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血战甲午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章 又见突发事件

第两百四十章 又见突发事件

        赵之一接到身在天津的田布滋关于日军让沙俄部队在靠近朝鲜边境的地区集结的消息后,立即把大寺安纯叫到大连湾来接受质询。大寺安纯屁颠颠地跑到大连湾后,一再保证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他一定会致电内阁,搞清事件的始末,给大宋帝国一个交代的。此时的他也不知道日军第一军要搞什么幺蛾子,好端端地怎么就和沙俄扯上关系了。

        再接着,大寺安纯本人就不再前往大连湾就事件的进展进行交涉了,改由从第一军协办军务归来的小池俊一来撑台面了。最后连小池俊一也不露面了,赵之一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十有**是真的了。这次就用吃瓜群众再贴大字报闹着要给脚盆鸡颜色看了,临时执委会开始着手准备进攻脚盆鸡的计划了。麻痹的,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放他们过了金州马上就想毁约啊,这脚盆鸡骨子就是这种狡诈习性,大棒子搁在面前还特么想取巧啊,赵之一骂道。

        大山岩证实了日军第一军放水沙俄在华夏东北靠近朝鲜边境一线集结的消息时,他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也觉得自己被坑的那一方,现在日军近万人已经进入旅顺口,正在肃清残敌,正可谓立足未稳之际。就算国内对第一志愿旅有万般怨恨,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去撩拨这头野兽啊。

        大宋军事观察团的战车是每天都沿着辽东半岛西海岸的大路紧盯着日军第二军攻击旅顺的行动的,也就是说西海岸的道路是完全适合他们的战车快速移动的。一旦第一志愿旅发起进攻,日军所谓的两线夹击也好,海军舰炮支援也罢,根本都是来不及的。这几千立足未稳的日军士兵,都不够人家那重型战车来一次冲击的。

        几个月前在三十里堡第一次和第一志愿旅发生冲突时,他们还能往复州溃退。现在几千人被堵在旅顺口,这是要被赶下海的节奏呀。指望海军来救援?国内狂热分子未免想太多了,难道忘记“浪速”号和“扶桑”号是怎么沉没的了?

        大山岩正在打腹稿,想着怎么劝阻内阁不要弄这种玩火**的把戏,不要被那些没有被第一志愿旅重火力攻击过的傻瓜爱异想天开的计划蒙蔽了眼睛。结果他的电文还在构思的时候,大本营一封电报让他感到了绝望。

        电报的内容是让他迅速进入旅顺,加固工事,在海军的支援下死守旅顺要塞。看完电文,大山岩直接就骂娘了。死守你大爷啊,能受的住吗?日军从大连湾和花园口转运的辎重全都放在了金州城,若是和第一志愿旅撕破脸皮,只能现在就躲往旅顺要塞去了,丢下金州城里的弹药和补给,这要怎么守?从旅顺港口获取物资吗?你问问海军敢不敢靠近海岸线再说吧。

        日军大本营听取了山县有朋的意见,让日军第二军果断放弃金州城,龟缩到旅顺要塞里进行死守。没有参与进攻旅顺的日军则在复州城和花园口登陆点一线继续加固工事,把第一志愿旅困在辽东半岛上。而日军第一军则攻击大宋在大石桥的据点,以逼迫大宋修给原先签署的秘密协议。

        得知大本营已经采用了山县有朋这个异想天开的计划后,大山岩感叹果然是一个以“我是一介武夫”为座右铭的顽固老头啊,看来没被第一志愿旅揍过的人,都是不知道疼字怎么写的。你以为大石桥据点就那么好攻的啊。你们想找死别拉我来当垫背啊,早知道你们想死,我就躲在花园口啊,那样至少跑路也能快一点,现在被围在旅顺算怎么回事啊。

        临时执委会是不知道山县有朋的这个计划的,他们没有做出完整的攻击计划的时候,就先派机械化部队拿下了金州城,速度之快连日军想放火焚烧来不急运走的辎重都做不到。

        得到那下金州成消息后的执委会委员们,正在指挥中心的战情室里讨论是不是拿下金州城后,可以放缓攻击日军的节奏了,毕竟他们的目的是让日军去攻打满清,结束这场日清战争,然后等这分钱分地。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手机来短信了,现在离下一个传送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难道又是突发事件吗?

        “突发事件,立即清空绿漆区,三小时后准备接收物资。署名导演组”这次的短信和上次突发事件的短信内容一模一样。

        “我擦,又来突发事件?脚盆鸡这次是真要造反啊!?”冯云翼手最快,很快就输入密码看完了短信的内容。

        “通知大石桥决定,收缩防守。马上清空绿漆区,看看导演组又给我们什么物资,到底是多大的突发事件。”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赵之一看到短信也还算镇定。

        以“导演组”的坑爹尿性来看,送来的装备越高大上,就意味着事情越大条。不过都有了肥电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坑货垫底了,“导演组”住还能送什么更时尚的玩意来啊,再大条的事情也不就是再来一支舰队咯,赵之一在心里安慰自己。

        大石桥据点收到赵之一的命令后马上进入的战备状态,虽然一直在玩“奇怪的战争”这种游戏,但是狄安娜从来没有放松过大石桥据点工事加固和士兵的训练。

        “恶灵”团队返回绿漆区基地后,大石桥据点的兵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是在不停增长的。很多清军的逃兵以及附近的村民,甚至是土匪都来大石桥投靠大宋,现在大石桥据点已经有了一千三百人左右的兵力。

        那么问题就来了,现在和脚盆鸡干起来后,大石桥的基地的补给就不能从陆地通过复州大道来运输了。而战地毒奶的运力应付百来号人的补给还行,现在有一千多人的部队等着吃饭,战地毒奶表示我也无能为力。

        攻击已经堡垒化的复州城势必会动用很多弹药,况且复州大道复州城段已经被脚盆鸡挖的反坦克壕沟弄得满目疮痍了。“恶灵”团队的车队返回绿漆区路过该路段时,着实废了好大的劲。穿越众想要快速攻下复州城,并通过该路段北上支援大石桥据点是不现实的。

        这次“导演组”会送来什么呢?这个突发事件是指脚盆鸡突然造反吗?还是和沙俄在北边集结军队有关系呢?站在绿漆区机场的跑道上,远远地看着关闭了大门的机库,焦急等着揭晓谜底的赵之一习惯性的捏起来手里的铅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