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能相师 > 第1965章 合理
呵呵,听听,这个故事多么合理。

其实她不怪这个女人会这么想,因为他自己都会这样想。

说白了,其实还是因为他没有继承整个身体的记忆导致的。

他根本不知道这具身体以往经历过什么,他也不知道这具身体以往是一个什么样人,他甚至不知道这具身体以前是个好人还是坏人,当然,这样说可能会有一点不准确,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好人或者坏人,只有相对的好或者坏。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一个什么品行的人,如果自己以前就是一个小偷小摸的人,自己还真有可能偷了别人的东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比较扯淡了。

他不奢望自己穿越到了一个资质很好很有钱的人身上,但是你最起码别让老子穿越到了一个小偷身上把。

就算自己穿越到了小偷身上,自己也可以慢慢变好,是的,他确定自己肯定不会再偷东西了,但是操蛋的是自己刚刚穿越,就碰到了这样的情况。

刚刚穿越,就碰到了自己偷东西,然后被人逮住的情况。

真是曰了狗了。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他还真没什么好的办法来解释。

说自己只是想要看看?说自己只是想要好奇拿来看看?

心里这样想着,看是摸了摸身上,身无长物。

其实刚才他已经看了一遍自己的身上了,很显然,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东西,但是他不确定自己可能会偷什么东西,如果自己偷得是钱,那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幸好,自己兜里什么都没有。

呵呵,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了,因为这也说明了,自己是一个穷光蛋吧。

既然确定自己身上没有东西,所以他也就不准备大礼这个女人了。

他正想强行离开的时候,那个女人忽然用身体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个时候,他当然没有办法强行离开了,因为这个女人用身体挡住了他的去路。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不想让他离开,为了阻止他离开,这个女人甚至胆敢用身体阻挡他。

这个时候如果他不是一个绅士。如果他不在乎这个女人对他怎么看,那么很显然她可以直接离开。他甚至可以直接推开这个女人。

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是熟人,既然这个女人是熟人,既然这个女人不是一个陌生人。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尊重这个女人。

所以他并没有直接推开面前的这个女人。

很显然,你去直接接触一个女人的身体并不是多么礼貌的行为。

那个女人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很显然,他的动作让她误会了。

是的,他的确是误会了,或者说任何一个人碰到这种情况都是会误会的。

如果你没有偷东西,很显然你没有必要逃跑,如果你没有偷东西,你也没有必要让这自己恼羞成怒,如果你没有偷东西,你可以解释。

是的,如果你没有偷东西,很显然你是没有必要恼羞成都的想要急着离开的。

在这种情况下,别人肯定误会了。

如果你真的没有偷东西,那么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你肯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你觉得自己别人侮辱了,这个时候的你当然是愤怒的,这个时候的你当然也应该愤怒。这个时候的你甚至会大喊大叫,因为你根本没有偷东西,因为别人误会你了。

所以女人开始冷嘲热讽的看着他。

“怎么,想逃跑,看来你真的偷了东西啊。”

女人的语气是很轻蔑的,是的,虽然以前自己的表弟没有偷过东西,虽然以前自己的表弟并不是一个偷东西的人。

但是很显然,所有的人都是会变的,他甚至在给自己的表弟安置一个合理的理由。他在给自己的表弟安置一个合理的偷东西的理由。他在给自己的表弟安置一个合理的偷东西的心里路程。

也许在自己的表弟的心里。他是很仇富的。以前的时候自己的表弟没有偷东西,其实他的心里已经在想着偷东西了,只是以前的他没有机会实施偷窃的行为。

但是今天呢,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了。很显然,今天的家里来了很多客人,既然家里来了很多客人。那么很显然,自己的表弟就会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如果他偷了东西,然后偷偷的把这个东西放到外面。

如果事后追查起来很显然没有人会怀疑她,别人有可能会怀疑这一次家里来的客人偷了。别人有可能会怀疑是家里的客人拿走了宝贵的东西。

这个时候自己的表弟就摘除了嫌疑。想到这里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表弟还是很聪明的。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很骄傲,她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

因为自己发现了自己表弟的偷窃行为。当然这只是他的胡思乱想,他也知道这是他的胡思乱想。他并没有很确定自己的表弟一定会偷东西,他也并不确定自己刚才的猜测都是对的。

但是他知道虽然自己的表弟以前没有偷过东西,但是他不能够就此认定自己的表弟不是一个偷东西的人。

就算自己的表弟以前没有偷过东西,他也不可能就这样放过自己的表弟。

说到底,他还是不太喜欢自己的表弟,说到底,他并不喜欢这样懦弱的穷小子的表弟。

这个时候的他其实是想解释一下的,他想解释一下自己根本不是偷东西的人。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偷东西。所以他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解释,所以他觉得自己想要尽快的离开这里,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是偷东西的人。

既然根本没有必要解释,她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既然根本没有必要解释,他也就没有必要待在这里。

既然没有必要待在这里,他就不应该在意别人的说法。

不等他解释,那个女人便自己分析了起来,其实那个女人分析的对,如果是普通人,如果是普通人被人怀疑偷了东西,然后那个人也的确是偷了东西,很显然,他会急着逃跑。

如果自己没有偷东西,那么她肯定会接受检查,当然,就算她觉得自己很屈辱,被人怀疑,觉得很委屈,他会解释和愤怒,但是他肯定不会急着逃跑。

是的,他的动作被她看成了逃跑。

他当然不是逃跑,他只是不耐烦和她纠缠,因为这个女人摆明了是看不起他。

“我不是要逃跑,我只是不想要和你再废话,请你让开,我先就要离开,我是不可能让你搜身的,因为我根本没有偷东西。”

他不可能让人搜他的身。是的,很显然他不可能让一个女人搜他的身。

被一个女人搜身,在他看来是一件屈辱的事情,是一件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

虽然自己现在的实力并不怎么强。虽然自己现在的实力并不怎么厉害,虽然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弱小的人。虽然自己现在并不是多么厉害的人。但是很显然他也不是一个可以忍受屈辱的人,如果谁要是想要侮辱他。很显然他会让这个人付出代价的。

当然,他其实也很清楚自己现在还没有实力让对方付出代价。自己现在也没有能力让对方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