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不止元婴(三更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不止元婴(三更求月票)

        一个不务正业、以敲闷棍为主业的修者,被人称为公子,也实在罕见。

        但是徐公子从来不在坊市里动手,只会在荒野寻找落单修者,坊市自然也就不会去管他。

        皇甫无瑕还想知道徐胜治更多的消息,但是非常遗憾,她的人打听不到了,甚至此人跟白马山庄的关系,也只有冯君提了一嘴,其他人根本不知情。

        不过徐胜治的相貌确实不错,虽然略略壮硕了一点,但是颜值还是很高的,最落魄的时候,甚至有女修帮他垫付食宿费用。

        皇甫无瑕思忖半天,并不能把这些碎片化的消息,拼成比较完整的图案,只能再次点起信香,恭请老祖意念降临。

        皇甫老祖这次的态度倒是不错,“呦,这不是我家新晋阶的上人吗?修为提高了,还要请我来,最好事情不要太大,老祖我怵得慌……”

        皇甫无瑕单刀直入地话,“我有机会能弄到一块阴魂石。”

        皇甫老祖的投影闻言,顿时就怔了一怔,然后才下巴一扬,“你继续。”

        皇甫无瑕将前因后果仔细说了一遍,甚至连孔紫伊咨询素淼真人一事,都没有遗漏,最后以介绍徐胜治的情况为结束语。

        皇甫老祖沉吟一阵之后才话,“这个徐胜治肯定有问题,我就算杀个出尘高阶,也不可能搜刮出这么多东西,你有此人的毛、指甲之类的东西吗?”

        皇甫无瑕摇摇头,“没有,冯君收起了他的尸身,等他晋阶回来,我可以问一问他。”

        “晋阶?”皇甫老祖的意念降临,是有时间限制的,他也无意多谈冯君的事,但是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问一句,“他不是才晋阶吗?”

        “他进境很快,”皇甫无瑕有气无力地回答,“我感觉想要追上他,真的不容易。”

        皇甫老祖的注意力收了回来,“咱先不说他,拿出阴魂石来给我看看。”

        皇甫无瑕犹豫一下话,“老祖,他跟素淼真人和不胜真人关系都很好的。”

        她对自家老祖知之甚详,见了好东西之后,经常喜欢先抢到手里,然后才慢慢地谈价钱,还美其名曰“不能让对方坐地起价”,正是因为如此,她不敢一开始就拿出来阴魂石。

        皇甫老祖不满意地哼一声,“光是你两个不到四十岁的出尘期,就足够我考虑后果了,而且阴魂石这东西,老祖我也没看得那么重。”

        他若是贸然出手,不但得罪冯君,也会伤害自家这个后起之秀的感情,他犯得着吗?

        皇甫无瑕却是讶然问,“这不是金丹期都在争抢的好东西吗?您不看重?”

        “我当然会看重,”老祖一摆手,不耐烦地话,“但我不是素淼,考虑不了那么远,等我快入元婴再考虑也不晚……你倒是把阴魂石放出来呀。”

        皇甫无瑕抖动一下灵兽袋,将阴魂石放在地上的一个盘子里,跟供桌有一定的距离。

        这倒不是她防着老祖抢夺,而是冯君的告诫,让她不得不重视——她不想让自家老祖受到任何可能的伤害。

        然而,皇甫老祖是何等人?早就从她的陈述中,意识到了潜在的危险,他远远地绕着阴魂石转了两圈,行动越来越慢。

        最后,他终于停下身子,沉声话,“确实不对劲,我感觉不到问题出在哪里,不过我有种预感……这残魂也许不止是元婴修为。”

        皇甫无瑕闻言大骇,脸色刷地就变白了,“不止元婴?”

        “哎,”皇甫老祖轻叹一声,身子开始慢慢地变淡,“这桩因果,咱家可能接不下呀。”

        皇甫无瑕很清楚,皇甫家别说元婴之上的因果了,元婴的因果也接不下,但她还是着急了,“我好不容易争来一个购买机会,咱家不是还有合作伙伴的吗?”

        皇甫老祖在消失前,只来得及说了四个字,“太勉强了……”

        皇甫无瑕怔怔地看着盘中的阴魂石,良久之后,才轻叹一声,取出灵兽袋。

        下一刻,她就怔在了那里,冷汗瞬间就从背心处冒了出来,“收……收不起来?”

