满是水洼和茂密杂草的沼泽地中,不远处一队貌似负责巡逻的奇葩生物正在用一脸懵逼的表情望着这群突然凭空出现的精灵。

    就好像洗浴时看着突然从天而降的男主角不知所措的女主角那样满脸惊愕,配上福利满满的场景绝对能让双方在各自心中对彼此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至于接下来男主是捂住眼睛大喊大叫着连连后退结果脚下一滑发动传说中的神摔技能和妹子来个更加亲密的接触还是无比淡定地看着女孩的眼睛来上一句对不起走错了、女主是满脸通红地放声尖叫引来一群喝茶看戏不嫌事大的姬友还是反过来伸出手捏着少年的下巴调侃对方顺便奉送一些杀必死,那就要根据少男少女的性格来决定了。

    不过以上这些绝对不会出现在这支精灵小队和那些深渊怪物之间,他们在短暂的惊愕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互相厮杀,而不会是卿卿我我或者大秀日常。

    “吼——!”

    模样酷似豺狼的怪物发出愤怒的咆哮迈动四肢径直朝诺埃尔他们猛冲了过来,乱糟糟的完全没有任何队形可言,顿时让大叔放心了不少——混乱的表现说明对面队伍里没有指挥官一类的角色存在,自然也不会有那种需要十几个人围殴才能搞定的boss,战斗应该会非常轻松。

    精灵的队伍总共有将近三十号人,全部都是些像诺埃尔这样没什么特殊本领与天赋的小人物,但他们的实力并不弱,毕竟可以担当后方巡逻队的队长嘛。所以尽管刚开始有些慌乱,这些尖耳朵还是在深渊怪物靠近之前用他们各自擅长的方式朝对方展开了攻击。

    华莱士些许的微醉感早就在看见那群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可怕怪物之际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他可以用家中后院自己十分宝贝的猫隐果实发誓,打了这么多年的猎从来就没见过如此畸形恶心丑陋以及恐怖的生物,哪怕在最糟糕的噩梦里都不可能会出现。

    丫却偏偏在现实里出现了。

    仅有十个人的远程职业纷纷产生了紧张的情绪,一名法师甚至都在用严重走了调的声音吟唱咒文以试图维持法术的稳定——要知道以精灵的天赋在施展绝大多数中低阶法术时是不需要吟唱的——结果最后特喵的咬了舌头,形成到一半的法术当场就啪叽一声湮灭在了空气中。

    这家伙不去卖萌简直太可惜了,哪怕他和诺埃尔一样也是个大叔。

    相比之下华莱士这样的弓箭手就要好多了,最起码不需要担心自己的舌头会被咬出血,虽然他的手已经隐隐发抖到了完全不认为自己能够击中目标的地步。还好幸运女神对这个玩世不恭的酒鬼微笑了一下,使得他那支射偏的箭矢落在了旁边另外一个怪物的脑袋上,这才没有出糗。

    不过有着长时间交情的诺埃尔还是看出了些许不对劲的地方,忍不住用略带疑惑的语气开口问道:“呐,我说华莱士,你刚才……”

    “正常发挥。”

    “不是,我明明看见你瞄准的好像是……”

    “是正常发挥!”

    “这么秀真的不要紧?你是哪里来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傲娇妹子吗!?”

    在两人对话之际,华莱士已经抽出第二支箭射了出去。这次酒鬼大叔似乎不再紧张了,手也不再继续发抖,箭矢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最后径直扎入他最先瞄准的怪物额头中间位置,掀起了大片的零碎组织以及血花。

    怪物当即一声不吭的栽倒下来在满是烂泥的地面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不过并未死去,身体还在不断地抽搐着。要知道小气吝啬如米赛尔是不可能在这支送头小队身上进行任何投资的,他们使用的仍然是自己以前的武器,完全没有领取到哪怕一件经过精心打造的极品装备,华莱士自然也包括在其中。

    平常最多只能用来对付魔兽的长弓可没有铭刻什么强力的魔法阵,也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附魔,打孔镶嵌宝石魔晶这种事更是只会出现在梦里,所以它充其量只是一张粗制滥造的普通长弓而已,杀伤力真的十分有限——要不是华莱士箭术高超直接爆了头,估计箭矢扎在深渊怪物身上连稍微阻碍对方的动作都做不到。

    即便如此华莱士也没有能够杀死怪物,对方的生命力和愈合恢复能力都远超一般生物,就算脑部受损都不足以致命,只是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罢了。等到身体的伤势彻底恢复完毕,便能再次生龙活虎的站起来继续蹦跶。

    至于这具体要花费多长时间就不太清楚了,反正战斗拖得越久对精灵们越不利乃是肯定的。

    几个魔法师终于稀稀拉拉的扔出了几个没有多大威胁的法术,一个火球术甚至还丢到了某个深渊怪物脚边的水洼里,当场噗的一声整出了大片白色雾气,一时间战场上连人影都看不清了。

    “见鬼,你们这群法师都是阿库娅的吗,怎么会想起来在沼泽地里用火系法术的!?”诺埃尔见状忍不住满头黑线地大声怒喝道,“战士准备,随我冲过去近身干掉那些怪物!”

