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104 阿丑

104 阿丑

        山顶,一片寂静。

        所有水匪们都伸长了脖子,朝下方张望,想要看一代宗师韩平山死了没有。

        李彪瞪圆了铜锣大眼,掌心中冒着冷汗。

        想要杀一名江湖大宗师,简直是提着脖子去冒险。

        为了这场伏击,他布下了巨鲸帮五十余名一**锐高手和足足五百名弓手,三四百名刀手阻断后路。若非这里地形太窄,布置不下更多人,他甚至想调更多巨鲸帮弟子来。

        若是杀不死这一带宗师,只怕巨鲸帮要死伤无数。

        李彪看到山下,韩平山身上布满了乱箭,血浸衣甲,倒在血泊之中。柳大总管、寒姝等众弟子围着韩平山嚎啕恸哭。

        他不由狂喜。

        死了!

        他们杀死了一名宗师!

        韩平山一死,其余上千名天鹰门弟子不足畏惧。

        虽然他们之中不乏顶尖一流高手,大部分都是二三流好手。可是在这狭小的山道内被困住,无数箭雨围攻之下,他们冲杀不出去。

        “韩平山一死,天鹰门这一千名精锐弟子必定全军覆没!吴郡五大帮之一的天鹰门,要几近灭门了!”

        李彪不由喜形于色。

        天鹰门不下三千弟子,但这里的一千才是最精锐。灭掉这群精锐,天鹰门剩余的也不过是形同虚设。

        巨鲸帮的众水匪们,都发现一代宗师韩平山战死了,不由爆发出阵阵欢呼。他们合力之下,竟然杀死了联军的一名宗师境界高手,这简直就是奇迹!

        ...

        天鹰门上千弟子,听到周围山上传来巨鲸帮水匪们的欢呼声,无不悲伤绝望。

        前方,有巨鲸帮副帮主李彪率领的大群弓兵居高临下。

        退路被数百水匪精锐堵死,被困死在绝地。

        他们唯一的指望便是韩平山,如今没有一代宗师韩平山的强力掩护,他们如何杀出这片埋伏?!

        “我们还能杀的出去吗?”

        寒姝眼眶通红,听阿丑一番话,神色茫然。

        他们已经深陷绝地,进退不得,被上千计的巨鲸帮水匪们居高临下包围,上面是箭矢,后路是乱木阻挡,被困在这片狭小的山地内。

        连韩叔叔这位一代宗师都战死,柳大总管的战力平平,现在还谁有这本身能冲杀出重围去?

        “大小姐,快走!只要门主还在,你还在,天鹰门就不会灭!”

        阿丑看她目中完全绝望,丧失斗志,不由急的咬牙。

        “大小姐有令!天鹰门众弟子,随我阿丑冲杀出去!”

        他不再犹豫,大吼一声,将怀中的一道金甲力士符捏碎,化为一道金光保护住自己全身上下。

        众天鹰门弟子愕然,望着被一道金光笼罩,如同一尊金甲力士一般的阿丑。

        “走!”

        阿丑拉起寒姝,一跃而起,提刀往后方阻挡退路的参天巨木冲去,跃过乱木,冲入水匪敌群。

        水匪们十余把乱刀乱枪,齐齐朝他劈来,被金光护罩抵挡,硬是伤不到分毫。

        “快,随斐兴丑,冲杀出去!”

        柳大总管幡然醒悟过来,吆喝众弟子们紧跟在阿丑身后,手持利剑,和阻挡退路的水匪们拼杀。

        这一刻,寒姝跟随在阿丑身后,突然莫名的感到安心。

        阿丑此刻就像一代宗师韩平山,神勇无敌的冲杀在最前方,为天鹰门弟子开辟出一条生路。

        天鹰门众人燃起一丝希望,纷纷跟随阿丑和寒姝往阻挡后路的水匪们冲杀过去。

        “放箭,放箭!别让天鹰门弟子跑了!”

