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宿世冤家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宿世冤家

        望着萧璟的背影消失在竹林幽径之间,淑儿呆呆的站在门口,神情复杂,滋味难明。

        兜兜转转,自己还是没能逃脱一个做妾的结果么?

        她抬起头,扬起光洁尖俏的下颌,秀眸望着随风摆动的青竹,就好似看着自己飘摇萧瑟的命运……

        少女自她身边走过,到了门口之时顿住脚步,两只哭得红肿的眼睛恨恨的瞪着淑儿,咬着牙道:“这回你满意了?你从来都是这样,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得先紧着你,只有你不稀罕、不要了,才能轮得到我们,现在连婚姻嫁娶亦是如此。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想要嫁给房俊,故意在我面前表现得那样,要让我求着你去,这样你不仅遂了心愿,而且还是那个矜持的萧家嫡女?”

        微风吹动淑儿额前的刘海,她依旧望着那一丛丛青竹,紧了紧身上的小袄,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说话。

        随便别人怎么想,随它去吧……

        少女没有得到回应,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忿忿的跺了跺脚,径自走开。

        只是转身之际,眼泪又流了下来。

        以前她是为了表哥哭,现在却是为了自己哭……

        这次没有抓住嫁到房家的机会,谁知道下一次是嫁去哪一家呢?以她的身份,世家门阀的嫡子是轮不到她的,去了也只能是个妾,若是一般的小户人家,那还不如给房俊做妾……

        直到丫鬟前来轻声的呼唤,提醒秋风沁凉小心风寒,淑儿这才回神,走回绣楼之中。

        饮了一口热茶,单薄的身子暖了一些,她又抬眸望向窗外,轻声呢喃道:“你们说,房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两个丫鬟在一旁将晚膳拿上来,一边摆在桌上,一边回话道:“谁知道呢?不过家中都说是个很凶很霸道的人,咱们家没少在他那边吃亏,但是官很大,很受皇帝宠信。”

        另一个道:“但是听说很有才华,对妻妾也很好,而且特别能赚钱,咱们萧家攒了几百年的家底,怕是还没有他几年捣腾得多……”

        两个小丫鬟叽叽喳喳,将听到的关于房俊的事情说了一些。

        淑儿端起一碗白粥,细嚼慢咽的吃着,细心的听着。

        既然是自己的命运,那便是不可抗拒的,与其自怨自艾,还不如主动去面对……

        她倒是并不太在乎房俊,自幼长在深宅大院里,所有见过的男人还不都是那样?凭借自己的姿色定然能够收拢他的心思,不敢说将自己视若珍宝,起码也能奉若明珠。

        她只是担心房俊的妻妾……

        那高阳公主身份尊贵,据说平素也并不关心后宅之事,是个粗枝大叶的性子,倒是那个武娘子,能够执掌房俊所有产业便说明比是个精明强悍之人,怕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

        不知为何,自己只要一想到那个武娘子,总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让她一阵阵的发毛……

        难不成,那武娘子是自己前世的宿敌,更将会是自己这一辈子的冤家?

        *****

        萧家雷厉风行。

        几位当家人商议已定,萧瑀立刻坐着马车出城来到码头,连夜乘船顺江而下奔赴华亭镇。

        他对房俊的性情略有了解,此子心志坚定,一旦认准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动,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想要通过联姻稳住房俊的同时更与其展开更深的合作,怕是根本不可能说服。

        那就只能曲线救国,去说服房玄龄……

        这件事万万不能等,务必在房俊返回之前敲定下来,否则定然遭其拒绝,家族颜面有损不说,万一将来房俊以萧错杀害王琦为要挟,甚至直接将这件事抖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次日,房玄龄看着风尘仆仆一脸疲惫的萧瑀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难掩诧异之色,先是将萧瑀请入正堂,继而问道:“宋国公若有急事,大可以打发人前来说明,某必然竭力去办,何须亲自赶来一趟?吾等年岁不小,非是以往年轻之时,还是应当多多注意身子才是。”

        萧瑀坐到椅子上,活动一下酸软的筋骨,苦笑道:“非是某心急,实在是这件事不能等。”

        房玄龄命人奉上香茗,道:“且先喝口热水,无论何事,慢慢叙说不迟。”

