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挡箭牌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挡箭牌

        房俊一阵恶寒,浑身一片鸡皮疙瘩,再一抬头,便见到姜谷虎紧随其后而来,一张英俊的脸庞,此刻乌云密布,瞪圆了的眼睛仿佛杀父仇人一般盯着房俊。

        房俊一把甩开抱着自己胳膊的女孩,却不料用力过猛,胳膊肘碰到了一处软绵鼓掌的所在……

        一群草泥马在房俊心头呼啸而过。

        死丫头,会死人的知不道?!

        房俊看着姜谷虎,挤出一个笑容,道:“姜谷兄切勿误会……”

        被推开的聿明雪或许是因为刚刚被碰触到私密之处的缘故,一张清纯可人的小脸儿红彤彤的,倍添娇艳,娇蛮凌厉的凶丫头化身温婉可人的美少女,上前一步,垂首站在房俊面前,两只小手握在一起,是跟纤纤玉指纠缠着,声若春水。

        “二郎,干嘛对我那么凶?你都不知道,在你出征的这些日子里,我有多想你……”

        房俊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丫头跟聿明老头、聿明雷一起消失了大半年,这陡然出现,怎地变成了这副样子?

        他瞪着眼睛,凶狠道:“臭丫头,莫要陷害我!你不愿嫁给姜谷虎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们这些神仙之间狗屁倒灶的事情,拉上我一个凡夫俗子,被你们打个喷嚏都能丢去半条命,你于心何忍?”

        这丫头说的这些话,他是半个字都不会信的。

        分明就是不愿意嫁给姜谷虎,拿自己当做挡箭牌嘛!

        房俊倒是不介意她的这种方式,问题在于,你找挡箭牌也得找一个身板硬朗、抗击打能力强一些的吧?

        只要想想姜谷虎一脚将段二踹飞出去几十米远的那份功力,房俊便不寒而栗……

        结果,聿明雪这个丫头不哭不闹,更没有发飙,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房俊,盯着盯着,忽然之间就盈满了水汽,泫然若泣,连尖俏的琼鼻都有些发红,神情无限哀怨:“二郎,怎地这般狠心?你当初不是说,只要我离开聿明家,你便娶我,于我双宿双栖,生则同床,死则同衾,一生一世,至死不渝么……”

        “停停停!”

        房俊受不了,赶紧将这个疯丫头在追求小金人的道路上越奔越远的行为喝止,扭头看着姜谷虎,道:“姜谷兄,这丫头胡说八道,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儿,与我无关……”

        姜谷虎深吸口气,看了看小鸟依人一般站在房俊身边的聿明雪,面容黯然,缓缓颔首道:“在下告辞。”

        言罢,转身便走。

        那背影孤单落寞,充满了无尽之萧索。

        房俊轻叹一声:“断肠人,在天涯……哎呦!你这个丫头疯了是吧,干嘛掐我?”

        聿明雪收回玉手,哼了一声,不悦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好歹本姑娘也救过你的命,就算高风亮节不挟恩图报,你也不能忘恩负义呀,陪本姑娘演演戏而已,就那么不情愿?”

        先前的柔情似水无影无踪,眉眼之间凌厉透彻,那个大大咧咧的疯丫头又回来了……

        房俊叹了口气,道:“你这又是何必?姜谷兄性情爽朗,宅心仁厚,与聿明姑娘你正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就算你不愿嫁他,明言便是,又何必弄这么一出,把我拖下水?”

        “你这人过分了啊!”聿明雪瞪圆了秀眸,小脸儿上满是不忿:“论交情,咱俩认识在先,你怎能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呢?”

        房俊摊手,无奈道:“这跟交情无关好吧?这本是你跟姜谷虎之间的私事,你却将我牵连在内,那姜谷虎的身手你不可能不知道,一个白瓷的茶杯,他这么伸手一握,啪,稀碎……万一他因妒生恨,恼羞成怒,也给我的脑袋来这么一下,怎么办?”

        聿明雪冷笑:“呵呵,说了半天,原来你是怕死……”

        房俊梗着脖子,理所当然:“怕死不对么?谁又不怕死呢?”