        褐色的阴魂石静静地躺在盘子里,像是一件死物。

        不过这时候,皇甫无瑕已经彻底反应过来了;这阴魂不但不是死物,而且未必是残魂。

        她无声地冲阴魂石拱一拱手,慢慢地退到老祖的雕像旁,将雕像持在手中,一点一点地向门外退去。

        退出房门,她小心地将房门掩住,又退出去三四丈,来到了太阳之下,才长出一口气。

        此刻已经是夏末,但是依旧酷热难当,可皇甫无瑕站在阳光下,身子却忍不住瑟瑟抖。

        就在这时,孔紫伊手里拎着一只雪糕,走出了她的房间。

        看到皇甫无瑕站在阳光下呆,脸色惨白,她忍不住出声话,“无瑕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皇甫无瑕不想说此事,但是想到冯君还得十来天才能回来,这东西一直收不起来,也不是件事……丢了算谁的?弄出点意外来又怎么办?

        想到老祖已经表示,要放弃这次交易了,她低声话,“阴魂石出了点问题……”

        孔紫伊一听,冯君打算把阴魂石卖给皇甫无瑕,心里就掠过一丝异样的感受,不过转念一想:无瑕认识他多久了,我才认识他多久?

        而且,他也很痛快地送了赤炼蛇给我,坚决不肯要钱。

        所以她很快收拾起了心情,当她听说皇甫家老祖的判断的时候,也没表现出多么的意外,只是若有所思地微微点头。

        皇甫无瑕讲完经过之后,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你觉得……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

        孔紫伊思考一阵,提出一个建议,“我认为,可以拿个出尘期的灵兽袋,再试一次。”

        皇甫无瑕从冯君那里接过的灵兽袋,是炼气期的,那个出尘期的灵兽袋,被冯君带走了。

        当然,这些并不是问题,以皇甫会长的身份,完全能临时去天通借个出尘期灵兽袋,但是她想的是,“紫伊姐,你不能跟真人再咨询一下吗?”

        孔紫伊无奈地看她一眼,“那你为什么不再跟你家老祖咨询一下呢?”

        她并不知道,对方是请了真人老祖的意念降临,不过这也没什么区别,优秀的出尘期修者,联系自家的金丹,会比一般人快很多。

        皇甫无瑕苦恼地一摊双手,“问题是……我不好事事都麻烦老祖的呀。”

        “呵呵,”孔紫伊轻笑一声,又翻个白眼——你不好事事都麻烦,我就好意思这么做?

        其实她知道,外婆是很疼爱自己的,但越是这样,她越渴望证明自己。

        皇甫无瑕看出了她的潜台词,幽幽地叹口气,“好吧,我让人去借个荒兽袋来。”

        出尘期灵兽袋很快就被借来了,这一次,皇甫无瑕和孔紫伊一起走进了房间。

        孔紫伊的手里,捧着一面精巧的镜子,为皇甫会长护法。

        皇甫无瑕并不知道,镜子是什么法宝,不过能让紫伊姐郑重其事地捧着,来历不会太小。

        这一次收取阴魂石,却是非常顺利,直接收进了出尘期的灵兽袋里。

        “咦?奇怪,”皇甫无瑕皱着眉头,“怎么会这么顺利?”

        “不要管那么多,”孔紫伊轻描淡写地表示,“收起来就好,你终于明白他的心情了吧?”

        皇甫无瑕点点头,只有亲身经历之后,才能感受到冯君当时那种无助和惶恐——否则的话,他也不会直接承认,得了一块阴魂石。

        “那接下来怎么办,紫伊姐,你还想给师叔们买阴魂石吗?”

        孔紫伊侧头想了想,微微摇头,轻描淡写地回答,“算了,既然冯君找的是你,那还是等他回来,看他是什么意思吧。”

        好东西谁也想要,太清弟子更知道当仁不让的道理,但是她从修炼开始,就没怎么缺乏过资源——当然,现在她知道是为什么了,既然外婆觉得此物可有可无,她也没必要着急。

        冯君这次晋阶,只用了十二天,原本他是考虑,趁着杨上人休养的时候,自己在这里晋阶,不会空耗时间,不过既然早早完成了晋阶,他也没必要死撑到二十天。

        所以这次晋阶,他在稳固了境界之后,稍微提升到出尘三层中段,就结束了闭关,没有强求把自己推到三层巅峰去,因为……十二天时间,杨上人应该已经休养得差不多了。

        出来之后结了账,他回到宅院,现杨上人果然大好了——这种伤势虽然是全面的损耗,但主要还是体现在对生命活力的剥夺上,他有出尘期的洞府回气休养,恢复起来真的很快。

        当然,相对于巅峰状态,还有相当的距离,但是大部分修者的修炼生涯中,能有几天是保持在巅峰状态的?差不多也就行了。

        既然差不多,也就该走了,冯君这次再往远走,打算只带上陈钧伟和景青阳,米芸珊这种女孩子,在秋辰坊市呆着比较好一点,毕竟她才只是个蜕凡中阶。

        不过在走之前,他打算先找一趟皇甫无瑕,看她的金丹战舟准备好了没有。

        (又是三更,最后三个小时,过期就没有双倍月票了啊,大声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