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雪地刺杀

第十章 雪地刺杀

        “二王子英明!”

        吐迷度送上一记免费的马屁,退出了大帐。

        大帐外风雪依旧,吐迷度看着黑暗的天空,感受着羽毛一般的雪花落在脸上的冰凉快意,心头如火一般在燃烧。

        或许,这一仗过后,不仅仅突厥将会彻底消亡成为历史之中的一个名词,强横一时的薛延陀亦将遭受重挫,而这,就将是回纥崛起的最好时机!愚蠢的薛延陀人呐,为何非要跟大唐硬碰硬呢?

        大唐地域太广,人口太多,又岂是草原民族可以征服的?

        不要想着占领多少大唐的城池,只需要时不时的去大唐劫掠一番就好了,稳固住草原后方,才是头等大事……

        天色已然暗了下去,自雁门关前往马邑城的关道上空寂无人,唯有北风漫卷着大雪飘飘洒洒,天地萧索,四野苍茫。

        一支全副武装的骑兵在风雪之中疾行,向着马邑城前进。

        房俊位于中央,前后皆有护卫,他将斗篷蒙住头,脸上带了口罩,只露出一对眼睛。

        在他的身前,则是一位亲兵顶盔掼甲,头顶的红缨迎风飘荡,身后的红披风烈烈作响。

        这是一个替身……

        雁门关发生的事情,令他心中警觉之心大盛。

        强攻这种事情,从古至今屡见不鲜,从未断绝,本不当大事。朔州乃是关陇贵族们的自留地、后花园,是他们起家的地方,势力强盛不容他人染指,这也说得过去。当初李靖从此率军突袭千里覆灭東突厥,开创了自卫青、霍去病之后几乎对外战争的最大功勋,作为地主的关陇贵族出去奉献了大量的兵卒、粮秣、马匹之外,只捞取到边边角角一些可有可无的功劳,却造就了李靖威震天下的“军神”之威名,关陇贵族们为此曾难受了好多年。

        当年那一战,可是有许多关陇贵族出身的将领亲身参与,结果尽皆功勋碌碌,连一片衬托红花的绿叶都做不到……

        试想,若是当年李靖的功勋是被关陇贵族获得,此刻有一位“军神”镇场子,皇帝哪里还敢肆无忌惮的削弱关陇贵族,关陇贵族哪里还需要如今这般摇尾乞怜?

        所以当如今薛延陀大军陈兵边境,意欲攻略定襄,并且大言不惭的要求和亲之后,关陇贵族早已将其视为又一次的“東突厥之战”,绝不容许任何人前来攫取本该属于他们的功劳。

        战场之上为了抢攻,相互下绊子、挖陷阱,甚至故意释放假消息,这些房俊都能够想得到。

        但是直接将右屯卫阻拦在雁门关,不许其出关一步,这就过分了。

        说到底,抢攻应当是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之下,各凭机心明争暗斗,然而眼下大敌当前虎狼环伺,怎么就开始内斗了?

        是算准了薛延陀不可能大举进攻、悍然开战?

        亦或是根本就不管战果如何,眼里根本就没有朔州的百姓,对于朔州之存亡毫不在意?

        关陇贵族们,大抵是一家一姓的日子过得太久了,浑不知家国天下之区分。当年坑了大隋,还得江山破碎遍地烽烟,山河飘摇民不聊生,一个诺大的帝国轰然坍塌,如今,还是用老一套来对待大唐。

        他们眼里,根本就不在乎大隋亦或是大唐,甚至根本不在乎身边的是胡人亦或是汉人,只要能够保住家族的荣华富贵,哪怕是认贼作父卑躬屈膝,亦毫不迟疑。

        他们的胆子太大了!

