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血战甲午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二章 剩下的四个人

第两百二十二章 剩下的四个人

        紫禁城,宁寿宫里的乐寿堂内,宫女和太监们都极力地控制着自己呼吸的声响,生怕自已一个大喘气就惹恼了端坐在正堂上的太后老佛爷。在这种绣花针落地都能闻声的诡异静谧氛围中,荣禄满头大汗伏跪在大堂中,身前又是一片稀碎的瓷片。

        也不知道是哪个爱嚼舌根的蠢货,把远在天津卫的破事又捅到了老佛爷跟前,惹得太后又是是挑刺又是摔碗的。最遭罪就数我了,我一个身在京城的步军统领,哪能管这天津卫的破事啊,传我来着又闹又骂算个什么事啊?

        “这伪宋在辽东有兵马数万,又和倭夷媾和,朝廷一时奈何不了他们,但是这天津卫一家小小的医馆,竟能传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而得一安然无事,你们可真是大清的忠臣啊!”慈禧咬牙切齿地说道。

        “回太后老佛爷,这伪宋人开的这家医馆,地处天津卫英租界内,又得英夷庇护,日夜有红头番人持枪驻守,这奴才们一时也奈何它不得呀。”荣禄赶忙辩解道。

        “哼,妖言惑众之所,岂可留它!跪安吧。”慈禧说道。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本以为跪着受顿骂,再推诿推诿就过去了,天塌下来有个高的人顶着,自个一个步军统领,上面还有那么些大人们呢,怎么着太后老佛爷也不会太为难自己。谁曾想这倒霉催的差事就落到自个头上了,荣禄在心里叫苦道。

        荣禄早些年因为因忤慈禧太后,又被劾纳贿,曾被去职。好不容易靠上李莲英这颗大树,这才又爬回了京城这个权利中心。这会虽然只是领了个步军统领的职,但是奉旨会办与倭夷战事军务,也算是还有盼头。可是刚才老佛爷那句岂可留它独独说与自个听了,这倒霉催差事就着实落在自个头上了。这封疆大臣直隶总督都拿在自个地头上的这家小医馆没办法,我一个小小的步军统领又能拿它怎么样呢?不留它,难道请这伪宋的人回辽东去吗?那不成我还敢烧了这医馆不成?哎,对啊,烧了它,这神不知鬼不觉的,英夷那边也好交代过去啊,是走水失火的总不能怪到我头上来吧。医馆没了,也算是完成太后老佛爷的旨意了,至于伪宋择址再办那就是后事了。荣禄当下就下了火烧天津英租界田氏诊所的决心。

        等荣禄到了来到了天津卫,四下一打探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了。原本他打算找些帮会分子去干这放火的勾当,然后和天津的官员一聊才发现,这无头帖就是由那些个帮会分子分发出去的。伪宋垄断了北货的买卖,和天津卫的帮会有很深的利益关系,若想找帮会分子行这放火的勾当,难免会走漏风声的。

        外包放火业务的计划告吹,荣禄只能考虑用从京城带来的人手自己去趟这浑水了。当然在这之前他得想办法把自己和这件事情摘干净,不能让自己和这起纵火案沾一丝一毫的干系,这可是在英租界里对一家英夷庇护下的医馆放火,闹起来谁都保不住他。

        荣禄虽然只是一个步军统领,但是他是奉旨会办军务的,他找了个协商军务的由头约见李鸿章。荣禄打算纵火案从开始到结束都躲在直隶总督衙门里,把自个摘得干干净净的。就算是真有人动手时被抓住了,哪怕是身份暴露,他也可以推说手下妄自为之,他这个上官是不知情的。最坏的结果就是去职而已,也算是躲过这一劫。太后老佛爷记下了自个的好,总有起复的时候的。对于被贬又爬回来,他荣禄可是很有经验的。

        入夜,英租界的田氏诊所外暗处里多了好些带辫子的平民装束的华夏人。那里已经超出了红头阿三的划出的警戒线,那些生性慵懒的三哥,也懒得移步去驱赶这些人。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些脑门后留着辫子的低等人,看见他们挥舞着手中的短棍都会退避三舍,而现在他们不仅有警棍,肩上还背着步枪呢,想必是不会有华夏人来闹事的了。

        田布滋虽然是个爱搞事情的人,但是缺是个极其谨慎的人。否则以他这种作死的性格,早就死了许多遍了。再对外宣称对是无头帖幕后主使后,田布滋每天入夜后都会把那些现代的物资装备集中在一起,打包好来,让自己处于一种随时可以跑路的状态中。

        田布滋刚刚用电台向绿漆区汇到了近期天津的情况,内容涉及商业、政治、军事等方面的内容。嗯,至于自己自作主张散发传单的事情,他着重说了结果,略过了过程。他刚刚摘下耳机,就听到远处传来了枪声,在诊所的北面,距离大约有五百来米,。作为一个职业杀手,他很快判断出了枪响的位置。

        接着诊所外三哥们吹起了哨子,结队朝着枪响的方向搜索前进了。

        “擦,都特么是猪吗?这人都全过去了啊。”田布滋看到诊所外三哥们的哨位上已经人去楼空后大声骂道。

        田布滋当然不是担心三哥全都压上去后,遭遇伏击没有后援。这种华夏人玩腻了的调虎离山的把戏,才是他最担心的。诊所里才有四个人,他自己,麻三,霍元甲以及霍元甲的妻子。要是遇到大队人马的围攻,他自己有把握脱身,但是其他三个人就不好说。

        “霍师傅,叫醒你的夫人,今晚怕是要出事了。”田布滋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冲着楼下喊道。

        田布滋话音刚落就发现,就从二楼窗口看到街对面暗处里冲出了许多带着辫子的人来,手里都还拿着桶状的东西。

        “擦,这就要干上了,麻三。有人要攻过来,操家伙!”田布滋大声喊道,同时转身冲进了密室里,背起早就打包好的背包。给戒台接通电源,马上把情况通知绿漆区。

        “呼叫绿漆区,这里是天津情报站,我们遭到不明袭击,重复,我们遭到不明袭击。”田布滋在电台里向绿漆区发出了呼叫。

        “这里是国土战略安全局第47行动小组,我们有四名便衣特工,正在赶往支援。”电台里突然切入了一个不属于绿漆区的信号。

        王河的手下什么时候来到天津了?不对?王河那个是国土安全处,不是国土战略安全局啊?田布滋纳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