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互不相让

第四十五章 互不相让

        “反对!”

        一声清亮的话语,殿内的纷纷议论瞬间一静。

        房俊身材健硕匀称却并不高大,坐在尉迟恭、程咬金之后,距离武将第一位的河间郡王李孝恭足有六七个人,然而没人敢忽视房俊的话语。

        这是他用无数的功勋和无数次“舌战”换来的地位……

        见到众人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房俊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慢条斯理道:“为人师者,必先正其身,方能教书育人,此乃师德之本也。许黄门固然才学绝伦,然持身不正、锱铢必较,德行难免有缺,书院之宗旨乃是培育帝国之精英,焉能由此人任教?恐怕将来尽出唯利是图之辈,实乃帝国之耻辱,误人子弟。”

        大臣们微微吁了口气。

        这才对嘛,房二郎若是不怼人,那还是大家熟悉的房二郎么?

        你别把自己搞的很好说话、很高尚的样子,大家不习惯……

        众人认为这才是真实的房俊,捏着鼻子认下褚遂良成为与其分庭抗礼的“司业”之一,显然是出于多方考量而做出的让步,这在房俊身上极其难得,不知道心里憋屈了多少火气。

        现在又弄进去一个与房俊不睦的许敬宗,这往后在书院里头,岂非皆是对头?

        长孙无忌既然提出许敬宗为“院丞”之人选,自然要力挺到底:“房驸马此言差矣,许黄门资历深厚,乃是当年秦王府的老臣,跟随陛下一路冲杀、定鼎天下,能力群,朝中罕有人能与之并论。至于德行问题……你所言那些不过是坊市之间的传言,尽是些子虚乌有之事,如何做得准?再则,许黄门担任之‘院丞’一职,乃是协助祭酒、司业管理书院杂事,掌判院务,何曾教书育人?既然不曾为师,何谈误人子弟?”

        他一开头,其余关陇贵族派系的人马立即跟上。

        尚书左丞宇文节道:“这些年来,许黄门效忠陛下,忠心耿耿功劳颇多,其才华能力早已满朝皆知。人无完人,房驸马焉能因为一些瑕疵,便否定许黄门的能力呢?说句不好听的,房驸马您平素亦是脾气暴躁行事鲁莽,但是陛下不也是依旧对你信重有加,委以重任……”

        宇文节与房俊乃是好友,但这个时候先考量的乃是家族利益,宇文家已经渐渐没落,必须要紧跟长孙无忌的脚步,与整个关陇贵族紧密的连结在一起,才能保障自身利益。

        与此相比,友谊则是另外一回事……

        房俊顿时瞪眼:“宇文节你莫要血口喷人,某哪里性情暴躁了?”

        宇文节道:“你看看你,这还不暴躁?这也就是陛下面前,否则都该要撸袖子打人了吧。”

        房俊气得翻白眼,手指头点点他:“你等着。”

        长孙无忌瞅了萧瑀一眼。

        萧瑀便叹口气……

        他有些恼火房俊不顾念“亲家”之义,没有提议自己这边的人进去书院任职,但也绝对不想帮着长孙无忌将许敬宗弄进书院里去,跟房俊作对。

        可是在萧锐成为瀚海大都护的那件事上,萧家承了长孙无忌很大的人情,这个时候人家要自己还人情,自己如何拒绝?

        官场之上纵然各有利益,但并未如看上去那般壁垒分明,有时候相互捧一捧是在正常不过的现象,若是自己拒绝,则往后可就彻底得罪了长孙无忌以及他身后的关陇贵族,极为不智……

        想到这里,萧瑀也只能说道:“当年陛下潜邸的老臣,这些年也已渐渐凋零,许黄门无论资历、能力都足以胜任书院‘院丞’一职,除他之外,再无更佳之人选。”

        房俊瞅了萧瑀一眼,默默坐好,没有作声。

        ……

        朝堂上诡异的掀起一股支持许敬宗的风潮……

        李二陛下眼神锋锐,面前诸臣之心态,他了如指掌。

        这是要“讲情怀、论资格”了么?