        聿明雪眯着眼睛,恐吓道:“你只知道姜谷虎厉害,是不是忘了本姑娘若是想杀你,亦是不费吹灰之力?警告你哦,要么老老实实的配合本姑娘,要么就当心我一剑隔断你的脖子!”

        一个清清秀秀的小丫头,脸上满是纯真秀丽,嘴里吐出来的却是这等凶狠之言,那画风之反差,实在是太令人无语。

        房俊一甩手,转身就走。

        “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岂能被一个妇道人家如此要挟?传扬出去,某房二的威名蒙垢矣!不过念在你我一场交情,某又是个古道热肠的侠义之辈,这个忙我帮了……”

        聿明雪冲着房俊的背影啐了一口:“呸!不要脸……唉,你等等我,跟我说说海外的事情啊,海里当真有几里长的大鱼么?蛟鲨当真能够杀死鲸鱼么?还有还有,新罗女王长得好不好看……”

        这丫头追着房俊的身后,叽叽喳喳问个不休。

        房俊无语,你是好奇宝宝么?

        一个头两个大……

        *****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石阶,走入山坡上的建筑群。

        这一处山明水秀,纵然是冬季,附近的林木山石亦是各有奇趣,可以想象到了夏天之时枝叶繁茂流水潺潺,会是何等的风景秀丽,引人入胜。

        毫无疑问,待到将来整座书院落成,这里必然是核心区域。

        聿明雪跟在房俊身后,走路蹦蹦跳跳,嘴里各种奇怪的问题,房俊有一搭没一搭的时不时回答一下,大多数任由她问,也不搭理她。

        远远的,便见到在建筑群的外围,石阶尽处,一块巨大的青石左右,站了不少高冠博带的儒者,正争论着什么……

        房俊缓步上前,便见到这一群儒者当中,有不少熟人。

        其中便有孔颖达……

        见到房俊与一个俏丽秀美的少女联袂而至,众人的争论稍歇。

        孔颖达向着房俊招招手,道:“二郎来得正好,老朽为你引荐几位贤达。”

        孔颖达虽然已经致仕,但是自从主持编撰《五经正义》之后,“儒学大佬”的地位便无人可以撼动,在文学界的影响力,当世不做第二人想。

        房俊赶紧上前,鞠躬施礼:“晚辈见过先生。”

        孔颖达呵呵一笑,随意道:“你也不必拘谨,虽然您在经学之上的修养远远不足,但是诗词歌赋之造诣却是举世皆知,堪称无出其右!故而,不必妄自菲薄。”

        有人忽然冷哼一声,道:“诗词歌赋,小道耳!不懂经学,不知圣人教诲,焉能知晓做人之道理、做事之方法?吾辈一心治学,矢志不渝,历经多少磨难、多少坎坷,方能在经学之上有所寸进,至今亦不过是国子监中一博士,何曾闻达于天下?汝不过乳臭未干,偶得几句佳词良句,便能够才名播于天下,还不是依仗自身之权势?区区幸进之臣,不过如此。”

        房俊顿时一懵。

        什么情况?

        咱老老实实一句话没说,您这就唇枪舌剑的怼过来了?

        咱是偷您的媳妇儿了,还是抱着您的孩子下井了?

        顺着声音一看,好吧,偷媳妇儿这事儿肯定是不成的,这位尖嘴猴腮的老者比孔颖达年岁还大,没有一百,恐怕也就八十,颤颤巍巍的站在那儿,说了这么长的一番话,正捋着胸口顺气儿呢……

        房俊抿了抿嘴,没言语。

        他不敢说话,恐怕自己怼回去,再把人家给气死了……

        孔颖达老脸顿时就沉下来,瞪着说话那人,不悦道:“德昭兄,你我之间的龌龊,何必将小辈牵连在内?”

        那老者喘匀了气儿,冲着孔颖达翻了个白眼,不屑道:“这怎么能是牵连?某些人治学一辈子,却从不肯俯下身来钻研于经学之中,反而钻营于庙堂之上,结交权贵,排斥异己,吾不齿也!休要反驳,这小儿年不过弱冠,读的了几天书,治得了几篇学?汝却对其这般推崇,可见如利欲熏心无可救药,实在是吾辈儒者之耻辱!”

        房俊无奈的翻个白眼,得,咱这是借了孔颖达的光,躺着中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