        李彪看到这突变,不由大惊。

        这天鹰门一千弟子是到嘴的鱼肉,怎能让他们逃掉。

        还有,突然从天鹰门中冒出的一名金甲力士,是什么情况?此人怎么会有金甲力士符?!现在他也来不及去想这些。

        “射!”

        “灭了天鹰门!”

        “天鹰门的精锐几乎全在这里,灭了他们,天鹰门就完了!射杀那金甲人!”

        山谷,数百支箭矢,从天而降。

        上百名天鹰门弟子纷纷中箭,倒地。

        一波接一波,密集的箭雨。

        每一波箭雨落下来,都有上百名天鹰门弟子倒在了血泊之中。短短数息功夫,已经有三四百名天鹰门弟子被箭雨射杀。

        “大小姐!不要停下,跟我冲杀过去!”

        阿丑大吼着,身覆金色光甲,神力暴增数倍,挥舞乱刀冲杀在最前面,硬生生杀穿了数百名一二流水匪精锐组成的狙击大阵。

        无一水匪能抵挡他的一招,箭矢落下,尽数被金光护罩抵挡住。

        在这个生死关头,所有天鹰门弟子都紧随阿丑身后,浴血厮杀,以求从死地逃脱,活下命来。

        阿丑神勇无比,满脸都是血,冲杀在最前面。他身上的金光,不知什么时候,在众水匪们的围攻之下破碎了。

        天鹰门剩下数百名弟子们终于冲破了巨鲸帮水匪的阻挡,冲杀出去,往山脚下方向撤退。

        阿丑跑在最前面,一口气冲杀到山脚下,松了气,腿一软,“噗通!”跪倒在地上。

        “阿丑!”

        寒姝大惊失色,急忙扶住他。

        阿丑浑身遍体鳞伤,十余条刀剑,数支精铁利箭洞穿了他的身躯。

        “咳~!”

        阿丑喷了一口血,瞳孔有些涣散,看了一眼寒姝,艰难的咧嘴惨笑了一声,“大小姐...我本来就很丑,被射成刺猬,这下更丑了!”

        “不,一点都不丑!”

        寒姝哭成泪人。

        在她眼里一直很丑的阿丑,现在不丑了。

        李彪眼睁睁的看着那金甲人带领着残存的数百名天鹰门弟子,冲破了水匪们的阻挡,冲出重围,不由恼恨。

        “可惜了,居然没有全灭掉,算他们走运。不过,韩平山已死,此处已经暴露,到山腰去。撤!”

        ...

        苏尘破了妖雾大阵的阵眼,打听到天鹰门弟子已经去了缥缈峰山脚下,立刻往前追赶,到了缥缈峰山脚下。

        远远看见,山地上,遍地天鹰门弟子和水匪们的尸骸。数百名浑身浴血的狼狈而逃的天鹰门,从山脚冲出来,到了草地上。

        阿丑正跪倒在地上,血流满身,吐着血。

        寒姝捂着阿丑的伤口,却怎么也止不住,手足无措的哭着。

        “阿丑!”

        苏尘惊骇,飞扑过去。

        他飞快的在阿丑身上拍了十几下,将出血的血脉止住,但这也仅仅只能缓解一下气血流失的速度。他掏出几粒,疗伤丸,塞入阿丑的口中。

        阿丑的内伤非常严重,血脉几乎碎裂。

        阿丑惨笑,望着赶来的苏尘,道:“尘哥儿,你来了。我要先走一步,对不住了。当年和你说好了,一起成为高手,闯荡江湖。这辈子是不行了,咱们来世再做兄弟!”

        “阿丑!我不是跟你说过...见机不妙就赶紧逃吗!”

        苏尘心如刀绞,紧握着阿丑一双渐渐冰冷的手。

        阿丑苦笑,“我一直梦想着,成为大英雄,出人头地。没想到,一语成谶。真成了天鹰门的大英雄,却要死了。”

        阿丑吐了几大口血,脸上灿烂笑着。

        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很多往事。

        他本是天鹰客栈小杂役,常被人欺辱打骂。自从有了苏尘这个好兄弟,从此改变了命运,投身天鹰门苦修四五年,混成了江湖一流高手,这一辈子值了!

