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赤兔记在线阅读 - 445 东边日出西边雨(五)

445 东边日出西边雨(五)

        点娘的编辑大人又问我要不要上架了,上一次问大约是几个月前。那次编辑大人给我消息,但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没理会。兴许是忙的忘了,把人家晾了几个月。嚯嚯!

        上架之后的人生是不自由的。不过内心里也有一点小想法,是不想顶着同人的名字,赚已故黄师的一点小钱。就以此文感谢黄师当年所赐予的武侠与欢乐吧!

        加油,争取完本!

        ------赤兔记------

        风云敛去,很快露出了一片片明镜似的天空。在令东来离去之后,阿飞三人并没有在原地停留,而是在最短时间内离开了此地!

        毕竟厉若海与令东来弄出来的动静太大,风雨交加,雷霆闪电,想必大江湖很快都会知晓此事,一定会有人过来打探消息。对于黄系的高手来说,更容易猜到这里应该有破碎级别的人在交手,个别人过来趁火打劫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阿飞嚷嚷着不惧,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低调的离开才是正道。厉若海有伤在身,阿飞便将赤兔马放了出来,作为邪灵的坐骑。

        赤兔马行走平稳,气力悠长,即便是穿山越岭也是如履平地。师徒几人牵着马,挑着担,边走边聊,简单说了说各自的经历。

        相比阿飞的一通打打杀杀,厉若海与三戒这边就比较简单了,当时被人算计分开之后,他们就迅速摆脱了敌人,并在赐你一枪的指引下转移到了此处。

        这个地方有一个荒废的酒馆,至于历史来历就不可考究了。赐你一枪之所以知道这个地方,得益于他的小江盟这个情报组织。

        当年的边荒集破灭之后,这样酒馆就散落到不同的场所,很多都成了贼窝。这个酒馆地处偏僻,赐你一枪原本计划在半路上弄个临时歇脚的场所,便提前带着长枪门的玩家们将这里盘踞的十几个小毛贼给清扫一空,不曾想今日遭受了一场无妄之灾!

        “遗项城的水很深呐!破碎虚空又将四方势力都引来了。七星楼的事只是一个集中的爆发,不代表遗项城就此平静了!厉工,厉工,唉!”

        听完阿飞的经历后,厉若海坐在马上轻声叹息。

        厉工也是一代魔门巨擘,说起来与厉若海还是本家。大江湖就有传闻,说厉若海是当年厉工的后人。当然这属于无稽之谈了。不过这厉工为了破碎虚空的事情弄出这般谋划和动静,最终落得这个下场,却让人不得不感慨唏嘘。

        阿飞却捏着折断的手指骨,一面用真气疗伤一面不屑道:“不平静也无所谓。反正大江湖最大的反面BOSS都已经挂了,再来的人恐怕都是一些阿猫阿狗,不足为惧!眼下咱们三个都可以动手,不比之前那般受约束……哼哼,我倒是要看谁还敢来!”

        说到这里,就听的“咔”一声轻响,他将一根错位的手指掰正了,然后轻轻的甩了甩!

        “你的手如何?”厉若海悠悠道。

        “还有几根手指是断的,接不好但不碍事!”阿飞轻描淡写道。

        三戒却道:“门主坏了独门兵器,你又伤了手。若是真有人来了总归是有些麻烦!咱们还是抄小路为妙。天聋地哑兄弟已经给我们探了路,这周围没有什么玩家。”

        “没玩家不代表没NPC。那俩兄弟眼神不太好,像令东来这样的人就看不到了。要是有NPC来,那只能你就先上了!”阿飞斜眼道,“听说你看了刚才一战,感慨良多啊!”

        “一般一般,略有收获。若是闭关个几天,说不定也能如你这般领悟个绝学出来!”三戒面不改色道。

        阿飞却是一扬眉毛:“你要是真能自创绝学出来,咱们长枪门算是真的要兴起了。眼下门中高手也就是你我加上大师兄三个毛人,和那些名门大派真的没得比!唉!”

        这句话倒是勾起了俩玩家的心事,便是那厉若海也是沉默了。

        虽然这几个人对江湖争霸没有什么念头,但谁也不会嫌自己门派人多。长枪门人数在魔山八门中算是第一,不过放到大江湖上就一般般了,比之峨眉华山更是远远不如!

        “我说,等大师兄来了,咱们就把那件事情定下来吧!他也该加把劲,把魔山派的大师兄也拿下了,否则只做我们长枪门一门的大师兄也太屈才了!等他做了大师兄,更要想办法合魔山八门为一体,同气连枝,荣辱与共,这样才可以与华山,峨眉,少林,武当这些大派相抗衡!”

        “同气连枝,荣辱与共,抗衡少林武当么?”阿飞摸摸下巴,忽地脸色一变,古怪道:“听起来怎么像是当年的五岳剑派并派。而你我就是左冷禅和岳不群一样!”

        “咳!瞎说什么大实话。破碎虚空之后的一个月就要重新选魔山派大师兄了。到时候你我需各自出手,在资格预选赛阶段就把那些对手都帮赐你一枪给清理了!”三戒忽道。

        阿飞摸了摸鼻子道:“魔山八门并派也不是不行。门中没有几个真正的高手。除了金环刀之外,就无人可以与一枪来争夺魔山大师兄的位子了!金环刀武功那是真的强,恐怕门派中除了我,旁人都胜不过他,大师兄也悬!”

