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纳妾、故人

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纳妾、故人

        萧家乃是累世大族,人口众多,不仅儿子多,闺女也多。

        一群莺莺燕燕围拢在后宅门口,俱是紫色不俗,身上绫罗绸缎衣饰华美,看得房俊眼花缭乱,伸着手儿跟房俊讨要赏钱,叽叽喳喳犹如百鸟朝凤,吵得房俊耳中轰鸣,脑袋都大了一圈儿……

        幸好早有准备,屈突诠端着一个大大的箩筐,里面是用红纸糊成的红包,印着精美的花纹,里边装着簇新的铜钱。

        有女眷过来讨要,屈突诠便笑嘻嘻的递过去,趁机在素白的小手儿上摸一把,惹得女眷们纷纷惊叫,红着脸儿退开一旁,瞪着屈突诠这个登徒子的,那目光又是幽怨又是惊讶,却唯独没有多少恼怒……

        大唐风气开放,尤其是今日这等喜庆日子,这等调戏程度,尽在大家接受之内。

        纳妾毕竟不是正婚,所有程序一应缩减。

        闹了一阵,便有陪嫁的丫头掺扶着萧淑儿,坐进房家抬来的轿子里,轿帘盖好,由房俊亲兵充当的轿夫便起轿,抬着小轿子晃晃悠悠的出了宋国公府一侧的角门。

        妾侍,在这个年代的地位是极低的。

        不仅进入夫家的时候要从侧门抬进去,便是出嫁之时,亦要从娘家的侧门抬出去……

        哪怕是萧家的女儿,哪怕房家变成一个土财主,亦是一样。

        宋国公府门前,响起震天的锣鼓声。

        坊里的百姓早已蜂涌而来,议论纷纭熙熙攘攘。萧家嫁女儿不稀奇,但能够娶萧家的女儿做妾,除了皇室之外,谁有这样的地位?简直不可置信。不过房俊在民间声誉极好,当他一身吉服出了大门,翻身跨上枣红马,英姿勃勃的打马前行,路旁的百姓纷纷叫好。

        “房二郎,好样的!”

        百姓们是真心觉得房俊牛,而且也都喜闻乐见。

        却将萧家送亲的人喊得黑脸,尴尬得不行……

        什么叫“房二郎好样的”?感情吾家闺女活该就只能给房俊做妾是吧?还是说吾家闺女终于出来做妾的,你们就看着高兴?

        ……

        崇仁坊这边更热闹,这里的邻居对房俊更熟悉,知道这位虽然外界传扬乃是“棒槌”,平素却最是平易近人,崇仁坊居住的都是达官贵人、王侯公卿,但是这些各家的奴仆婢女们,却都觉得房二郎是个温和的性子。

        性子好,不可待下人,官职高,还有才华,这样的人谁不希望他过得好呢?

        于是从一进崇仁坊的坊门开始,人群便闹哄哄的,时不时有人叫出“房二郎公侯万代”“百年好合”这样的话语,气氛愈发热烈。

        房俊便端坐马上,缓缓而行,露出一副礼节的微笑,频频作揖,予以还礼。

        数十挂鞭炮在府门前早已铺好,红色的鞭炮铺满了门前半条街,点燃捻子,噼哩叭啦的鞭炮声震耳欲聋,硝烟弥漫笼罩了整条街,好像有仙圣驾临亦或是神兽出没……

        大红色的炮皮子炸裂开来,随着火光炸亮漫天飞舞,格外喜庆。

        房俊在府门前下了马,自大门而入,抬着姨娘的小轿子则绕过正门,于一侧的侧门进入府内,直接抬去后宅。

        ……

        房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外间自有长兄房遗直料理,固然这位仁兄整日里窝在书房隐隐有“成仙”的架势,但是自己兄弟纳妾,却也不得不出面张罗,总不能让老爹出头吧?好在他性子固然迂腐了一些,对于礼数却是一丝不苟,稳稳当当,任谁也挑不出一个错处来。

        况且还有李思文、屈突诠等等一干好友照应着,这帮家伙平素胡闹起来天都敢同个窟窿,一个比一个跳脱,但到底都是勋贵世家出来的子弟,这等场面照应下来完全不在话下。

        后宅自有长姊韩王妃料理,这个场合武媚娘是不能出面的,再是能耐,也总归是个妾……

        前院礼宾客如云。

        纵然只是纳妾,可谁叫如今房俊在官场之上风生水起?钻营巴结,古今如一,这就是官场的常态。一批一批中层官员前来祝贺,送上贺仪,见到房家也没有大摆筵席,显然不打算大肆铺张,便凑到房俊跟前说上几句恭喜的话儿,纷纷告辞。

        但李绩、李靖、岑文本、李孝恭等一干大佬却坐得稳稳当当,毕竟有房玄龄这么多年的香火情份在,是肯定要留下吃一顿喜酒的。

        长孙无忌今日没来,这在情理之中,眼下房家与长孙家不仅仅是形同陌路,简直是针锋相对,长孙无忌这等性格,看似平和实则骄傲得没边儿,焉能登门给房家庆贺?