        萧瑀点点头,捧着茶盏喝了一口,吁出口气,摇头叹道:“这一回,某实在是要被你家二郎给坑苦了……”

        这自然说的是走私船队被海盗劫掠一事,房玄龄当初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等情况,不过知子莫若父,他深信整件事必然是房俊幕后策划,一手坑了各大家族的船队,一手又将海盗一网打尽。

        之后王玄策押解着商船归来,第一时间便赶到他面前将海上发生的事情详细告之……

        所以此刻固然面上淡然,实则房玄龄心中无比骄傲:任你们这些江南士族趾高气扬,不还是被我儿子玩弄于股掌之上,吃了苦头都叫不出?

        嘴里却谦虚道:“宋国公言重了,吾家那犬子恣意妄为不假,但心底还是良善的,若是有何得罪之处,您是长辈,还望多多担待,若能多加教诲,某却是感激不尽。”

        有什么不满,你们就去找二郎算账好了,若是能给那小子一点教训,我不仅不生气,反而乐见其成。

        可是你们拿我儿子没法,跑到我这个当爹的这里来告状算是怎么回事?

        萧瑀放下茶杯,心头苦笑。

        他如何听不出房玄龄言语之中的揶揄之意?

        问题是他真的拿房俊完全没法,只能希望说服房玄龄来使得房俊就范……

        斟酌一番,这才说道:“陛下东征在即,需要一个稳定的江南,大唐国力日盛,更需要江南各界团结协作……吾家自入唐以来,深受陛下隆恩,自当甘为陛下之马前卒,协助陛下经略江南。相信无论是陛下亦或是房相,乃至于朝中大臣市井百姓,没人愿意见到一个混乱的江南。”

        这番话云山雾罩似乎辞不达意避重就轻,房玄龄却听得明明白白。

        萧瑀这是在告诉他,一旦萧家与谢家联合起来谋害王琦推卸责任的事情败露,其他各大世家岂能善罢甘休?江南必将暗流涌动,各大世家之间相互攻歼,惹得政局不稳。皆是萧家为求自保,难免亦要加入这等混乱之中,届时江南这个鱼米之仓,就得乱成一锅粥,陛下雷霆震怒,始作俑者房俊也讨不到好出。

        同时萧瑀也表明,萧家愿意站到皇帝这一边,敢当鹰犬,为其稳定江南之大计鞠躬尽瘁,前提自然是房俊不能一转手就将萧家给卖了……

        这不是威胁,而是事实。

        只要房俊将萧错和谢文华谋害王琦的事情抖搂出去,萧瑀所言的局面必将发生。

        那样一来,对萧家、对房俊、对陛下、对江南,都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房玄龄陷入沉思。

        世间万物,唯有互相克制、互为牵制,才有可能达到平衡。

        然而江南士族相互攻歼,所能够引发的各方反应以及变化,就会完全超出任何人的掌控,这不叫相互牵制,而是各自为战,江南势必乱成一锅粥。

        眼下随着商业的快速发展,江南处于帝国之地位越来越重,隐隐间已经露出可以同关中相媲美的趋势,一旦江南混乱,这些年辛苦经营之大好局面很可能面临崩溃,一朝回到建国之初。

        这是房玄龄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最理想的形势,便是一家独大的萧家紧密的靠向陛下、靠向朝廷,与其余江南士族周旋、对抗、牵制,这样才能使得朝廷最大限度的控制江南。

        如何安抚萧家,就成为重中之重!

        房玄龄沉思半晌,这才抬起头,笑看着萧瑀,道:“前几日宋国公言及族中有一女温婉贤惠,欲与吾家二郎结亲,这件事某可是连晚上谁叫都偷偷笑醒了好几回,不知现在这门亲事可还算数?”

        萧瑀心头陡然一松,知道此事已成,房玄龄是个聪明人,权衡利弊之后已经站在萧家这边。

        顿时精神起来,手捋着胡须,哈哈笑道:“怕是要叫房相失望了,某倒是觉得那族女配不上贵府二郎。”

        房玄龄愕然。

        你这说了半天,不就是想要与我家联姻,以此表达对于皇帝的忠诚,让吾家二郎不将你们的丑事抖搂出去,不至于使得萧家成为江南士族的众矢之的么?

        怎地这会儿又不按常理出牌了……