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对自己人狠,才是真的狠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对自己人狠,才是真的狠

        倭人的船只大大小小杂七杂八,乱哄哄拥堵在港口外的海面上,错非苏我明太亲自来到苏定方的旗舰之上,等于扣为人质,否则苏定方都以为倭人是不是发了疯,想要突袭水师舰队……

        等到苏我明太一脸兴奋的在船头指挥着各条倭船上的兵卒将一个个衣衫褴褛的男女青壮驱赶到甲板上,苏定方看着那一船一船的“猪仔”,简直目瞪口呆。

        奴隶,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一路挥洒血汗,从未离开过人们的视线。

        自古以来,奴隶便是诸夏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夏商以降,秦汉以来,固然诸多王朝都曾限制奴隶买卖,但从未断绝。

        大唐强盛,战无不胜的大唐府兵在李靖、李绩、侯君集等等不可一世的名将率领之下,追亡逐北横扫西域,击溃敌对力量的同时,亦缴获了大量牛羊牲畜以及人口。

        而这些俘虏,绝大多数都会成为奴隶被发卖。

        在大唐,胡人绝无人权。

        大唐的儒家绝不同于后世那些被阉割了卵子的腐儒,他们也会宣扬和亲,不过是因为他们认为“夷狄非是中和之气所生,王教不能化也”,狄戎蛮夷不过是两条腿走路的禽兽,非人也。

        这等情况下,身为文明人类,怎么能够去跟禽兽打生打死呢?这年头男尊女卑,即便是大唐,女人的地位也仅仅是比货殖稍稍高了那么一丁点儿,用几个女人便能安抚那些禽兽,何乐而不为呢?

        只要禽兽别捣乱,我们关起门来发展自己就行了……

        但是!

        禽兽们如果给脸不要脸,得了女人还不消停,儒家学子亦不会忌惮于拎起宝剑跨上战马,引兵出塞给禽兽们一个狠狠的教训!

        绝不可能给予禽兽们一个再次上演“五胡乱华”的机会!

        在大唐,无论文官亦或武将,胡人等同于奴隶,这是共识……

        大唐也绝不禁止奴隶买卖。

        立国以来,有大量的官员、将领因为军功而受赐奴婢,曾有明文记载,武德年间,李大亮因为镇压辅公袥有功,“赐予奴婢百人”,旋即又“复赐奴婢二十人”,另外,世家门阀通过买卖、掠夺等等手段获得大量奴隶。

        而等到中唐时期,天下最大的豢养奴隶的地方,乃是寺院……

        唐武宗年间禁断佛教,官府勒令天下各处寺院之中转为良籍的奴隶数量,达到十五万之巨!

        很难想象,就连口中“慈悲为怀”的出家人都不将奴隶当人,天下各处地主门阀功勋贵戚,得豢养多少奴隶?

        自西域流入中原的胡姬,自南洋贩卖至大唐的昆仑奴,不计其数。

        然而苏我明太运送过来的这些“猪仔”,却令苏定方鄙视不已……

        一个个面黄肌瘦,身材矮小,无论男女,一阵海风都能给吹到海里去,就这样的,你也当不了奴隶啊!

        怕是没干上两天活计,都得累死了,谁家会买这样的奴隶?

        简直就是赔钱货啊……

        可苏定方记得,房俊临行之前曾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跟倭人达成奴隶交易,这不仅仅能够赚钱,更重要的乃是逐步消灭倭人的人口,等到倭人人口凋敝,唐人移民大量涌入,过得个百八十年,这座本州岛岂不是兵不血刃的就成了唐人的天下?

        说到逆境之中适应坏境的能力,普天之下,莫过于汉人者!

        苏定方深以为然!

        所以哪怕现在对苏我明太带来的这些奴隶十分厌弃,却也不得不开口问道:“足下哪里弄来如此之多的奴隶?这回,您可是要发一笔横财!”

        苏我明太美的后槽牙都漏出来了,随口说道:“先前,伊贺与武藏等国,趁着吾家立足未稳,趁火打劫祸乱朝纲,固然被侯爷带着水师诸位勇士将之击溃,却焉能就此作罢?前些时日,鄙人率领麾下战兵,直入伊贺国内三百里,掠其百姓两千余,其中半数老弱妇孺尽皆杀掉,将千余青壮掳来,贩卖于阁下……”

        说着,他腆着脸,搓搓手,试探着问道:“那个……只是不知,侯爷先前答允鄙人之事,大都督可否做得主?”

