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2135章 横生波澜

第2135章 横生波澜

        第2135章    横生波澜

        异日清早,朝会过后。

        李二陛下在两仪殿召集数位宰辅、重臣,商议书院事务。

        这一次会议并没有放在两仪殿的正殿,而是在一处偏殿召开,时唯盛夏,艳阳当空,不过殿外一方水池遍植莲花,莲叶如盖,微风自水池吹拂而过,掠起水面阵阵涟漪,莲叶摇曳,池中锦鲤游梭。

        风吹入殿中,清宜凉爽。

        殿内是效仿政事堂那般的摆设,一张紫檀打造的长条木桌,上面用细砂打磨的异常光滑,四周雕刻着祥云、瑞兽等等繁复的花纹,刷了一层油漆,光可鉴人。李二陛下居首,桌子两侧各自摆着两排紫檀木的椅子,品阶高的坐在前排,差一些的便只能坐在后排。

        内侍将茶水、糕点摆上来,李二陛下挥挥手,让大家畅所欲言。

        这位自信到极点的君王从来都不屑于依靠那些威严的形式来展示自己的威望,反倒是更喜欢跟大臣们打成一片,这等会议之时的布置方式,便很是合乎他的胃口。

        自己一个人坐着,其余人都站着,就能尽情展示上下尊卑,让他们死心塌地的效忠帝王了?

        纯粹扯淡。

        真正的帝王威仪需要盖世的功勋、卓越的手段去经略,当你的行为、成就足以称得上以为合格的君王,那么即便是你躺在床榻之上垂垂老矣,手底下的大臣们依旧心悦诚服、忠心耿耿,不敢升起一丝一毫忤逆的念头。

        相反,依靠着某些方式堆砌起来的看似高低分明、尊卑明显的威仪,是极其脆弱的,那些个大臣只是碍于形式不得不肃然恭立,心中却从未将你当回事儿。

        该把你干掉另立新君的时候,眉头都不带皱一下……

        李二陛下才不会那么去做。

        他就坐在首位的椅子上,看着面前长桌左右两侧的文臣武将,轻松说道:“大家都说说吧,有什么人适合担任书院的官吏,都拿出来讨论一下,集思广益。”

        按理来说,书院的成立并非朝政,有李二陛下掌总,召集国子监、弘文馆、崇文馆的一应教育机构的大佬们商议一下就成了。不过由于李二陛下对于书院的重视,使其成为各方势力博弈的中心,将大家都叫过来商议一番,提提意见出出主意,到最后若是谁没捞着这里头的好处,那也怨不得皇帝偏心……

        所以才没有在太极殿上拿出来讨论,而是放在这两仪殿。

        殿内挤进来三十余名官员,几乎就是大唐政治构架的最顶端,帝国的运转、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尽皆出自这些人手中。

        坐在左侧靠后位置的房俊甚至不无恶意的想:若是这时候有人往这两仪殿扔两颗震天雷……

        那可就乐子大了。

        三十多个帝国精英济济一堂,然而皇帝发问,大家相互看看,都默契的保持缄默。

        谁都不想当出头鸟……

        李二陛下环视一周,心中了然,指了指房俊,道:“书院的筹备从一开始就是由房俊主持,你最有发言权,说说你的想法吧。”

        众人都看向房俊。

        皇帝说得没错,这座书院从立意、筹备、一直到目前接近完工,完全是房俊一手策划,就连从皇家内帑拿出来修建书院的钱财,都是房俊帮助皇帝赚回来的。现如今自倭国一船一船运回来的金银,更是书院能够长久运营下去的关键,谁也不能否认房俊在这座书院上的话语权。

        所以即便很多人羡慕、嫉妒房俊得到了皇帝的首肯即将担任书院的“司业”,成为书院里除去皇帝之外最大的实权人物,却无人敢站出来说一句反对的话语。

        房俊有些不爽,陛下您何必将我推出来当这个出头鸟?

        无论我提议哪个可以进入书院担任官吏,都会得到绝大部分人的反对,倒不是怕了谁,只是不愿意成天怼天怼地怼空气,没意思……

        干咳一声,房俊看向李二陛下,道:“既然陛下命微臣说说,那微臣就斗胆说说?”

