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赤兔记在线阅读 - 444 东边日出西边雨(四)

444 东边日出西边雨(四)

        今天在出差的飞机上,抽空用手机随便码点字,旁边的哥们看见了,问我是不是在写小说,非要小说的名字要拜读什么的。我坚持原则,就是没给他。哈哈!

        ------赤兔记------

        阿飞一面倒飞一面大笑:“先糊你一脸血,让你自个儿清醒清醒……”不过话没说完便是住了嘴。对方竟是伸出一只极白的手掌,五指张开在面前轻轻一抓,将自己之前洒出去的一蓬血尽数捏到了手中!

        原来这一蓬血看似溅到了对方脸上,实则是被一层真气给挡住了。

        看着原本应该糊到对方脸上的十几滴血被几根灵活的手指一一捏住了,最终化作了指甲盖大小的一团,在对方指尖上滴溜溜的转着,阿飞终于被震撼住了!

        知道对方是个高手,但没想到竟是这般的高手!怪不得连厉若海都要受伤了!

        他人在半空,脑子里却转的极快,知道自己貌似是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强的对手!多年来的江湖经验让他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受伤的手掌轻轻一挥,表面的血液迅速凝结,化作了一颗颗血红色的冰晶朝对方极速射去!

        趁着这个空挡,他另一只手凭空一抓,久不露面的玄铁红缨已经出现在了手心!

        敌人太强,阿飞要用出所有的手段了!若非如此,怕是连护着厉若海安然撤退的机会都玄了!

        “住手吧,阿飞!他不是敌人!”

        厉若海的声音传来,终于阻止了阿飞下一个冒险的动作!

        蓄势待发的阿飞身形一缓,他身上的杀气满的都要溢出了,但出于对厉若海的信任,他还是凭空止住了去势,落地之后愣了一下,喝道:“不是敌人是什么?”

        手下兀自不相信的抖了抖枪头,若有若无的指向了对方!

        三戒这也才反应过来,连忙道:“阿飞,你来的太突然了……对方是令东来前辈,先不要动手!”

        阿飞虎躯一抖:“谁?”

        “无上宗师令东来!他是来和门主切磋武艺的,之前也不是生死相搏!你的长枪可以收起来了!”三戒赶紧道。

        阿飞脸上的震惊之色可以想见!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看上去有些邋遢却又厉害的有些离谱的高手竟是那令东来!

        大江湖黄系的第一人么……

        怪不得这么拉风!

        他心里一时间翻起了惊涛骇浪,看了看厉若海,又看了看地上的一片狼藉和断裂的丈二红枪,脸色却是阴晴不定!

        那令东来也是住了手,站在原地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阿飞。之前阿飞打出的最后几片冰晶对他没有什么威胁,早就被他轻松点开了。他只是随意的将右手放在腰间的位置,那颗血珠在几根指尖舞动,被一股奇妙的真气包裹着,快速旋转而不散,给人一种奇妙而玄乎的感觉!

        “阿飞,这一次令兄是专程来找我切磋武艺的。我们定下了三招之约!如今三招已过,令兄准备离去,然后你就闯过来乱打一气……如此未免有些莽撞了!”

        厉若海出声轻斥道。不过话虽这般说,脸上却带着某种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知是觉得阿飞刚才对战令东来的表现还不错,还是因为此子为自己抢着出手的心思。

        听了厉若海的话,阿飞哪里还搞不清真相!不过他还是阴沉着脸,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令东来而改变态度。

        “原来是这样!这场惊天动地的暴风雨就是你们俩弄出来的!哼哼,不过我看令大侠下手也忒重,不像比武切磋的动机!打伤了厉帅还不算,连丈二红枪都折断了!嘿!”

        他这般态度让那三戒微微吃惊。令东来却毫不生气,只是悠悠道:“邪灵武功太高。老夫和他比试,必须出全力应对,无法完全控制力道。否则受伤的可就是我自己了……至于你,苦命的阿飞!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大江湖的武林盟主,名不虚传!刚才对付老夫那几下,高手底蕴尽显,便是老夫也要称赞你几句了……”

        “不敢当!”阿飞鼻孔出了一口气,语气酸酸道:“如果真是高手,就不会被你打断了手骨,还取了一坨血在指尖玩耍了!”

        满满的酸气充满全场,三戒和厉若海相视一笑,终于明白阿飞为何态度不善了!

        想是感觉被对方压制教训,心里不爽了。

        那令东来微笑道:“你虽然武功不错,但是有些手段却不够大气。刚才还想把血甩到我脸上……这可不是高手做派!”

        “怎么,打不过你,难道还不能溅你一脸血?”阿飞眼睛一瞪。

        “阿飞,休得无礼!”厉若海终于看不下去了,“方才令兄已经对你手下留情了。而且方才一战为师也是获益匪浅,你莫要胡来!”