        但官场的脸面在,故而派了长孙涣前来……

        正门口,房俊于长孙涣相互见礼。

        这两个幼时玩伴,如今却渐行渐远,形同陌路。

        长孙涣身姿挺拔,容貌俊美,如今长孙冲逃亡天涯,他早已成为长孙无忌属意的家族继承人,愈发增添了几分沉稳干练,本就是出类拔萃的年轻俊彦,看上去更加气质不凡。

        “恭贺二郎,素闻萧家这位嫡女,乃是天姿国色钟灵毓秀,当初这门亲事定下,不知多少江南子弟扼腕叹息失魂落魄,恨不得取彼而代之,便是长安子弟,亦是艳羡不已,如今却花落房家,二郎邀天之幸,这运道简直逆天,当真好福气。”

        “呵呵,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命中八尺,难求一丈,这就是命数,羡慕不来的。难不成二郎也羡慕嫉妒恨?羡慕一下就好,若是太过执着,辗转反侧夙夜难眠就不好了。”

        “二郎此言差矣,总归不能指望着天上掉馅饼吧?人,还是要去争一争的,说不定明日吾便寻到一个不逊于这位萧美人的角色呢?”

        “哈哈,正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随缘就好,切勿钻了牛角尖。”

        ……

        两人都是家中行二,都被成为二郎。

        谈笑晏晏,光风霁月,只不过嘴里说着美人,实则心底都清楚,对方说的绝不是什么美人……一个嫉妒对方运气好,一个讽刺对方功利心太重。

        长孙涣面上的神情微微有些僵硬,半晌,幽幽叹息一声,道:“前路荆棘,若是不争,如何披荆斩棘,得窥大道?你我身份不同,站的位置也不同,吾之心境,汝未必便能体会。”

        房俊默然。

        他承认长孙涣说得有道理,没人是圣贤,不能指摘别人选的路。

        但是道理归道理,有些东西一旦出现了裂痕,便再难恢复原样,镜子如此,友情亦是如此。

        便拱拱手,淡然道:“多谢二郎亲来恭贺,去里边坐坐吧,小弟尚要招待贵客,恕难相陪。”

        长孙涣目光深邃,吸了口气,展颜道:“客气客气,二郎自去忙,不过顾及愚兄。”

        言罢,深深的看了房俊一眼,转身走入正堂。

        房俊抬头看了看日已西坠残霞染满的天空,心情却蒙了一层晦暗。两世为人,他从不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性格,官场之上一路亨通,他从未曾当真去谋算什么,一切皆可说是顺乎自然。

        升官了,未必有太多的惊喜;被责罚降爵削职,也未曾因此而嗟叹惋惜。

        人生有太多选择,比家族、官场大得多的空间有的是,何必在此竭尽心力蝇营狗苟?

        回过头去,目光透过敞开的正门,便见到长孙涣已然步履稳重的走入堂内,坐在一干大佬们中间,以长孙家下一代家主的身份,脸上带着谦和的微笑,参与到不知是何等话题之中。

        看上去如鱼得水、得偿所愿……

        “啧啧,瞧瞧那人模狗样的,还真将自己当做长孙家的家主了?那一脸虚伪的笑容,呸!”

        不知何时,李思文与程处弼、屈突诠尽皆来到他的身后,看着大堂里谈笑风生的长孙涣,纷纷表示鄙视。

        长孙涣的一些做法固然未曾被摆上台面,但是其中的不少小动作,这些人皆是心中嘹亮。

        再是纨绔的世家子弟,在心机方面都没几个是真的蠢……

        房俊呵呵一笑,挑了挑眉毛,道:“管别人做什么?人各有志,既然有些人的目光被家里那一亩三分地牵绊住,抬不起头来去看看苍穹大海日月星辰,作为朋友,祝福就好,又岂可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呢?别在这磨磨蹭蹭,赶紧去招呼宾客,某还等着洞房花烛呢!”

        “呿!嘴上说着不要,心里不还是如此龌蹉?无耻之徒!”

        原本一脸不愿意纳妾的表情那是给谁看呢?

        几人不约而同送上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