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血战甲午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三章 狮子带的羊群(1/4)

第两百三十三章 狮子带的羊群(1/4)

        三十里堡绿漆区指挥中心的的战情室里,临时执委会的扩大会议正在进行。当然今天讨论的不是天津那边的事情,大连湾和旅顺口之间在一个叫南金社三道沟的小山村附近,脚盆鸡又搞事情了,执委会不得不召开扩大会议讨论如何应对。

        日本人拿下金州城后,绕过了大连湾炮台群,在后世大连市南关镇附近集结,进行进攻旅顺的准备。大连湾被穿越众列为了大宋保护下的安全区后,不允许有军用物资从大连湾码头驳岸。日军只能把从花园口登陆点卸下增援来的士兵以及武器弹药,然后沿着金州大道途径金州城,送至前线。不过在和穿越众签订了秘密协议后,穿越众允许日军的粮食被服等属于民用物资范畴的补给在大连湾驳岸,当然了这是要收税的,穿越众说了你们这些是申报了商业用途的物资必须得交税。

        即便如此,大宗的粮食被服能在大连湾码头上岸,对于日军来说也是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运力不足的窘境。于是就有大批的日军在南金社附近集结等待滞后的武器弹药补给。南金社附近多山,穿越众的观察团是机械化部队,都是沿着西边海岸线的大道来朝着旅顺方向移动的,离南金社有一段距离。这些多山地区早就被驻守旅顺的清军放弃了,这里日常的治安都是由周鼎臣的“辽东守备团”那些还身穿清军军服的士兵来维持的。

        日军士兵对辽东半岛上没有辫子说华夏语的人畏如虎狼避之不及,但是对于那些脑门后有辫子的清人就是另一幅面孔了,虽然脚盆鸡头上还悬着大宋军事观察团这把达摩利剑,原时空那种大规模劫掠屠杀平民的事件并没有出现,但是他们时常骚扰这附近的居民,和“辽东守备团”的士兵也是常有摩擦。

        周鼎臣手下的那些士兵已经接受了袁婕按PLA那套进行的训练有近三个月的时间了,不能说是脱胎换骨,但是起码在精神面貌和技战术水平上已经比三个月前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了。士兵们都知道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他们只是没剪辫子,但是实际上他们已经是大宋的兵了。所以在和日本兵发生摩擦的时候,这些从外表上看还是清军的“辽东守备团”士兵,态度也是极其强硬的,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用他们总军士长袁婕的话来说,遇到日本人有理没理,你们都特么给我揍了再说,打输了就别回来了,死在外面算球了,我们大宋不养废材兵。

        这句袁婕用来提高士兵荣誉感的话,被那些长期被脚盆鸡压抑的前清军士兵奉为座右铭。在日常巡逻中遇到附近百姓遭受日军骚扰时,常常几十人的马队就敢和脚盆鸡互怼。而日军看到攻击他们的人是穿着清军军服的人,也敢放开胆来还击,一时间日军和“辽东守备团”都互有损失。

        本来赵之一还想着让MissFox向日军施压,让他们对“辽东守备团”有所顾忌。但是袁婕和吕向阳都阻止了他这一想法,袁婕说军队的荣誉感和战斗力都是靠打出来的,让他们闹腾去吧。吕向阳也说大人就不要插手自己小孩的这些小打小闹了,老是这样只会养出怂孩子来,再说了明面上“辽东守备团”还是清军呢,我们也不好给脚盆鸡施压啊。

        周鼎臣的手下就这样不断的和日军发生零星交火,而且越打越勇,都已经开始摸索出了有效的战术来了。“辽东守备团”的士兵熟悉地形又有当地百姓的支持,打起游击战来那就是一个得心应手,从最近的交战记录来看,他们和日军的互怼已经是胜多败少了。大宋的长官对于这种作战又是持默许态度的,这让“辽东守备团”的士兵更热衷于骚扰日军了,虽然现在击杀日军是不记入战功的,但是缴获的东西上缴后是可以换来奖赏的。他们打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日军就像总军士长袁婕说的那样,我一老娘们徒手都能秒的矮子,你们怕个球。然后,他们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训练巡逻,抽空打打脚盆鸡解闷了。

        今天临时执委会会议讨论的议题,是源于一场控制不住规模的“辽东守备团”和日军的军事冲突。双方已经不再是先前只用轻武器的小打小闹了,都开始动用了山炮野炮了。

        日军苦于不熟悉南金社附近的复杂山地地形,不停地遭受“辽东守备团”的袭扰,想要逼迫南金社三道沟的村民带领他们去勘测地形。而三道沟这个小山村里有一个名叫阎世开的私塾教师却宁死不从,被日军抓了起来。

        当三道沟的村民跑道“辽东守备团”巡逻队跟前哭诉村里私塾教师被抓捕一事时,这些被洗了三个月脑子的士兵觉得不能忍了,大宋的长官老常说军民鱼水情,这私塾的老头是因为不愿意出卖他们而被抓了,这得去找回场子把人救出来啊。结果巡逻队发现脚盆鸡屡次被袭扰后,已经学乖了,早就构筑了简单工事,还架起了山炮野炮来。

        这个时候“辽东守备团”的士兵可不是三个月前那些听到日军来袭就瑟瑟发抖的土鸡瓦狗了,哪里会因为看到对方有所准备就肯罢休的啊。立马回去拉来人马就是干!麻痹的,架起几门青铜炮吓唬谁啊?连钢炮都用不起的东洋矮子,你等着爷爷让你瞧瞧什么是普鲁士产的钢炮!日照计光学钟测距知道是什么不?土鳖们今天就让你们开开眼,巡逻队还把一支外出拉练的炮兵部队也拖下了水。

        在那些使用德国产的钢制火炮并接受了肖子渊系统火炮观瞄培训的“辽东守备团”炮兵抵达后,日军那些青铜山炮野炮就完全不够看了。在射程、炮击精度方面完全被碾压,日军的炮兵很快就拔掉了。被打蒙的日军以为是遇到了从旅顺来的大股的清军,赶紧向大部队求援。

        这下子冲突的规模就控制不住了,日军的援军不断增多,“辽东守备团”的参与冲突的部队也不单单是先前的那些轻步兵轻骑兵了,炮兵都拉上来了,一时也撤不下火线来,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面添人。原本只是几支兄弟部队之间的义气互助,现在不得不向大连湾求援了。

        开始周鼎臣也没意识到手下把摊子弄得那么大了,还以为手下又在外面做日常任务了呢,他还不知道外面几乎所有有巡逻任务的部队以及在外拉练的一支炮兵部队都挤到了三道沟。这群兔崽子今天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被人给围了啊,周鼎臣心想,随即就向三道沟派了增援队部。

        大连湾原来的清军的武器装备本来就是纯进口的高档货,比脚盆鸡只好不差,这些“辽东守备团”的士兵接受了为期三个月正规的训练,又在最近和日军的军事摩擦中打出了气势,他们已经不再是几个月前那支将熊熊一窝的鱼腩部队了。尽管日军不停地往三道沟增兵,但是这些前清军士兵却打得有声有色不落下风。

        日军大规模地往三道沟部署兵力,引起了穿越众派出的观察团的注意,在一番询问和核对之后,这才发现“辽东守备团”和脚盆鸡大打出手了。而且“辽东守备团”在人数不占优的情况下,还逼得日军不断地增兵,赵之一听到这个消息都懵逼了,我擦,这是真是换个将领就换了个胆啊,狮子带的羊群要比羊带狮群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