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死帝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唯我神门创始人

第五百七十五章 唯我神门创始人

        学生会称霸内院多年,没任何人敢找茬,养成了散漫的脾性,就算是水牢都只用一座隔水阵法笼罩,松散至极。



        苏真简单摆动下阵法,成功潜入牢中。



        一入牢中,景色大变。



        眼前是一条漆黑的走廊,墙壁上镶嵌铜灯,尸油燃烧着,冒着幽绿火光,营造出阴森恐怖的气氛。再加上牢房位于潭底,环境潮湿,走廊上长满了湿滑的苔藓,屋顶还滴答着水珠。



        滴答。



        滴答。



        空旷的牢房里,回响着水珠滴落声,幽暗而深邃。



        走廊两侧是一间间牢房。



        牢房跟衙门的一样,都是手臂粗的木栏,但这些木头是“铁骨木”,经过炼器学生祭炼,刻画阵法后,都有着灵器级的强度。



        凝煞初期想悄无声息的毁坏不容易。



        大部分牢房是空的。



        苏真放出灵识探查,发现只有最里面的两间有人,其中一个气息似曾相识,赫然是轩辕翳。



        快步走过去。



        入目景象让苏真瞳孔一缩。



        轩辕翳躺在地上,浑身上下全是血,有九根刻着咒文的铁锥,将他双掌,双肩,小腹,双膝,双脚钉住,一根类似伏魔链的法器,拴住他的脖子,另一头镶嵌在墙壁里,把他活动范围固定在两米之内。



        实际上用不着伏魔链。



        那九根铁锥就“九子追魂钉头书”,是一种极其邪恶的歹毒法器,钉到人体上后,可阻止真气运转,让修士变成凡人。



        但其刺穿身体的痛楚一点都不少!



        换句话说。



        轩辕翳现在就是凡人阶段,可他的身体却被九根大铁锥给刺透了。



        剧痛,可以想象!



        轩辕翳披头散发,脸被乱发遮盖,看不清模样,但气息已虚弱无比。



        苏真低喊一声:“学长。”



        轩辕翳一动不动。



        见到这样,苏真皱了皱眉头,准备扳断灵器木栏,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一声冷漠从背后传来:“我要是你绝不蛮干。”



        苏真扭头。



        说话者是后面那间牢房里的学生。



        刚进水牢,用灵识探查时,苏真就查到除了轩辕翳,还有另一个人,那一个的气息颇为浑厚,还以为是刚入水牢不久的,可当对方样貌入目后,苏真大吃一惊。



        这是一个“老人”。



        一个白发苍苍,满脸褶皱,皮肤耷拉着长满老人斑,眼珠子浑浊无比,牙齿都快掉干净的老人!



        看起来……



        已是耄耋之年,行将就木。



        苏真一惊:“你是导师?”



        “老人”咧嘴一笑,露出掉了一多半的黄牙:“来内院的导师都是天罡境,而我连天罡阳脉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导师!倒有一位凝煞境的管事,就是点将殿的白老,不过那家伙,我总感觉他比天罡导师还厉害……我跟你一样,是个学生。”



        学生?



        苏真眉头一挑,这家伙比白老还接近大限,怎么会是个学生。



        凝煞寿元千载。



        难道说,这个学生已经一千岁?



        “怎么,不像?”



        “老人”看了眼胳膊上的老皮,自嘲一声:“的确,这副模样怎么都不像学生,不过你若被九子追魂钉头书禁锢上四十年,模样比我还惨。”



        “你被关了四十年?”



        苏真这才注意到,他的身上也有九根铁锥,但跟轩辕翳一动不能动不同,“老人”虽然行动不变,但抬胳膊,站起来都能做到。



        发现这一点,苏真警惕几分。



        不管四十年是真假,带着九子追魂钉头书还能活动,足以让苏真重视。



        “老人”问:“你是新生?”