        房俊不介意用最卑劣的恶意去揣测这些关陇贵族们的风骨,既然能够做得出将右屯卫挡在雁门关,不许出关守卫整个朔州的决定,说不得也敢在这冰天雪地里头,悍然刺杀……

        北风很大,卷起雪花在天地之间飘荡,积雪刚刚落地便被大风卷起,堆积在山坳岩石的背风之处,故而路上的积雪并不厚,大抵只有半尺左右,虽然不可全力奔驰,但行进速度绝对不慢。

        高侃与卫鹰紧紧守护在房俊左右,两双鹰隼一般的眼眸眯缝着,时刻注意周边的情况。

        自雁门关出来,他们便得到了房俊的警告,说是极有可能会遭遇到“山匪路霸”之类的行刺,当即便将心都提了起来。

        都明白房俊的意思。

        哪里来的那么多山匪路霸?

        定然就是被关陇贵族掌控的边军势力,意欲阻挠房俊前往马邑城……

        大风在远处的山坳之间吹过,发出“呜呜”的呼啸,宛若鬼哭。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隐藏在风雪之中,若非仔细留心去听,怕会跟风声混淆在一起,难以区分。

        但是对于始终打起精神的房俊以及亲兵部曲们来说,却清晰可闻。

        那是弩弦震动的声音!

        身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亲兵在弩弦震响的一刹那,便矮身藏在马腹之下,一支弩箭如同地狱的勾魂使者,陡然出现在他的头顶,生生穿进头盔顶部绑着红璎珞的尖锥,余势未竭,将头盔射落在地。

        “那边!”

        高侃暴喝一声,提着马缰一夹马腹,战马四蹄腾空,向着弩尖射来的方向便疾驰而去!

        整支骑兵在大路上拐了个弯,铁蹄踏碎路面冰冻的积雪,一时间冰屑飞扬,向着那个方向狂冲过去。

        房俊与高侃冲在最前头,上身紧紧的贴着马背,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前方一个小小的土岗。

        如此大风之下,想要一箭夺命,那就必须拉近距离,否则再是何等强弓在这等风力之下都会失去准头。弩箭射来的就是这个方向,而这个土岗几乎是附近唯一的掩体,刺客必然就藏身在土岗之后!

        高侃冲在最前,眨眼间已经来到土岗之上,胯下战马腾空一跃,跃上土岗,半空之中高侃已然抽刀出鞘,暴喝一声:“贼子,哪里跑!”

        房俊亦将横刀抽在手中,一手提缰绳,带领着十余骑旋风一般飙上土岗,便见到高侃已然一马当先,向着土岗的背面杀了过去。

        在那里,雪白的雪地上,正有二十余个黑影向着另一个方向狂奔逃命……

        不远处的地方,十几匹马在雪地里清晰可见,想必是害怕马匹发出嘶鸣破坏了刺杀行动。

        双方差距不过是二十丈左右,战马全力提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衔尾追上。高侃一马当先,身子伏在马背上,手里的横刀狠狠劈下,一名刺客惨嚎一声,被从后劈砍在脖颈上,一颗头颅瞬间飞起,滚烫的热血飙出,无头尸体又奔出了好几步才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于此同时,那股鲜血也溅落在雪地上……

        “嗬!嗬!嗬!”房俊与亲兵部曲们一起催动战马,扇面阵型掩杀而上,对方在雪地上狂奔逃命,可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几乎是甫一接触,对方便瞬间崩溃,要么被当场斩杀,要么抱着头趴在雪地里投降。

        原本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刺杀,却反过来成了突袭……

        高侃跃下马背,一脚踹翻一个俘虏,将他的衣领子猛地撕开,露出了里头唐军制式革甲,回头对房俊大声道:“是边军兵卒!”

        房俊点点头,刚刚被这些刺客遗弃在土岗之上用以刺杀他的蹶张弩,就已经暴露了这些人的身份。蹶张弩乃是军器监所造的最高等级的单兵弩箭,射程可以达到三百步,接近五百米,三百米内杀伤力极强,一百米内甚至可以洞穿轻薄的铁甲……

        再加上身上的戎装,这些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房俊叹了口气,还真是胆大包天啊!

        若非自己早有准备,一路上打起精神防备着这种情况,说不得就能被对方得了手。此处位于雁门关与马邑城的中间空虚地带,有盗匪出没无人会感到奇怪,事后就算有人生疑,宇文法亦可一推二五六,死不认账。

        为了抢攻,还是未曾到手的功劳,就敢悍然刺杀中枢派来的大将?

        还真是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