        “……是!反正我也没有把他怎么样!算了!”

        阿飞收起了红缨,面色不愉的站在一旁。不过他心里却远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放着刚才短短的交手画面,不住的惊叹“我擦,果然不愧是令东来,这一招,还有这一招……看来我真不是对手!”

        “令兄,阿飞顽劣,还望海涵了!”厉若海摇摇头,对着那令东来言道。

        那令东来却哈哈大笑:“无妨,没想到大江湖的武林盟主这么有趣。你这一滴血我取走了!”

        “嗯?你拿了我的血要干什么?”阿飞吃了一惊,“要拿来扎小人,诅咒我吗?”

        三戒差点儿喷出来,暗想阿飞你可真能想啊!令东来却悠悠道:“数十年来,我与世上高手过招。无论胜负我都会取走对方一点儿东西做个纪念。方才与厉兄过招,是截流下了他的一点炎阳真气。至于你,就用这滴血代替吧!”

        说完这话,他手指轻轻一抖,那滴血竟是忽然消失了,也不知被他藏到了什么地方。

        阿飞却目瞪口呆,想不到令东来竟然还有这个古怪的癖好!不过这样的人在武侠史上也不是没有,比如古系就有一个剑客叫做薛衣人,每一次击败对手,总要取一件对方带血的衣服收藏,久而久之就被人称为血衣人了。

        按照这个逻辑,不知道令东来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外号了,盗血宗师么……

        令东来没有理会阿飞的古怪脸色,只是淡淡道:“苦命的阿飞,你的武道已经登堂入室,甚至有自成一派的潜力。希望下次见面,你不要让老夫失望才是!”

        “你什么意思?”

        阿飞脸色一变,嗅出了一丝奇怪的味道。我又不是NPC,也不参与破碎虚空,你找我作甚?莫名其妙!

        “今天你对令某出手三招,令某却一招没回。下次见面,我一定会还你三招,如果你还是这个实力,或许就不能陪着厉若海继续此程了!”

        说完这句话,令东来微微一笑,衣袖一挥,身子迅速往后退去,丝毫不给阿飞任何说话的机会!

        他这一撤走,最后那点儿斜风细雨也是动荡起来,竟仿佛是失控一般胡乱的拍打,细细的雨线打在人脸上也是生疼!阿飞挥动衣袖尽皆挡开。等到一切平静下来,雨终于彻底的止歇了,但令东来的身形也同样消失不见!

        阿飞呆了一呆,看向了厉若海他们。那三戒也是不可思议的模样,但是厉若海微微叹息,道:“令东来已经尽窥天道,随时都有可能破碎!你的表现也让他看在眼里,下次见面,说不定真要与你动手过几招!”

        “凭什么?我又不去争抢这所谓的破碎虚空!没有义务陪他过招!”阿飞大袖一甩,颇有不管不顾的架势。

        那厉若海摇头道:“就凭你一上来就动手,人家只守不攻接了你三招!令东来毕竟是一代宗师,我们黄系一脉的第一高手。这个面子已经给你给的足够大了!”

        阿飞不说话了,良久才道:“你也承认他是黄系第一了?”

        “当之无愧!至少现在无人是他对手!”厉若海点头道。

        “传鹰和燕飞也不行吗?”

        “不行!”

        厉若海摇摇头。

        “阿飞,你没看到今天这场面吗?令东来一动手,天地变色,狂风暴雨!我们家厉帅都使出了无枪一击,还是办法撼动他,反而让他借机领悟了破碎虚空的奥秘!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可怕!我想不出黄系谁能击败他!”

        阿飞却摸了摸下巴,道:“厉帅你的无枪一击终于憋出来了啊!”

        他对厉若海的武功也算熟悉,自然知道厉若海压箱底的本事。

        “基本成了,不过有一些细节还有待完善!与令东来这一战后,我已经看到了方向!相信再不用多久就能圆满了!”厉若海叹道。

        “唉,还要一段时间……要是在最后时刻你都没有圆满,这一次破碎虚空你老人家怕是黄喽!”

        阿飞见厉若海心情不错,也是开起了玩笑。

        厉若海兀自负手而立,昂首道:“我早就说过,破碎虚空并不是我此行唯一的目标。能够借机砥砺自己的武学,突破原有的武学桎梏,这才是最叫人向往的!”

        “这句话多少有点自我安慰了,拿不到第一就说自己是为了体验过程……咳,不过话说回来,这令东来如此厉害,岂不是这一次破碎虚空十有八九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阿飞摸着下巴道。

        厉若海却沉吟不语。他抬头看着天空,大雨虽然停歇,天空中的乌云却依旧浓密,阴沉沉的仿佛是阴霾。良久他才自言自语道:“令东来最近主动露面……是他感受到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