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死帝尊在线阅读 - 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磕头求救

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磕头求救

  “该死,丹塔都被苏真杀的丢盔卸甲,两任塔主,诸多元老都陨落,剩下一群土鸡瓦狗还敢来找本座麻烦?”万恶之祖骂骂咧咧,没想到一寸寸的把乾坤八卦炉祭炼遍,自家越陷越深,都基本脱离不得,结果还藏有丹塔印记。

        更没想到。偏

        偏这时候找他,惊醒魔蟾才是麻烦。万

        恶之祖疯狂操纵炉鼎,想切断那无形联系,然而印记藏得太深他没有丝毫办法,那头身躯庞大如山岳,浑身长满疙瘩,丑陋无比的外域魔蟾,再次发出呱鸣,眼皮翻动,明显要苏醒。

        “逃!”万

        恶之祖吓得魂飞魄散,不敢再管印记,嗖的声遁到炉鼎上空。乾

        坤八卦炉还在颤动,一股古老残暴的气息逐渐蔓延,外域魔蟾在苏醒……万恶之祖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滴溜溜的乱转,然而没半点方法脱困。突

        然——他

        察觉洞穴有气息侵入。

        “你害本座性命,本座要拉你垫背!”万恶之祖面目狰狞,知道此番大劫逃不掉,准备跟敌人同归于尽,他掀开炉鼎,召唤出一条黑焰匹练,毒蛇般盘在身边扭动。嗖

        。

        【罪魁祸首】闯进来。

        “死!”万恶之祖暴喝声,操纵匹练射去。苏

        真找到此地,刚进入就感觉热浪扑面,一条毒蛇般的黑焰匹练,迎面卷来,他伸出右手,掌心气血罡劲喷涌,轰的声将黑焰匹练击溃,到了他如今境界,这种级别攻击,早已对他造不成半点影响。万

        恶之祖连番遭难,而今实力,相当于皇家学院精英学生级,就算龙武浩一都能随手镇压他,更别谈是如今的苏真。“

        什么?”万

        恶之祖没想到黑焰匹练,被对方抬手击溃,脸色骤变:“丹塔一群老弱病残,不可能躲得开,你难道是那颗成精神丹?”他突然意识到,丹塔敢卷土重来,再找麻烦,肯定不是一群元婴主使,乾无极都吃瘪,唯有出身丹塔,天下唯一一颗神丹,化身元神境的【二祖宗】。

        顿时,他心沉入谷底。颠

        峰时期他被红尘禅师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被镇压在青州武道刻碑下,现在状态连巅峰十分之一都没有,碰到元神道祖,挣扎都不用挣扎。万

        恶之祖绝望长叹:“本座纵横天下数千载,注定要证道元神,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我不甘啊!”

        “万恶之祖,见面就攻击我不说,还发出这种感慨,这可不符你性格,遭遇了什么麻烦,说出来让我听听。”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来。这

        声音就算他眼瞎耳聋都忘不掉。

        万恶之祖立刻瞪大眼睛,惊震的看向前方,脱口吐出俩字:“苏真?”碰

        撞产生的尘埃散尽,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踏步出现,赫然是苏真。

        “这么多年你都没摆脱此炉鼎,看来我对你高估了。”苏真一眼看去,就确认万恶之祖还是器灵状态,受乾坤八卦炉禁锢,本以为此番前来,万恶之祖已夺舍重生,只是舍不得此神器会随身携带。

        “你还有脸说?”万

        恶之祖怒发冲冠,表情狰狞无比:“要不是你祸水东引,让乾无极那蠢货来围剿本座,本座怎会中断脱困,被迫跟丹炉再次融合?再后来,为避免丹塔追踪本座,将此物祭炼一番,导致越陷越深,几乎成为真器灵!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哦,还有这事情?”苏

        真眉头一挑,根本没放心上。万

        恶之祖越看他这幅模样越愤怒,但他知道,自己绝非苏真对手,在此地想办法脱困时,他曾悄悄驾驭炉鼎,到兽州中域打听九州最新情况。知道苏真今非昔比,越来越恐怖,号称【元神之下皆蝼蚁】,据传他连元神都斩杀过。当

        年,他就打不过。现

        在——

        万恶之祖反抗念头都没有。

        “苏真,你是想夺走乾坤八卦炉?本座虽杀不死你,但就算拼的魂飞魄散,也不会让你得到此炉,你还记得它真正器灵,那头域外魔蟾吧?它即将苏醒,本座会以生命为代价,将其唤醒,一个器灵苏醒的神器,看你拿什么掌握!”万恶之祖对苏真恨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自杀都不给苏真机会。“

        你这种老鬼,宁愿出卖一切,都得苟且偷生的活着,现在倒很刚烈?”苏真眉头一挑,放开灵识,笼罩丹炉。

        下一刻,他便明白原因。

        “呵。”苏

        真轻笑起来:“原来是域外魔蟾要苏醒,你横竖都是死路一条?”他负手而立,一副作壁上观的模样,看着万恶之祖:“我给你时间,你唤醒魔蟾,等你被魔蟾吞掉,我在斩杀魔蟾,照样能得到此炉。”“

        域外魔蟾是神器器灵,比元神道祖还古老,你不可能杀……”万

        恶之祖尖叫。

        可没说完,他突然哑火,脑海中闪过一道记忆。

        当年他借洪龙鹤骨骸重生,并看不上那具肉身,始终垂涎三尺的是苏真,趁着南海妖族侵入青州南域时,他趁乱夺舍苏真肉身,结果在对方脑海里,碰到了此生最恐怖的一幕。

        现在回想起来都胆颤心惊,后怕不已。而

        且——苏

        真脑海里藏着的东西,远远超乎他想象,就算外域魔蟾跟其相比,都有天差地别,而魔蟾是器灵,属阴魂,岂非恰巧被苏真克制?

        念想至此。万

        恶之祖燃起希望之火,态度都软化了:“你,你真能……杀死魔蟾?”

        “你太久没出世了,我能炼化天仙残念,斩杀元神五六尊,区区一个器灵算什么?你不是想以性命唤醒魔蟾,玉石俱焚,也不让我得到乾坤八卦炉么?我等着呢,你开始吧。”苏

        真云淡风轻。万

        恶之祖却彻底怂了,噗通声,在鼎盖上跪倒,涕泗横流的求饶:“苏天骄,我错了,求你高抬贵手救我一命,我是道藏巅峰,能证道元神的存在啊,我不想死!求求你,只要你肯救我这次,我发誓为你鞍前马后,唯命是从,你一定要大发慈悲的救我啊!”果

        然。只

        要能活命,他可以出卖一切,苟且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