        “刚入内院不久。”



        “老人”点点头:“难怪敢找学生会的麻烦,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且问你“唯我神门”现在怎么样了。”



        “我说了,我刚入内院。”



        “老人”一愣:“刚入是多久,连唯我神门都没听过?”



        “昨天。”



        “……”



        “老人”陷入震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啧着嘴道:“刚入内院就跟学生会做对,也是厉害,你可知道你招惹了什么庞然大物?”



        “知道。”



        “那你还敢……”话没说完,“老人”就从苏真眼里读到了淡然的自信,随即哈哈一笑,不过说这个话题,而是道:“水牢的阵法很粗糙,不过连接着传音阵,你若蛮力破坏铁骨木,水帘洞里的那群伪君子会立马收到消息,你先去牢房尽头,把那个中枢阵盘改动一下。”



        苏真没急着去,而是问:“学长为何帮我?”



        “你跟学生会做对,我跟学生会有仇,当然该帮你。”“老人”道:“我没老眼昏花的话,你是凝煞四重吧,有胆量是好事,但实力不够也白搭。你救出他后,顺便救我出去,我可以帮你对付学生会。”



        苏真问:“学长是……”



        “老人”道:“我叫宫泰,唯我神门创始人,凝煞十重修士,遭姜天元暗算,被困于此四十年。”



         ? ?t5矴?t @2('??f}????q????;??4        自我介绍时,语气里充满自豪。



        凝煞十重?



        苏真眉头一挑,他看过内院资料,十大高手里可没有宫泰这号人物,甚至唯我神门他也有一点了解,是个二流势力,连花果山都上不去,这种情况下,居然水牢里还关押着一位十重大高手?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



        内院十年举行一次大赛,排名是根据大赛而定,宫泰被囚禁四十年,早就跌落榜单了。



        救还是不救。



        皱着眉头思考片刻后,苏真下定了决心……



        救!



        他自己丝毫不担心学生会与妖盟,但对相思洗红豆等人来说是威胁,一旦全面开战,苏真分身乏术,万一有些闪失追悔莫及。



        相比之下。



        宫泰肯插手的,那就万无一失了。



        苏真当机立断:“好,我叫苏真,我并不懂阵法之术,改变中枢阵盘还请学长指点。”



        在宫泰的指挥下,苏真断掉了传音阵。



        随即。



        八龙之力爆发,在宫泰惊诧的眼神里,把铁骨木扳开闪身进了牢房。



        “学长,学长。”



        苏真轻唤两声,而轩辕翳一点反应都没有,扭头看向宫泰:“这些铁锥我直接拔出来,还是怎样?”



        “别!”



        宫泰连忙制止:“九子追魂钉头书跟经脉纠缠到一块,冒然拔出来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经过四十年的摸索,我已经弄懂了它,你先把我救出去,慢慢解。”



        ……



        与此同时。



        水帘洞中,一座奢华洞府里,床榻上躺着一个没了手脚的白面小生,他打飞一名女学生喂来丹药,面目狰狞的尖叫:“报仇,报仇,我要报仇!”



        面容姣好的女学生连忙道:“学长别动怒,这对身子不好,交给包学长他们解决吧。”



        啪!



        白面小生用仅存的左手,扇女学生一记耳光,怒骂道:“滚,臭女人,你说着关心我,实际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你盼着我出事不是一两天了吧?滚,给我滚,要不然少爷把你手脚也砍掉!”



        他彻底疯了。



        女学生雪白的脸蛋儿上,有一记殷虹的掌印,她忙离开床榻,眼底闪过一丝愠怒,还是深深的低下头,弯腰朝外面退去:“学长心情不好,我先告退了。”



        “滚,快滚!”



        白面小生怒吼,但就在女学生要离开房间时,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喝道:“把葛鹏喊过来,我要去水牢,那个轩辕翳跟姓苏的不是同学么,少爷要砍掉他的手脚!”



         ? ?t5矴?t @2('??f}????q????;??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