        曾经,他和苏尘一同修炼武技,胸怀一腔江湖的热血,立志成为吴郡江湖的大豪客大英雄。

        可是,残酷的江湖大战,还是将他无情的带走了,折戟于缥缈峰脚下。

        他还有不少的遗愿,但是已经来不及去完成了。

        阿丑右掌紧握着,望着远处的姑苏城,脸上神色最终平静下来。

        “尘哥儿...。”

        阿丑气息突然开始减弱,想起什么,紧抓着苏尘的手。

        “你说,不管什么,我都会帮你去做。我不会让你留下任何遗憾!”

        苏尘哽咽道。

        “回~家!”

        阿丑留下最后一句话,气息断绝,一缕英魂在这缥缈峰下逝去。

        “阿丑——!”

        苏尘心头悲恸,仰天长啸。

        他来这,只是希望能让阿丑平安回去。阿丑战死了,这吴郡江湖,还有什么值得他去留念。

        阿丑的掌心渐渐松开,一个香囊露了出来,这是阿奴小姐在晚宴上送给他的。

        “阿丑,我会为你报仇。完成你的所有遗愿!”

        苏尘怔了一会儿,将这香囊在阿丑的怀中贴身放好,深吸一口气,将阿丑的眼帘合上。

        寒姝失魂落魄的跪着,喃喃着。

        柳如风大总管一声长叹,“大小姐,阿丑是我天鹰门的英雄,找一良地,将他葬了吧!”

        ...

        不多久。

        寒山真人、李朔、孙白鸿等众大小帮主们,率联军官兵和帮派众弟子抵达缥缈峰脚下,得知了韩平山阵亡,天鹰门精锐弟子覆灭近一大半的惊人消息。

        李朔、孙白鸿等众帮主们,神情震动,难以置信。以韩平山的身手,若是一心想逃,谁能留得下他?怕是巨鲸帮刘洪出手,也不能吧。

        “韩老弟,还是太仁厚了,总是想着照顾晚辈!”

        孙白鸿听天鹰门弟子禀明状况,不由唏嘘。

        众多的天鹰门弟子尸骸,被搬运了下来,放在平地上。

        除了铁剑门主韩平山之外,还有青石道长这位寒山真人的五弟子,只是面目被砍的血肉模糊,靠着身上的寒山道观道袍,勉强能辨认几分。

        联军众江湖弟子和官兵们不由默哀,心有戚戚。

        “爹!你怎么就死了!”

        铁剑门韩云韩大公子,抱着韩平山的尸首,哭的稀里哗啦。

        “自古江湖征战,几人能归。此战打下来,也不知多少人能活着。韩大公子,节哀吧。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走,继续攻打缥缈峰,为韩门主复仇。”

        寒山真人摇头感叹,凝神望着前方缥缈峰之巅,道:“只剩下缥缈峰,最后一场决战了!”

        柳大总管劝慰了韩大公子几句,然后来到寒山真人面前,禀明天鹰门弟子遭遇埋伏,损失大半,已经丧失了士气,无法再打了,先行撤退。

        “也好,天鹰门就在后面待着吧。其余官兵,帮派弟子,进攻缥缈峰。”

        寒山真人淡淡点头,并未挽留。

        他有些奇怪,看到看到一名药王帮弟子抱着一名天鹰门青年弟子的尸体离去,众天鹰门弟子如众星拱月一般,相随而去。

        但天鹰门弟子气氛沉重,他疑惑,也没多问。

        苏尘面无表情的抱着阿丑,和寒山真人错身而过,步履蹒跚往北芦荡走去。

        寒姝和悲伤低落的众天鹰门弟子,抬着众同门的遗骸,跟随在后面,准备到北芦荡的湖畔,用货船将众天鹰门弟子的尸骸运回姑苏城去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