        “你和金环刀也是好友,保险起见就劝他退出!”三戒道。

        阿飞摇摇头:“金环刀虽然和我关系不错。但是他做事公私分明,一是一,二是二,从来不会看在旁人的面子做事!倘若他也想做魔山派大师兄,没有人能让他改变主意!”

        三戒无语,良久才道:“如果这样,只能想办法让他遇到你了!哦,对了,这次他跟了天刀宋缺!听说这俩耍刀的还挺投缘,宋缺一定会教他不少好东西的。你担不担心?”

        阿飞嗤之以鼻。

        “宋缺而已,连我都可能打不过,教出来的徒弟又能咋地?”

        三戒却是悠悠道:“嘿,有些大话不能乱说!我可听说某人在这之前夸下海口,要拳打令东来。结果反倒是被人家一动不动的震断了手骨!”

        阿飞脸色讪讪,忽地大喊道:“那个谁,咱们不是还有个强力战斗力风行烈么?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只不过是出去找些吃的,难不成被狼叼走了!”

        见阿飞如此转移话题,三戒和厉若海皆是摇头一笑。

        ------赤兔记------

        “金环刀,你笑什么?”

        天刀宋缺用一根树枝穿了几只青蛙,在火堆上慢慢翻动着,恰到好处的力道和速度让每一寸蛙肉都烤的火候十足,香气也是慢慢的溢了出来。

        宋缺虽然是一代阀主,但是行事作风都很随意,比较简朴。这一路破碎虚空,他与金环刀同行,极少在豪华酒馆大吃大喝,基本都是风餐露宿,就连一日三餐也往往是自己动手。

        今日他们路过一个水洼地,见到了几只青蛙,宋缺不知怎地童心大起,亲自下水捉了几只,然后随手剥皮烤制,准备大快朵颐!

        不过这位绝世刀客还是留意到了一旁休憩的金环刀。那厮正在看着一封信,信上的内容似乎很有趣,让他黑瘦的脸上都浮现了一丝笑容。

        听到宋缺与自己说话,金环刀轻轻一抖信纸,收了起来,缓缓道:“听到几个有趣的消息,或许前辈会感兴趣呢!继宁道奇被人干掉之后,傅采林也同样失手了,死在了我们玩家的手中。猜猜是谁干的?”

        那宋缺的目光只是盯着蛙肉,良久才道:“能杀傅采林的玩家不多,即便是多人联手也不好办!这个傅采林的剑法出众,尤其擅长群战,所以只有少数精英玩家才可以做到。你之前提过几个人,如果不是苦命的阿飞,或许就是云中龙,大剑神或者封于修等人。亦或者是他们几人的联手!”

        “前辈慧眼如炬!是云中龙和大剑神的联手!”

        “哦!我记得之前的宁道奇也是被这两人所杀吧!了不起!”宋缺淡淡赞道。

        “这两人之前是死对头,现在竟然也学会联手了。嘿,看来一定是极大的好处了!按照这个趋势,或许不用多久就会来找上前辈你呢!”金环刀咧嘴笑道。

        宋缺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宋某巴不得有人来主动惹事!尤其是你们这些玩家!最好那个苦命的阿飞也来!听说他击杀了移花宫的邀月,这倒是让宋某也很感兴趣。”

        “你应该多找NPC交手,还能得到一些感悟呢!就像刚才的天气异象,一定是某两个高手比武切磋了!”金环刀摇头道。

        “哼,那些感悟宋某从来都看不上。只不过是某种变相的武道记忆,得到的越多,看似领悟的越多,但是也会对自己原本的武道带来冲击。我只相信自己一招一式练出来的武功,如此才是最纯粹,最能发挥出其威力极致。我的井中八法就是最纯粹的刀法,容不得一点儿杂质!”

        金环刀听了也不由得点头,叹道:“前辈令人佩服!你的刀法到了神乎其技的程度,不愧为当年的江湖第一刀手!”

        宋缺却冷笑道:“只是有人还看不上某得刀法,我已经把井中八法都教你了,结果没看到你修炼过一招一式!”

        金环刀一愣,旋即哈哈大笑,站起来仰首道:“前辈有刀法的纯粹,我金环刀虽不才,却也有我武道的追求。我之前修炼天剑绝刀,更是炼制了日月斩作为兵器,正在想着借助兵器自创一门绝学神功,如那苦命的阿飞一样,一出世就要震动武林!所以前辈所传的井中八法,在下不是不肯练,而是在消化吸收,变成在下的武功。井中八法虽好,只是在我心中,还不如我的“日月星辰诀”来的好!”

        “日月星辰诀?你的口气还不小!”宋缺摇摇头,似有不屑。不过他的眼神中却透出一股激赏!

        此子不错,不愧是能让自己看上眼的人!甚至在心性和武道坚定上比那苦命的阿飞都要好!

        就这说话的功夫,青蛙已经烤好了,浓郁的香气勾起了两人的食欲,金环刀也顾不得自己的武道修炼了,直接一步夸跨过来,毫无风度的一屁股坐到了宋缺面前。

        宋缺看了他一眼,顺手从树枝上取下一只烤好的青蛙丢给他。金环刀大喜,正要大快朵颐,忽地脸色一变,双手拿着青蛙有些讶然的看着不远处。

        宋缺也同样把目光落到那边,却见浓密的林中并肩走出两人,站在十丈之外看过来。其中一人笑道:“吃青蛙?原来金兄你还有这个爱好!”

        金环刀却是放下了青蛙,叹道:“云中龙,大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