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血战甲午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一章 春帆楼(上)

第两百二十一章 春帆楼(上)

        王河看着桌上的那份绑匪的行动路线图,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老吕,你看这是绑匪预设的补给点,这是Mi-24直升机的行动路线,这是我们追击部队的路线,很明显这伙人在我们的追击之下不得不放弃了前往补给点的想法。可是到了这里他们为什么又绕了一段路呢?难道真的想要回到补给点吗?”王河一边在地图上划线一边问吕向阳。

        “应该不会,我们在搜查内圈的时候发现了他们预设的补给点,那里除了一些衣物和干粮就没有别的物品了,不值得他们冒那么大的风险。”吕向阳回答道。

        “据宋元山说,还有两个这个团伙的成员不在我们在押的犯人和被击毙的匪徒当中,巧的是这两个没露面的家伙中有一个也姓蔡,你猜这会不会和绑匪这一小段无法解释的运动轨迹有关啊?”王河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蔡大头审问李二胜是在山神庙里进行的,在这之前他们被我们撵得像狗一样,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套取什么情报呀,这一点也被李二胜的口供证实了。所以绑匪这段诡异的行动路线,应该不可能是为了传递什么情报吧。”吕向阳说道。

        “你的这个想法用在一支正规的行动队身上当然是行得通的,但是你别忘了蔡大头这个老滑头可不是什么有信仰的情报人员啊,他才不在乎他送出去的情报是不是真的呢!换句话说,在绝望的时候,他极有可能想蒙富勒一把。”王河说道。

        “但是蔡大头背景资料显示,他并不认识多少字,他能传递出什么像样的情报呢?”吕向阳说道。

        “假如富勒给了他一些是非题或者选择题呢?”王河说道。

        “你是说蔡大头有可能在前面被逼急的情况下,胡乱作答想要骗取剩下的酬劳?”吕向阳说道。

        “安言信说,追击的部队曾经一度离绑匪十分的近,为了避免他们撕票,他才下令前沿的部队放缓节奏让绑匪去到山神庙一带的。蔡大头极有可能觉得那时已经是最后关头了,胡乱作答也是有可能的。”王河说道。

        “那我派人去盯住去绑匪那段诡异的行动路线区域,真像你猜测的那样,我们逮不住那个来取情报的人,蔡大头恐怕是不会说出那些是非题和选择题的内容的。”吕向阳大致上也明白王河的猜想了。

        假如真的存在所谓的是非题和选择题,那么这些题目的内容对于目前还不能对富勒上手段的穿越众来说,的的确确是很重要的。他们可以从这些富勒预设的题目中知道这个法国佬除了在公开场合鼓吹的那一套之外,对于大宋帝国他还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脑洞。

        只有掌握了这些情况,穿越众才好去决定如何处置这枚法国佬丢出来试探他们的棋子。简单地让富勒人间蒸发,只会让他背后的人更笃定富勒的猜想。

        “我擦,这些土著怎么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啊?连作为一枚棋子的富勒和地痞出身蔡大头也是套路满满的啊!”赵之一听取了王河的汇报后感慨道。

        “哪个时代没有人精啊?好些土著在前期和我们交手中其实也用很多计谋的,只是在绝对实力面前,很多他们的花招不管用了而已。但是在我这个领域,很多时候拔枪就怼是不管用的,土著在这个领域还是有很大优势的啊!”王河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担心MissFox他们了,在我们火炮范围之外,他们还能从容应对吗?”赵之一说道。

        穿越众带着德国黑背很快就找到了蔡大头留下的记号,一些刻在树上并被树皮遮盖着的毫无逻辑的符号。德国黑背顺着气味一直追到了大连湾城区里,然后就因为那里人员复杂而跟丢了线索。

        很显然,蔡大头成功地为他那个同伙赢取了时间,他落网后安言信撤走了包围圈的兵力,这让蔡大头那个没有参与绑架的同伙轻松地进入现场取得了情报。

        所幸的是目前富勒一天24小时都被国土安全处的人盯着,蔡大头的同伙应该还没有完成进一步的交易。这种一锤子的买卖,想必蔡大头的同伙只能通过会面才能完成交易了,穿越众还有机会抢在富勒见到他之前逮住他。

        辽东半岛这边穿越众为了处里劫持事件的手尾耗费了好几天,那边MissFox带队的谈判代表团已经抵达了岛国的马关。

        穿越众代表团进入春帆楼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麻烦,满大人拒绝大和“伪宋”的人同坐一张桌子。和原时空不同的是,满清派出的官员里并没有李鸿章,老狐狸这次是任凭光绪和慈禧怎么闹腾也不接这个烫手的山芋了。

        中堂大人似乎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满清这间烂房子他是补不过来了,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自己再落下什么遗臭万年的话柄了。万一身在辽东的那位大宋搞不清是王爷还是太子的赵家人,给自己带来些什么旨意自己接还是不接呢?接了自己就是满清的贰臣,不接日后他们赵家拿回大统,自己就是汉奸国贼!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老狐狸直接就躺在家里装病了,就连他那个傻儿子李经方都被他从马关召回去病榻前尽孝去了。

        最后不得已帝党这边推出了翁同酥,后党这边推出了也不知道怎么洗白自己的荣禄,凑了个都不知道地球是方是圆的代表团就赶到马关来谈判了。

        翁师傅贵为帝师当然是不愿意和“伪宋”这样的反贼围桌而坐的了,摆出了一副只要穿越众代表团进到春帆楼老子就走人的架势来。荣禄这个高级卧底当然不可能在这种小问题上偏向穿越众了,一时间谈判反而因为说话最有分量的人抵达而再次陷入了僵局。

        “首相先生,我们在辽东靡费的军费,只会向贵方索要的。现在不谈,那就等大宋皇家海军的舰队来了之后再谈吧。”MissFox对伊藤博文说道。

        “我们会向满清政府施压的,但是不知道贵方能否接受缺席春帆楼会议由我方代为传达会议内容的提议呢?”伊藤博文小心翼翼地说道。

        “您说呢?我大老远从辽东来到这里是为了给自己找难堪的吗?是不是觉得脱离我们大炮的射程,自己就硬气起来了啊?”MissFox还是老套路,上来就问你是不是没被揍服气。

        伊藤博文好歹也算一代能臣,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丫都呛成这样也是郁闷得很。这个问题并不是他自己要搞事情才问出口的,金主爸爸非要他试探大宋方面的态度,他是不得已而为之。

        大宋是不是真的强,你们自己派支舰队来试试啊,我们特么都被揍成狗了,你让我试探什么啊?我们在辽东还有两万人的部队随时有可能会被大宋皇家海军陆战队切断补给线,你让我试探个球啊!伊藤博文一副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说不出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