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水浒任侠 > 1468章 国家沦亡,哪里会有救世主?
    听到竟然会有宋民百姓如此恶言咒骂父皇,赵福金、赵嬛嬛等深宫内苑中长大的帝姬不由怔住了,尤其是那些并没有搬至宫外府邸丰的宗室子女,她们看待赵佶的印象各有不同,可是在后宫中只曾听闻父皇圣明,方今天下国泰民安,大宋自是丰亨豫大的富饶太平景象,怎么如今听得有人高声置骂,竟好像全因父皇与皇兄的昏聩才导致金国铁骑攻破汴京,而皇城深宫外面,似乎有许多本是宋人的百姓实则早已对朝廷切齿怀恨久矣!

    对于一些百姓而言,是他们头顶上的天塌了,是以他们直感无比悲恸。然而同样的,对于许多黎民而言,眼见赵氏皇权的崩塌,也使得他们以往只能憋闷在心中的那些怨言怒火在这一刻得以爆发开来。是以围观宋廷宗室皇族子女嫔妃似是被撵牲口般赶往外虏营寨的汴京百姓之间,也似是分化成两种截然对立的态度。

    经那个恶毒叱骂的汉子高声骂过,周围本来溃动的人群里面接二连三,又有许多人满心忿怒,也开始痛斥宋廷二帝昏庸误国害民,直连累得黎民百姓无生计寻觅,如今又深受恁般亡国之耻。范琼喝令麾下军卒隔开试图拦截队伍的人群,对于周围那些趁机将宋廷两个官家骂得狗血淋头的百姓倒是不管不问。当然也会有人积压在心中的怨气彻底爆发开来,如犯癔症也似的指着那群宋廷宗室子女泼口痛骂,这也教赵福金开始意识到自己本来对大宋江山的认知,似是与事实完全不符......

    父皇的确好享乐,与人随和,平素做派也并非端谨...但是他聪颖灵悟、文思敏慧,宫中也时常听近臣奉赞父皇为圣贤明君......难道那些终究只是讹言谎语,而的确是父皇、皇兄败坏社稷基业...而那个人......莫非也是因为如此,才势必要背反父皇?

    赵福金心中念着,思绪万般复杂,然而仍只得任由着押送的军兵挟持,从皇城内宫成群的宗室子女、后宫嫔妃乃至许多汴京城内的臣子贵妇继续惶恐着前行。直至一行队伍来到金军的营寨中时,人群之中的赵福金又觑见许多生得粗莽剽悍,头戴皮帽、身着皮甲兽袍的粗野蛮人朝着自己这边指来,并且用自己听不懂的言语大声笑骂着,而那些蛮人投射向自己时那猥琐的眼神、狰狞的笑意,也绝对是赵福金生平所见过的最为可怖的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赵福金与赵嬛嬛等人的面前,赵构横眉怒目,似乎是有意为自己的皇妹遮挡开那些女真人投射过来的那无数双带着邪1淫之意的眼神。而赵构所表现出来的那临危不屈的气概也引起一些女真骑将的注意,他们又也眯着眼睛纷纷打量过来,在赵构身上来回睥睨着。

    赵构回头对赵福金、赵嬛嬛等皇妹微微一笑,再转头过来时面色依然凛然不惧,他身形屹然高耸。此时也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发现赵构低垂下来的胳膊也不禁微微颤抖着。

    这些各个狰狞恶煞、结实雄健,身披兽袍皮甲,皮帽后还露出截金钱鼠尾的蛮族...便是自按出虎水誓师过后摧枯拉朽也似的荡平大辽,据说苦熬耐战血战数日,仍能悍勇厮杀的女真人啊......

    数十万大辽的精锐,于护步答岗一役就被人数处于绝对劣势的女真杀得溃逃惨败,何况这些年来南征北讨,而教辽境诸族各部望风归顺,已养成今日恁般声势。偏生我大宋军旅大多兵事怠懈,到底还是不敌金军骁勇,而且听闻这些女真蛮夷各个残忍好杀,遮莫我终究也是性命不保吧......

    赵构其实心中也倍感恐惧,可是因为自己的生母韦氏并不受宠,他在诸皇子里面也最受冷落,长久以来也养成他为受父皇肯定而倍加刻苦勤奋的习惯,在所有皇子里面必须出头露尖,尤其是在如此垂绝险危的时候,其他皇子越是畏怯恐惧,自己就越是要表现出一副不卑不亢、大义凛然的模样。

    本来东京汴梁遭外敌围困,金军许意要宋廷派出个皇子为质方可商榷和谈事宜,其余那些惊恐万状浑如惊弓之鸟的皇子又有谁人敢去?当时也就只有赵构一个自报奋勇愿亲自赴金营去做为人质,皇兄赵桓这才嘉许自己这个向来不得看重的皇帝胆识,亲口承诺请动太上皇赵佶加封赵构的生母,且在后宫备受冷落的韦氏为龙德宫贤妃。

    可是却还没等自告奋勇的赵构动身前往金军营寨,东京汴梁宣化门便意外的被金军攻破,旋即攻入外城。心胆俱裂的赵桓以为走投无路,先后答应下金军所有的无礼条件,还未等自动至敌营去做人质,赵构便已然做了阶下囚......

    眼见周围赵氏宗族子女各个噤若寒蝉,各自脸上神情怯弱畏惧,赵构狠狠咬了咬牙,越是在这个时候,自己却越不能露怯。然而在那些如狼似虎的金人环视之下,赵构心里似有一根弦一直绷得紧紧的,只待那根弦因为巨大的压力而骤然绷断,赵构也明白恐怕自己也再无法强撑下去,忽然间,他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阴测测的念道:父皇...皇兄...的确是你们咎由自取啊......大宋江山社稷因你们自会自毁基业而恁般断送了,九泉之下又有面目去见赵氏宋廷的列位先帝?

    倘若父皇你不是忒过漠视于我,倘若不是懦弱无能皇兄继位......如果我掌得大权,我赵氏宗族的江山基业又何至于拱手让于金国外寇?

    可是现在说甚么都晚了...赵氏宗族子弟被一网打尽,已再没有人能够继承大统。本来权倾天下的皇族与汴京朝堂权贵尽皆要受金军恁般羞辱奴役......帝王家尚且如此,恐怕整个大宋江山也只能任由北地外虏蚕食吞并,天下宋民也只能以亡国奴的身份受金人统治,大宋赵氏皇朝,沦亡已成定局了......

    大势如此,哪里还会有甚么变数?

    ........................

    与此同时,位于白马津以南,天台山北面的山麓间,前方是一片呈银白色的旷野,是夜明月高悬天际,朦朦胧胧照向山川平原,极目望去,也能觑见在微弱月色与银白雪地的映射下几处山峦间有无数个小黑点在涌动着。

    山口依然有朔风呼啸着,仿佛锐利的刀剑,刮在脸上让人顿感肌肤生疼,却也掩盖住了几支部曲在山麓间行走踩在雪地上所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又是一阵朔风吹过,如同负上一层白毛毡的树枝摇动,银白的雪花立刻又漫天飞舞起来,树林间有个头戴裘皮帽,身上衣甲外也披上层皮袄的头领派出麾下军健哨探,注视难免是否有金军哨马前来探觑,端的小心谨慎,待几队步军头目领命巡弋去了,那头领又沉声说道:“此处是金军北还的必经之路,这山前平坦地面可以厮杀,于此处此间也正可按萧唐哥哥所命设伏布置,而截杀住这一路厮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