        不过他还真就吃这一套……

        毋庸置疑,李二陛下的确是个很念旧的人,对于那些跟着他一同打天下的老臣们,展现出了历史之上少有的开阔胸怀,这一点,或许也唯有数百年之后的那位“明成祖”可以与之比拟。

        除去侯君集那等阴谋篡逆者之外,大罪小罪,他都尽可能的宽恕。

        心里对于许敬宗这个老货虽然不待见,但正如这些大臣所说那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年秦王府十八学士,各个兢兢业业辅佐自己,得了天下之后,杜如晦、房玄龄这等位极人臣者且不说,于志宁、苏世长、姚思廉、孔颖达、李玄道、李守素、等人也尽皆显赫一时,唯有年纪最小、性情最油滑的许敬宗一直未得重用,郁郁而不得志……

        李二陛下叹了口气。

        将许敬宗放在书院倒也不错,这人品性不行,在别的衙门依仗其资历也没人管得了,不知道捅出什么篓子来。房俊这小子就是棒槌,想必一旦许敬宗有所不轨,定然能够全力压制,翻不起什么浪花儿来。

        至于会否因此使得房俊感觉到被针对、不高兴……呵呵,你当昨日许敬宗亲自登门之事,老子不知道?

        演戏演到老子眼皮子底下来了,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

        “行啦,既然大家都认同延族担任书院‘院丞’一职,那么就定下来吧。”李二陛下摆摆手,一锤定音。

        许敬宗这会儿也反映过来房俊玩的是一出儿“欲擒故纵”,故意使劲儿的表达自己的反对,迫使关陇贵族不得不全力推动他上位,而且显然这等“讲情怀”的方式打动了李二陛下……

        褚遂良笑呵呵拱手,低声道:“往后咱们还是同僚,要多多亲近才是。”

        许敬宗皮笑肉不笑:“还请褚黄门多多指教。”

        心里则冷笑个不停:你小子还做梦排挤房俊,以便大权独揽呢?呵呵,等着吧,有你哭的时候……

        ……

        房俊打定主意韬光养晦,隐晦的将许敬宗推上来之后,对于书院其余官员的人选并未插言,听之任之,无可无不可。

        反正你们将人推举上来,都得在小爷手底下管着,看谁不顺眼一脚踢出去,你们还敢跟小爷瞪眼还是怎么着?

        书院是必须紧紧攥在手里的,任何人也别想从中令房俊妥协……

        *****

        闹哄哄的会议到了尾声,书院各个职位的人选商议已定,李二陛下揉了揉眉心,疲惫尽显:“诸位爱卿,都快快回去吧,将人选拟定一个名额,交付政事堂诸位相公,考虑一下人员调动之后如何安排。朕有些乏了,诸位暂且回去吧。”

        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谁是赋闲在家的,既然有人要抽调前往书院任职,那么原本的职位就要有人补上去,这又是一番利益的争斗权衡,李二陛下懒得理会,交由政事堂诸位宰辅去费心就好了。

        他现在只盼着赶紧将这些琐事处理完毕,一心惦记着前往九成宫避暑……

        诸位大臣赶紧起身,告辞离去。

        房俊出了两仪殿,并未离开皇宫,而是叫过来两个内侍,让他们引路前往後宮而去。

        到了杨妃的寝宫,让内侍入内传话,须臾,有宫女内侍跟出来,将房俊请入宫内。

        杨妃穿着一件湖水绿的宫装长裙,秀堆云,满头珠翠,坐在锦榻之上腰肢挺直,雍容华贵。

        四十许的美妇,浑身上下洋溢着典雅和风韵。

        房俊上前见礼,杨妃便连连招手:“你这孩子,到了这里还用这般客气?快坐过来,跟本宫好生聊聊。”

        两旁侍候的宫女内侍都知道杨妃与房俊亲近,上前在杨妃面前添了一张胡凳,又奉上香茗。

        房俊上前坐好,便听得杨妃幽幽叹了口气:“恪儿远赴新罗,本宫有生之年不知还能否相见,愔儿是个没心没肺的,整日里胡作非为就像缰绳也挽不住的野马,本宫在这宫里清净寂寞得很……二郎你要时常带着高阳她们来坐坐,陪本宫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