        李二陛下一挥手,很有气势:“随便说,说得对错,朕恕你无罪便是。”

        他琢磨着房俊这是要推出一个很是冷僻的人选……

        房俊颔首,道:“多谢陛下!”

        然后转头,看向殿内诸位大臣,径自说道:“其实这座书院虽然规模宏大,将来的学子人数也很多,但是因为有垂直的管理框架,并不需要太多的冗官、冗吏,由陛下担任大祭酒,掌总一切,微臣担任司业,负责具体事务,再从国子监等衙门招收一些有经验的书吏负责具体事务,就足以将整座书院管理得井井有条……弄太多官吏进来,反而人手繁杂、冗员严重,即拖延了办公速度,又增加了书院的负担,实在没必要。所以,陛下,咱们直接讨论一下书院各个学科的教员人选吧……”

        殿内诸位大臣都惊呆了。

        娘咧!

        好你个房二,诺大的书院,无数的职位,你居然想一个人独吞?

        岂有此理!

        刚刚顶替令狐德棻出任礼部尚书的于志宁急忙说道:“房驸马,书院干系重大,岂能如此儿戏?纵然你才能卓绝,那也得有几个办事稳妥的官员帮衬着才行,否则一旦出现差错,谁都承担不起!”

        他是真的着急。

        原本房俊是太子身边最为坚定的臂助,在北疆狂飙突进lián    zhàn连捷之时,整个东宫都快要乐翻天了!有这样一位军功盖世的名将辅佐太子,几乎可以肯定储君之位再也不会出现意外!

        连带着东宫署官也都会跟着飞黄腾达……

        然而这厮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自北疆返回之后,本应趁着荣耀加身光芒万丈的时候进一步统合军内各个派系,甚至在朝堂之上增加影响力,却不进反退,交卸了兵部左侍郎的差事之后,一心窝在书院……

        即便太子依旧稳坐diào    yú    tái,但是东宫署官们却议论纷纷、人心浮动。

        谁都知道书院将会是帝国官吏“孵化”的平台,以后会有大批学子走上大唐各个衙门的领导岗位,对于太子来说,若是能够掌握书院的绝大部分资源,就等于掌握了未来。

        原本有房俊担任书院的司业,意味着将会有东宫一系的官员因而得到实惠,却不成想房俊居然一上来就想要玩一手独吞的好戏……

        早已将书院视为“自留地”的东宫一系,如何能够忍受这等行为?

        所以于志宁当即站出来表示反对。

        有他站出来,旁人也没了顾忌,纷纷出言。

        萧瑀道:“陛下对书院极为重视,吾等亦深知书院培养出来的文武两方面的人才,将来会成为帝国脊梁。此等大事,乃是开天辟地头一遭,方方面面千头万绪,房驸马纵然才华绝伦,可毕竟人力有时而穷,还是要多多配置署官才行。”

        他对房俊也有些不满。

        咱们可是翁婿啊,是政治上的盟友,这个时候你难道还想将我也一脚踢开?

        不仗义!

        反正在这些政治大佬们看来,你为他做了多少都是应该的,但是只要有一次没有看顾着他们的利益,就会想要翻脸……

        房俊悠然的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对这些话充耳不闻,老神在在。

        长孙无忌偷瞄了一眼李二陛下,见到陛下面无表情,想了想,说道:“既然书院的规制模仿国子监,那么自然应当如国子监那般,设置两个‘司业’,掌儒学训导之政,总管经、兵、算、书、格物等五学。”

        “贞观书院”的策划书上,明确写着书院将会设立经学、算学、兵科、书科、格物学等五个学科,分别有各自的教学区域,互不统属,各自为政。

        诸位大臣一听长孙无忌的话语,顿时心中一震。

        还是“长孙阴人”厉害呀,根本不去讨论署官的问题,而是直接瞄准房俊,试图抢夺房俊手里的权力!

        你就不怕这棒槌发飙?

        而且大家都留意着皇帝的表情,却见到皇帝似乎对这句话充耳不闻,一丝半点的异样神情都没有……

        这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陛下已经与长孙无忌有了授意,不予房俊大权独揽?

        有一种波澜顿起的意味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