    【太危险了,雾气里的能见度并不理想,我们的战士很难互相配合的啊。诺埃尔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这样做会把我们全都给害死的!我可不要死在这种鬼地方,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

    拔出佩剑架起盾牌的诺埃尔并没有注意到身边老友那滴溜溜转个不停的眼睛,将长剑举过头顶朝前方用力挥下,接着第一个带头冲了出去。

    讲道理这里高呼一句为了联盟或是为了部落能够更加有效的振奋士气,然而诺埃尔什么口号都没有喊,他只是默默迈开双腿用实际行动做出了表率。其实这种方式才是最有效的,因为队伍里的成员都是些在部队底层做了很长时间的老油条,说难听点他们乃是一群失去了梦想的咸鱼,上级下达的任务都会用恰到好处的精力以恰到好处的程度完成,又怎么可能会被随便几句口号给打动?

    只有作为上级的诺埃尔自己带头,才可以让那些家伙认真起来,虽然这个所谓的“上级”大叔自己一点也不想当。

    和华莱士抱有同样疑问的人也不少,但既然诺埃尔已经带着部分战士冲了出去,剩下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当成没看见的样子站着打酱油,纷纷跟随在了后面;等敌我双方互相接近之后,这些疑问者总算是明白了诺埃尔的想法,因为雾气尽管很重可气势汹汹迎面而来的深渊怪物身上却沾染着大量污泥,隔着老远也能看到它们的大致轮廓,绝对不可能会出现无法分辨敌我的情况。

    唯一比较难受的是精灵们自身的队形也出现了散乱,根本不能进行有效的配合,在雾气中遭遇怪物的话基本都需要一对一来决出胜负了。当然也不排除附近有别的队友在攻击敌人自己却看不见的情况,至少在雾气完全散去之前是这样。

    华莱士完全看不到雾气内部的战况,他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些许黑影并从那里面听见各种怒吼嚎叫金属与硬物碰撞以及肉身被撕裂的声音。天知道在雾气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战斗非常激烈这点根本毋庸置疑,而且还是一分钟内就会出现大量死伤的那种。

    幸运的是,由怪物发出的咆哮声迅速减少,等到雾气自然散去时,已经没有一只深渊杂兵可以继续站着了,它们全都倒在地上的血泊之中。没错这些家伙的确拥有很强的恢复能力,但身体被砍成好几段后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战斗已经彻底结束。

    精灵方面同样也有出现伤亡,几个由于紧张或者别的原因导致动作变形的家伙受了轻重不等的伤,一个倒霉蛋被自己人误伤,还有一个则是丢掉了性命,不过总体而言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匆匆走到诺埃尔旁边之后,华莱士忍不住上下打量着老友认真地问道:“你没事吧?说真的好好的为什么要主动冲上去和对方玩近战,在原地摆好阵型等着它们扑过来不好吗?”

    然而诺埃尔并未第一时间去理会自己的老友,将手一挥便带头走了出去:“所有人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如果不出所料深渊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来了,我们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哪怕是战斗也不行。”

    听到对方这样说华莱士方才理解地点了点头:“是担心会被深渊的援军缠住才主动出击速战速决的吗?好吧,虽说一个个弄得满身都是泥水,可毕竟有很快就结束了战斗。只是这样真的好吗,我们带来的疗伤药可不是能够随便挥霍的。”

    为了跟上部队一起行动,那些受伤的战士都使用了米赛尔提供的疗伤药。长老大人在这方面倒是没有太过吝啬,毕竟精灵一族很擅长从自然界收集生命精华制作疗伤药,这玩意就跟大白菜一样便宜。

    再说不给装备就算了,连药水都不准备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对于老友的提醒诺埃尔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没有办法,在被源源不断赶来的深渊怪物团团围住和消耗药水付出伤亡之间,换了你会选哪个?”

    “嘛,也确实如此呢。”华莱士闻言不禁苦笑了一下,他很清楚自己这位为人处世都相当正经的老友根本没有其它选择,或者说无论换了谁来做决定都是一个样,“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总不能像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窜吧?”

    虽然金毛猫和晨语可以侦测出深渊干扰仪器的大致方位,但别的器械却没有她们俩这么大的本事,也就是说没有也不可能携带这两个辅助装置的诺埃尔等人根本没法确定自己的目标在何处。

    南宫荣就这个问题专门向金毛猫探讨过,结果小萝莉却回答说,深渊的仪器干扰的不是什么电波通讯而是在影响整个位面,其体积绝对小不到哪里去,诺埃尔等人被传送到附近后只要不是眼瞎很快便能发现,然后将少年给打发了回去。

    对此精灵大叔自然是不知道的,如果他有知道的话,百分之百会一把揪住金毛猫的衣领用全身的力气对她狠狠吼上一句:“你说的那玩意究竟在什么地方,为何我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是的,诺埃尔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可是一片荒芜的沼泽地,虽然杂草丛生也多多少少长着几棵树,但总体地势十分的平坦没有什么起伏,如果真有诸如铁塔之类的东西矗立着,早就第一眼便发现了吧。

    问题是现在什么异常都没有,若非才传送过来就遭遇了深渊怪物,说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诺埃尔都会相信。

    因为精灵们完全未曾在此处看到任何的人工痕迹,甚至连深渊能量的侵蚀都没有,纯净天然得就好像是一个自然保护区——只要忽略先前被尖耳朵们砍成满地马赛克的那些奇葩生物即可。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诺埃尔对华莱士的提问给出了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显然他也有点拿不准主意的样子,“总之只要不被深渊堵住包围了就好,我们就在目标附近,多转几圈总能发现的。”

    “我倒是有个建议,你来看看合不合适。”

    诺埃尔顿时拼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友满脸不可置信地说道:“不是吧,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学会动脑子想事情了?”

    华莱士毫不犹豫地摆出了一副面无表情的造型:“告辞。”

    “对不起,刚才只是在开玩笑,你有什么办法还请不要保留的尽管说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