        放在以往,这些俘虏抓获之后,自然是安置在自己的封地之内劳作。可是苏我氏将将取得天皇之位,各种事物一时之间尚未厘清,亦要安抚飞鸟京的众多大臣,族中子弟重新敕封之事,只能暂且缓行。

        毕竟大和国乃是苏我氏之根基所在,若是因为大肆敕封土地而惹得其余大臣不快,导致刚刚平稳的证据再起波澜,实在是得不偿失。

        故此,苏我明太的封地根本安置不下这么多人,若是卖给其他封国……倭国这些土包子,所出的价钱与房俊简直天壤之别。

        苏定方看着瞳孔已经变成四方形的苏我明太,不由暗自嗟叹,怪不得侯爷常说“自己人对付自己人,那才叫真的狠”!

        若是以往,苏我氏只是倭国一个豪强,这般四处劫掠奴隶的行为尚可以理解,可现在苏我氏逆而篡取天皇之位,乃是倭国名义上的共主,还要对自己的国人施以这等残酷之手段,不惜将子民掳掠而来卖做奴隶……

        实在是有些丧心病狂。

        苏定方忍着不悦,淡然道:“侯爷之言,某自然遵照施行,不敢有误。况且侯爷临行之前,便曾叮嘱于某,定要好生照顾足下,只是不知,足下这次共有多少奴隶,意欲售价几何?”

        苏我明太一听,心道这房俊够意思啊!

        “共有奴隶九百八十人,因为皆是青壮,所以这个价格……您看,是否能够高一点?”

        苏我明太陪着笑,小心翼翼说道。

        没办法,苏我氏眼下虽然篡取了天皇之位,大和国内各方势力亦因为苏我氏与大唐缔结了盟约,而甚为忌惮,不敢造次,只得捏着鼻子默认了苏我氏乱臣贼子的行径,然是依旧舆情汹汹,更兼有外部诸多封国蠢蠢欲动,亟需大量的钱财赏赐部署、购买粮秣,稳定局势。

        可历代天皇的藏宝库已经被房俊给搬空,黄金珠宝统统拿走,就连丝绸、瓷器都付之一炬,国库更是空荡荡的可以跑老鼠,缺钱啊!

        苏定方一手按着腰刀的刀柄,蹙眉瞅了苏我明太一眼,问道:“足下且说个数字,某自有思量。”

        “那……”苏我明太眼珠子转了转,想到苏我氏现在缺钱缺得厉害,便将心一横,冒着得罪眼前这位大都督的风险,狮子大开口,道:“男奴千文,女奴五百文,如何?”

        苏定方皱眉。

        按理说,这等价格远超大唐国内的奴隶价格,不过想到房俊的叮嘱,与倭人开展奴隶贸易的初衷乃是遏制甚至消灭其人口,便觉得适当提高一点价格也无妨,总得给人家尝到甜头,这买卖才能长久做下去不是?

        再者说,他现在每天从矿场那边收入几百斤黄金,眼前金光闪闪,曾一度被生活所迫的苏大都督早已开拓了眼界,由俭入奢易,几千上万贯钱,已经没有什么心思波动了……

        “可!”

        当即便应允下来,命人取来一千贯钱,交给苏我明太,道:“某对足下以诚相待,多出来的钱,便当做某送给足下的礼物,这等生意,往后还当长远的做下去,大家一起发财!”

        苏我明太大喜。

        他是个直肠子,没多少弯弯绕绕,时常头疼跟那些个满肚子鬼主意的唐人打交道,此刻见到苏定方这般爽快大气,顿生知己之感,拍着胸膛赌咒发愿:“大都督放心,倭国之内,所有不臣服于苏我氏的封国,都将一一遭受惩罚,届时所有俘虏,都将发卖给大都督,价钱好商量!”

        苏定方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所有俘虏尽皆发卖为奴隶?

        这位苏我氏的继任者大抵是被铜钱迷失了心智,若真是那般,你这倭国最后怕是剩不下几个人了,可别忘了,北边的虾夷人,正孜孜不倦的做着同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